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唐绿帽王

更新时间:2020-06-26 19:10:59

大唐绿帽王 已完结

大唐绿帽王

来源:落初 作者:少穿的内裤 分类:历史 主角:房玄龄房遗爱 人气:

《大唐绿帽王》为少穿的内裤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什么?我是房遗爱,大唐绿帽王,上帝你在玩我的吧?当房遗爱拥有了一个现代人的灵魂,还会成为那个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绿帽子吗?高阳公主还会仰着高傲的头走过来吗?  一个不一样的房遗爱纵横在贞观的天空之下,猴灵案、征吐蕃、灭突厥、扬州案、鬼门关、万花谷,处处都有着房遗爱的影子。于是房遗爱成为了风骚的人,做将军、抱美人。  李世民:房遗爱,乃上天赐予大唐之瑰宝也!  长孙无忌:此子哪里傻了,他这是在挖我长孙家的墙根啊!  长乐公主:我夫俊郎,真乃文曲星下凡。  郑丽琬:房遗爱,你敢娶我吗?  晋阳公主:遗爱哥哥,我要布娃娃!  ps:新书历史题材,《风花醉》现已上传,书号3301281,喜欢的书友可以来看一看。,直通车地方可以直接点击。绿帽子这本小说本身写的有问题,所以少川也不好腆着脸的找你们要票,但是新小说,还希望大家尽力支持一下,谢谢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到自己的院子后,卢氏把房玄龄按在胡凳上,房玄龄年龄也不小了,坐在这低矮的胡凳上老腰都有点受不了了。可是自己的夫人让自己坐在胡凳上,房玄龄只得哀怨的说道:“夫人,你有话直说就可以了,何必弄得这么正式啊。”

“怎么,老东西,这你就受不了了,那以前打俊儿的时候怎么也没见你喊疼啊。你就忍一会儿吧,我给你说件事情,我打算让玲珑去跟着俊儿,俊儿这整天上窜下跳的,我实在不放心,有个人看着他,我也放心点”卢氏有些担忧地说着。

“嗯,夫人,这事情你安排就好了,玲珑这丫头很聪慧,知书达理的,相信有她在,俊儿应该会老实很多的。不过夫人你得盯紧点,可别让俊儿乱来,玲珑这丫头长得太漂亮了”房玄龄也觉得有个人看着点比较好,这任由房俊一个人闹下去,这次是上房揭瓦,下次还不知道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行了,你个老东西就是对俊儿不放心,俊儿有那么不堪么?”卢氏戳了一下房玄龄的脑门,不过卢氏也有些担心,自己的种自己清楚,就以那混小子的Xing子,还不知道会搞出什么事情呢。卢氏想了想还是嘱咐一下玲珑比较好,于是对着外边喊道:“房德,你去把玲珑喊过来!”

“是的,夫人你等会儿,我这就去喊玲珑!”

不一会儿玲珑就走了进来,只见屋里站着一个美俏佳人,眉如远黛,薄薄的嘴唇,皮肤凝白如玉,大约十六七岁的年龄,正是女子豆蔻年华,再配上粉红色的纱衣,好一个翩翩佳人。

“夫人,你找玲珑可是有什么事情吗?”玲珑对卢氏行了一个礼,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卢氏拉着玲珑的手笑着说道:“好了,丫头,不用如此拘谨,我打算让你以后去跟着二少爷,你认为如何?”

玲珑知道夫人能够询问自己的意见已经很不错了,自己一个丫鬟哪有权力选择自己的未来,所以玲珑很识趣的点了点头,“夫人,能够服侍二少爷,是玲珑的福气!”

“丫头,我让你跟着二少爷,可不是让你去服侍他的,我是想让你帮我看着二少爷点。你也知道二少爷的为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次还出了这种事情,幸亏没出什么大问题。所以我想让你替我照顾一下二少爷,顺便替我管管他,如果他敢不听你的,你就过来告诉我,看我怎么收拾这个臭小子”卢氏和蔼的拉着玲珑的手,她简直把玲珑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了。这些年玲珑出落得越来越水灵了,而且也到了婚配的年龄了,为了玲珑的婚事,卢氏可没少费心思。可是玲珑说什么都不嫁人,宁愿一辈子当丫鬟也不离开房府。卢氏知道玲珑这是在感恩,当年的一口饭居然养出了一个如此出色的女孩,卢氏是又发愁又高兴,愁的是玲珑的婚事,喜的是这个女孩子很优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卢氏希望自己那个混小子,也能沾点玲珑的仙气,别再那么混球了。

