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台城遗梦

更新时间:2022-11-18 13:34:55

台城遗梦 连载中

台城遗梦

来源:落初 作者:白袍将 分类:历史 主角:兰兰将军 人气:

《台城遗梦》作者:白袍将,历史类型小说,主角:兰兰将军,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花枝缺处青楼开,艳歌一曲酒一杯,美人劝我急行乐,自古朱颜不再来,君不见外州客,长安道,一回来,一回老。————白居易年轻的时候人们总是会有无尽的时间去梦想无尽的未来,尤其是当你出身更好的时候你便会有更伟大的目标值得实现。我们的主人公正是一位将门之后,但他并不想继承武职;他的出身与家庭有诸多秘密,但他并未全然知晓;他有着单纯而又天真的理想,却又从骨子里带着一股敏锐和狡猾。现在他已经来到了京城,这里的高台到底是他成功的奠基石还是他迷梦的开始,让我们一起揭开这番篇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也不知道什么方向,少女只是扶着青年不断地跑,

身后的大正边军不断追赶,边赶边喊话:

“投降不杀!”

身边的茅人要么掉队被抓,要么实在跑不动投降了。

渐渐地只剩下了这对苦命的兄妹,

突然之间一柄短刀从身后扔来,刮伤了青年右腿,伤口不轻不重,正好让人没法行动,看来是有人专门投掷。

在青年倒地的一瞬间,他将少女顺势一把推了出去,口中还念念有词。

少女被青年推到前面,正要回身来拉,

少年却打着手势,低声说道:

“别出声,别乱动,藏到树后面去!我在你身上施了障眼法,只要你不出声,不要跑动就不会被人发现!你先藏好,找准时机再跑,一定要跑出去啊!”

少女还想说点什么,但看到后面有人快步追了过来,下意识的躲到了一颗树后,

只是她不会想到的是这一别,她将再也见不到自己哥哥。

来者正是兰千阵。

兰千阵刚才还看到兄妹两人一起跑,

只过了一个弯,没想到妹妹就不见了。

这时只剩下趴在地上的青年还在试图往前爬。

兰千阵捡起地上短刀,跨到青年身上,一把将人拉了起来,问道:

“你妹妹呢?”

青年怒视着兰千阵,一口啐到了他脸上。

兰千阵应声略一扭头,

然后转过头来盯着青年说:

“大舅,何必这么见外呢?我们马上就是一家人了,我一定奏明皇上留你一命。”

青年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愤怒,满脸抽搐,对着兰千阵说:

“皇帝不会放过我和我的族人的!”

这时一名边军赶了过来,对兰千阵说:

“将军,鱼公公来了,还要我们活捉族长全家。”

兰千阵听到传话后又盯了青年一会,

之后便扛起人这回刚才的茅人营地去了。

***************

鱼公公身穿官袍,与十几个台城卫骑着马巡视着被俘的茅人。

兰千军正在清点伤亡,

事实上除了被青年“妖术”劈死的那个隼子营斥候外无人阵亡,

茅人又累又饿,并且没有军事组织,除了几个倒霉鬼妄图反抗被砍死外,大部分人都投降了

军士们熙熙攘攘准备分俘虏,只听到一个千户高声呼喊:

“别他妈挤,茅人几千口子人,还没我们兄弟多。按规矩这次只有冲在最前面的弟兄有得分。

隼子营的马二狗没了,待会挑两男两女,女的要年轻漂亮的,男的要有力气干活的,给他家里带回去!马四麻子,你这回沾了你哥的光了!”

旁边一堆军士瞎起混,那个马老四正跪在他哥尸首旁边哭,听到这个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被俘的茅人们也在不停抽泣,亲人们开始相互道别,因为他们中很多人可能在天府道就被卖掉,从此就要天各一方,几乎不可能再见面了,不过看来今晚能吃口饭。

这时兰千阵扛着青年走了回来,一路上不断有兵士跟他行礼,

兰千军见到哥哥回来,也跟了过来,两人走到鱼公公马前,兰千阵将青年扔到地上,

兄弟两人向鱼公公抱拳行礼。

鱼公公看着兄弟两人,尖声笑道:

“好你个兰千阵,硬生生把这场仗打成了围猎。”

兰千阵回到:

“公公过奖了!”

兰千军接着说:

“此役斩首五十八级,俘获生口六千三百二十七人。全赖皇上天威,鱼公公英明,我军将士只阵亡一人。“

鱼公公听罢哈哈大笑,说:

“老夫我好歹监军二十年,还不清楚仗是怎么打赢的?若不是三郎千里奔袭,以逸待劳,提前备足粮草,只怕光走到这人都得死一半。我已拟好奏章,你们两兄弟等着升官发财吧!“

接着鱼公公沉下脸来,盯着兰千阵说道:

“茅人族长呢?”

兰千阵抱拳说道:

“就是小子刚才扔地上那个。”

这时青年努力翻了个身,斜靠着一棵树坐了起来,

鱼公公瞅了一眼青年,又转过脸来,

盯着兰千阵问道:

“俘虏的茅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兰千阵答道:

“北军传统,按功劳高低给将士们分了。”

兰千军补充道:

“公公若有兴趣,不妨挑几个回去。”

见鱼公公不做声,兰千军又说道:

“全送给公公也无妨!”

听到这句鱼公公似乎来了兴趣,追问道:

“此话当真?”

兰家兄弟对视一眼,说道:

“不敢欺瞒公公!”