“什么?夫人你去让我管着二少爷,二少爷会听我的吗?”玲珑这话问得很没自信,就二少爷那Xing子出了名的浑,什么都干的出来,虽然二少爷对待下人都非常好,可这并不能改变玲珑对二少爷的坏印象。

卢氏也明白自己那个混小子的名声不太好,也很尴尬地说道,“玲珑,你放心吧,一会儿我就把那小子叫过来,我会把这事情告诉他的,如果他以后敢不听你的,你就告诉我,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虽然卢氏说的掷地有声,可是玲珑心里却不以为然,谁不知道自己夫人是出了名的护犊子,谁要是敢动二少爷一根汗毛,夫人就敢去跟人家拼命,就这样一个母亲会把自己儿子的腿打断吗?但是玲珑还是点了点头,“夫人,我听你的,我现在就去二少爷的院子”。玲珑说完这话之后心里也有些替二少爷悲哀了,堂堂房府二少爷,院里居然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房遗爱正看着手里的茅草纸心里一阵苦恼,自己要去茅房大便总得用纸吧,可是找遍屋子就只找到了这几张茅草纸。这茅草纸还没后世给死人用的烧纸质量好呢,这要用起来跟刀子一样,为了自己的屁股,房遗爱正做着残酷的思想争斗呢。房遗爱还没做出决定呢,就见房德走了进来笑着说道:“二少爷,夫人喊你过去,好像有什么要事。”

听了这话房遗爱就没办法了,这让屁股受伤总比拉裤裆里强吧,所以房遗爱急忙说道:“德叔,你稍微等一会儿,我上下茅房就跟你过去。”说完房遗爱就扬了扬手中的几张破纸兴冲冲的跑了出去,看到房遗爱跑进了茅房,房德想道:“这个二少爷,上个茅房还憋着,不对啊,他怎么拿着纸进茅房了,难道二少爷要用纸擦屁股?”想到这里,房德的冷汗就出来了,这要是让老爷知道了,那还不把二少爷给打死。

房遗爱很快就神清气爽从茅房里走了出来,当然那几张破纸也没了,房德砸吧砸吧眼睛问道:“二少爷,刚才那几张纸呢?”

“德叔,当然是用来擦屁股了,你问这个干嘛吗?”房遗爱理所当然的回道。听了房遗爱的话,房德顿时愣住了,果然强大的二少爷又发飙了,房德赶紧小声的嘱咐道:“二少爷,那些纸是老爷让你用来练字的,不是让你上茅房的。”

“德叔,那些纸都不能擦屁股?那我上茅房用什么?”房遗爱很无语,就那破纸自己都感觉有些为难了,房德居然说那些纸都不能浪费,房遗爱实在是想不到应该用什么来解决茅房的问题了,难道用土疙瘩?

房德感觉自己都有点神经错乱了,不过想想二少爷现在失忆了也就释然了,从茅房里拿出一个东西一本正经的介绍道“二少爷,这叫侧筹,是用来上茅房的。”房遗爱狐疑的把那个侧筹拿过来仔细看了看,顿时脸就黑了,这是个竹片啊,用这个擦屁股,那屁股还不得划出几道伤疤来,而且最重要的是这玩意能擦干净吗?可是想想现在是唐朝,房遗爱就傻掉了,房遗爱就觉得自己是个悲剧,让自己一个现代人用竹片子擦屁股,那能受得了嘛,不然自己的屁股可就要遭殃了。

跟着房德来到了父亲的院子,进了屋子房遗爱就看到卢氏坐在床上,旁边还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俏佳人,而自己的父亲正郁闷的坐在一个矮凳子上呢。房遗爱看了看那个小矮凳子,这蹲在上边还没站着舒服呢,房遗爱很善良的将房玄龄扶了起来,脸上还一脸的古怪,“父亲,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也不知道爱惜自己,你坐在这小凳子上腰不疼嘛!”

房遗爱的表现让房玄龄很是高兴,有了儿子的话,卢氏也不好再让房玄龄受罪了,“老东西,还站着干嘛,坐床上吧!”