鱼公公听到后点了点头,然后脸色转冷厉声说道:

“那就把他们全杀了!”

此语一出在场万把人全都寂静了,兰家兄弟傻了眼,兰千阵更是以为自己听错了,追问道:

“公公您刚才说什么?”

鱼公公听见兰千阵反问冷笑数声,接着高声宣令:

“圣上有旨!除茅人族长全家带回宫中,其他茅人全部杀掉,一个活口不留!”

兰千军听到后赶紧走到鱼公公马鞍边上,说道:

“皇上圣旨只说让我们剿灭茅人。如今茅人被俘,分赐将士,这回乡有三千多里路,天府道卖掉一批,中州府卖掉一批,沿途再卖掉一部分,剩下的带回落雁关为奴,茅人就没了。更何况只有六千多人,用不着杀的呀鱼公公!”

鱼公公冷哼一声,说道:

“圣上命我等到俘获茅人后再宣这最后一道旨意。再说你们北镇兵不都是杀人不眨眼吗?怎么今天这么仁义了?”

听到这,附近一边军将士立马站出来高呼:

“我北镇兵虽然是吸血吮骨,杀人如麻的畜生,但我们不是地狱里的恶鬼!杀降不祥!今天他茅人如果是坐守坚城,我们弟兄血战最后,十个里面死八个,城破之后不用公公说,我等肯定杀个血流成河。但现在茅人已经投降,而且都是一群老弱妇孺,公公,我下不了手!”

其他边军将士听罢后立马附和,

鱼公公见有人跳出来反对,怒声呵斥道:

“大胆!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在这质疑圣旨?想造反么?来人,拿下!”

话音刚落两个台城卫已经滚鞍下马,上去把那带头军士摁到地下,

兰千阵见状赶忙走了过去,一脚踹到军士脸上,大骂:

“***,你敢对公公这么说话,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

一边说一边拿过台城卫手中的马鞭抽打了起来。

兰千军在公公旁边接着说:

“公公,杀降不祥,还请公公再向皇上上书,解释情况,我兄弟二人也向皇上上书说明原因……“

鱼公公听后一马鞭抽到兰千军脸上,大骂:

“小兔崽子,你们这是要造反么?”

听到这,兰千阵停下了手中的马鞭,回头看了看鱼公公和台城卫,又转脸把目光投向茅人,

这时一茅人少妇抱着孩子挣脱守军,

裹在她身上的衣物本就不多,这一挣扎几乎赤裸得就跪到了兰千阵脚下

“将军,将军!我求你了!你杀我可以,求你放过这孩子吧,他才生下来没几天啊!”

说着就把襁褓塞到了兰千阵怀里。

兰千阵也弄不明白为什么他当时就接过了这个孩子,

孩子虽然还小,但似乎并没有被一众军人吓到,

反倒是笑呵呵的对着兰千阵伸出了小手,让人忍不住想要逗弄,

突然间一道闪电划过,雷声大作,

兰千阵下意识的将孩子揽入怀中,

小孩的手就抓住了他的衣服,

还偷看这兰千阵,边看边笑。

望着怀中的小孩兰千阵浑身发抖,喉咙里忍不住的发出喘息声,

在场所有人都鸦雀无声,边军将士和台城卫都慢慢把手按到刀上,鱼公公也拖着马慢慢退到台城卫之间。

兰千阵脸上血色尽退,他看到脚下祈求的母亲,

看到了求生的茅人俘虏,

看到了等待自己下一步指令的弟弟和军士,

看到了绝决的鱼公公,

兰千阵的喘息声越来越大,最后化作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他双眼血红,猛地举起怀中婴儿,重重的砸到地上,

脚下的母亲绝望的惨叫着,

兰千阵一把抓过母亲的头发,抽出腰刀,大吼道:

“来,我送你们母子团聚!”一刀穿心,接着将尸体一脚踹开,

兰千阵依然止不住的发抖,他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

“屠城!”

没有声音,无论是杀人者还是被杀者都没有声音,被杀者引颈待戮,杀人者犹如僵尸,

只有倾盆大雨中腰刀挥动,和滚滚人头落地。

鱼公公见到兰千阵执行了命令,面容变得柔和了起来,对着兰家兄弟说:

“好,不愧为国之良将。我定奏明皇上给你们封官进爵。”接着示意旁边台城卫将抓回来的族长绑了放到马背上。

鱼公公调转马头正要走时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东西一样,问道:

“茅人族长的家人呢?”

被放在马上的青年缓缓抬起头,脸上写满了悔恨和绝望,他看着兰千阵,

兰千阵还站在那里发抖,机械式的回了句

“什么?”

鱼公公又问:

“茅人族长的家人呢?”

兰千阵回过头来,空洞的眼神望着鱼公公,鱼公公也望着他,他又看到茅人族长也在看着他,

过了半天兰千阵才说道:

“茅人族长只此一人,没有家人。“

青年听后缓缓闭上眼,把头沉了下去,鱼公公注视了兰千阵许久,说道:

“皇上命我抓到茅人族长后立即回宫,三郎四郎你们慢慢领兵回去吧!皇上的封赏已经到了天府城,让将士们好好玩。”

说罢调转马头,与一行台城卫押着茅人族长沿着开出来的林间小路飞奔而去。

兰千军走到哥哥身后,刚把手搭到兰千阵肩上,兰千阵便跳开了。

“哥哥……”

兰千阵喘着粗气,推开弟弟一头扎进林中,

“要找个地方把血洗干净,”兰千阵想“一定要把血洗干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