。房玄龄一看卢氏没有反对,扶着老腰就坐在了床上,还冲着房遗爱做了一个我看好你的眼神。房遗爱这下有些晕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俊儿,这是玲珑,以后她就跟着你了,你记住以后一定要听玲珑的话,你要是还敢乱来的话,小心为娘让你爹收拾你”卢氏拉着玲珑笑眯眯的对房遗爱说着,房遗爱砸吧砸吧眼仔细的看了看玲珑,这么漂亮的一个美人以后就是自己的丫鬟了。房遗爱这心里是又高兴又郁闷,高兴的是有个漂亮的丫鬟,郁闷的是这个丫鬟是负责监督自己的,说白了玲珑就是卢氏的代言人,看来自己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母亲,看你说的,我都已经决定改过前非了,不会再做那种傻事了”房遗爱很希望卢氏能够收回成命,相比较起美人来,还是自由更重要。可是卢氏的意志是不容反抗的,在这房府,卢氏的话就是绝对的权威,就连大唐宰相都要臣服。

房遗爱最终还是乖乖的领了玲珑回到了自己的西跨院,回到屋子里之后,房遗爱本来是想让玲珑先坐下的,可是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一把椅子。房遗爱挠挠头,对着正在站着的玲珑问道:“玲珑,怎么我屋里连一把椅子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玲珑听得莫名其妙,什么椅子啊,玲珑有些搞不懂这个二少爷了,就连一向博学多才的玲珑都被这问题难住了,只好皱了皱自己的秀眉问道:“二少爷,什么是椅子啊?”

这下房遗爱差点昏过去,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难道唐朝落后的连椅子都没有吗?房遗爱急的在屋里来回的走着,这唐朝上茅房就已经很让人头疼了,现在居然还没椅子,现在他算是明白为什么刚才父亲为什么那么痛苦了,原来不是他愿意坐爱凳子,实在是没别的东西可以坐啊,仔细想了一下,房遗爱不确定的问道:“玲珑,椅子就是可以让人坐得,大约三尺高,难道没有吗?”

“二少爷,有这东西吗?我在房府待了这么久还没见过椅子呢,你是不是搞错了?”玲珑修眉一筹莫展,这二少爷可真是奇怪,这失忆了也不应该忘得这么彻底吧,连平常的坐的东西都不知道了。听了玲珑的话,房遗爱算是绝望了,只好对着玲珑摆了摆手“玲珑,那你就先坐在床上吧!”

“啊?二少爷,你让我坐在床上?夫人说过不让你乱来的”玲珑白皙的小脸变得红扑扑的,就连说话语气也有些生气了。玲珑很郁闷,这个二少爷也太急色了吧,这大白天都敢说这种话。房遗爱挠挠头想了半天才明白玲珑是误会自己的意思了,房遗爱睁着牛眼苦笑道:“玲珑,你乱想什么呢,我只是觉得你站着太累了,才让你坐在床上的,你想到哪里去了。玲珑,难道我就那么不像个好人吗?”

玲珑眉目流转,仔细看了看眼前的二少爷,说实话二少爷长的健健康的,身材魁梧,一脸的正容,还真不像什么坏人,再听了二少爷的解释。玲珑捂着小嘴扑哧笑道:“二少爷,算玲珑不对了,不过我一个下人怎么可以坐着呢?”

“好了,玲珑,在我这西跨院没那么多规矩,累了就休息,饿了就吃饭,渴了就喝水,你想做什么都行。我一个健健康康的人,哪用得着你伺候,你赶紧坐下吧,我还有话问你呢!”说完房遗爱也不管玲珑是什么反应,直接把美人给摁在了床上。见二少爷如此对待自己这个丫鬟,玲珑心里一阵甜蜜,也许伺候二少爷也不错呢。

“玲珑,我问你一下,你确定没有见过椅子吗?”房遗爱大咧咧的坐在了桌子上,敲着二郎腿问道。

“二少爷,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不光房府没有那个椅子,就连整个大唐都找不出一把椅子来”玲珑很确定的说着,虽然她不明白二少爷为什么要问这些问题。

房遗爱双掌拍了一下,看来又得自立更生了,这没有椅子就只能自己造了,首先就是要给父亲做一把躺椅出来。看着父亲坐矮凳子的样子,房遗爱就觉得心里有一种不舒服。房遗爱想了想,拉着玲珑的小手就往外走,玲珑被二少爷抓着手,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脸上红扑扑的就跟一个大苹果一样,让人看了就想冲上去咬一口。可是现在房遗爱脑子里想的都椅子的问题,根本没注意到玲珑的表情,拉着玲珑走到院外找到了房德后,房遗爱急促的说道:“德叔,麻烦你件事情,帮我弄些大竹片和小竹片回来,还有啊,再给我弄一些木匠有的工具过来。”

房德被弄的一阵迷糊,这个神奇的二少爷又想干嘛啊,不过还是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