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天依大唐

更新时间:2022-11-13 13:05:19

天依大唐 连载中

天依大唐

来源:落初 作者:骗你是小狗i 分类:历史 主角:汝苏雨蓉 人气:

骗你是小狗i新书《天依大唐》由骗你是小狗i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汝苏雨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陌生的大唐,这里和孟喾认知的大唐完全不同,这里哪里是贞观盛世,明明就是乱世的开头!太极宫。李承乾:“父皇,孩儿还未谋反,你却就要西去,早知道我就不谋划那么久了…”长乐公主:“张亮那个畜生,父皇待他不薄,他竟然谋反,现在父皇生命垂危,我该如何?”孟喾:“陛下,臣本布衣,你可不要把晋阳、长乐、晋王这三个包袱丢给我,我就一农民!”房玄龄:“陛下…臣未先死,你却…哎…”李二陛下:“你…你们…朕还没死,哭个球,朕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曲《水调歌头》,让孟喾的名字传遍了整个西市,就连集市也有部分人听说了。

西市是长安最多玩,最多吃,最多青楼的一条街,这里就是供人们行乐的,觥筹交错,对月同饮,这里就是所谓的小食街,娱乐场所,而集市却是买卖的地方,那里售卖衣物,食物,生活用品。

就连皇宫里也传唱起来,听得李二陛下耳朵生出老茧,恨不得打死孟喾这个臭小子。

“来人!传房相来!”

李二陛下很是愤怒啊,恨不得立马踩孟喾两脚,于是说道:“房卿,和朕去见见那孟子然如何?”

“他的一首《水调歌头》让朕的后宫都乱了,真是该死!”

李世民很是淡然的笑了笑,眉目透露出龙威,但是却丝毫没有怒意,反而对这个孟子然有些好奇。

房玄龄一愣,这刚来拜见就被李世民传来过了,其实一开始他也是以为有什么大事,不过现在看来,不过是好奇那孟子然的才情而已。

“陛下,臣有话要说!”

房玄龄一把年纪的人了,进宫自然是有正事,一代名相岂是尔耳?,他顿了顿说道:“高句丽的战事加急,我认为应当派英国公前去!”

英国公?李绩?

“为何这样说,懋功不也不知道高句丽的完整地形,此法不妥,虽然懋功英勇无比,擅长骑射,但一日不知高句丽完整地形,一日不可强攻!”

李二陛下突然觉得头疼,一提到高句丽,这都快把他逼疯了,心魔啊,于是就把要踹孟喾的事抛之脑后了,和房玄龄商量对策。

久久,太极宫的烛光仍然未灭…

………

“喾哥儿,你在想什么啊?”

慕绫很是随意的坐在石阶上,陪在孟喾的身旁,不知道自家少爷在想什么,很是疑惑的说道:“喾哥儿,是否是在想红颜知己?”

“能让喾哥儿如此魂牵梦绕的,一定不是一般人,喾哥儿可以跟我说说吗?”

孟喾抬头,看了看那弯弯的月亮,笑了。

红颜知己么?呵呵,前世确实有一个日夜让他魂牵梦萦的姑娘,可惜两人也不得善终,大家好聚好散不是…

“呵呵,多虑了!”

孟喾轻轻刮刮小丫头的俏鼻梁,很是温声细语的说道:“我是在想,过不了多久应该就会有人来叫我去谈谈了!”

慕绫不懂,为何过一会儿就有人来请他去闲谈?摇摇头道:“喾哥儿是有良人相伴吗?”

“也是,像喾哥儿这样的人,自然会有良人相伴了……”

说道后面,小丫头好像失魂落落的,好像丢了东西。

孟喾没发觉有什么不妥,很是淡然的给她解释道:“傻丫头,你想到那儿去了,是君倾颜,这个丫头想要利用我,居心叵测!”

君倾颜,长安的才女,可是这个才女的父辈祖上并不出名,君家也只是在历史上昙花一现的名门而已,不值一提,而她却不简单,仅仅是她经营的那几家酒窖恐怕就得值几万两。

还有茶楼,青楼,客栈,西市一部分都是她名下的,而这个女子向来低调,几乎不见外人,也就没有人知道这么多她的事,而孟喾却知道,他经常施舍东西给一些乞丐,难民,时不时就会听到一些猫腻,知道这个女子野心极大,不过她的确是有些才情的。

听说上一次诗社的斗诗大会她夺魁了。

而孟喾自然觉得这个丫头不简单,再加上自己的猜想,大概能摸清这个君倾颜的私心。

“啊!”

突然,慕绫大叫一声,看见有人进来,恭敬的施礼,而她也是手忙脚乱的,吓坏了,怎么进来的?

“他是怎么进来的?喾哥儿…”

她回头一看,孟喾突然站起身来,很是愤怒的说道:“若是君姑娘想要见我,请她来,不必偷偷摸,闯入我的院子;若是要请我去,那么她就得拿出相应的报酬,毕竟时间就是金钱:如果想要我帮她,可以,让她用身体来交换,呵呵!”

其实孟喾是故意这样说的,目的是为了断绝君倾颜让自己帮她的念想,他才不会上这条贼船,这个女子太过霸道,他不喜欢。

“呵呵!”

突然传来一道声音,这个绝世美人走进来,她一身白袍,秀丽无比,隽永的衣袖飞舞,如同流水,眉目间带着一丝神气,很是淡然的走来,道:“孟公子若是肯帮我,就算是要我用身体交换又如何?”

“只是孟公子恐怕是铁了心不会帮我的…”

孟喾一笑,道:“君姑娘果然聪慧,不过你觉得我铁了心,我就铁了心吗?我想,那就帮你,我不想,那就不帮你!”

“如果你威胁我,可以,我不怕,如果你拿我身边的人威胁我,我……”

“一定会让你失去一切的…”

此时此刻的孟喾非常淡然,但却更加让人琢磨不透,就连君倾颜也是淡淡皱眉,道:“孟公子,你是在威胁我?”

孟喾一笑,道:“君倾颜,我轻语!你城府如此之深,我灵魂都为之颤抖,不得掉以轻心,呵呵,是吧,君姑娘?”

“慕绫,送客!”

他头也不回的进屋去,一进屋立马喘着粗气,拍了拍胸脯,很是心惊肉跳的模样,心里暗骂。

我去!太糟糕了,这是我第一次对女人放狠话,心好乱…

慕绫那里知道这么多,直接说道:“君姑娘,天色已晚,还是回家休息吧,我家公子累了!”

君倾颜一愣,摇头离去,带着那魁梧却高深莫测的仆从,回去了。

她一路上就在想,那一句“君倾颜,我轻语”到底是什么意思,她不理解,君倾颜不是她的名字么?为何“我轻语”?

“孟喾,孟子然!”

她握紧拳头,恶狠狠的说道:“你的意思竟然是拿我寻开心,对于你来说,我就是一个笑话?”

“混账!”

她气得不轻,将孟喾那一句话曲解了,认为这是在针对她,所以迁怒孟喾,他以为孟喾在调侃她的名字,说她的名字好笑,所以说的话都是开玩笑的,不必当真。

“少主!”

那魁梧男子冷冷说道:“要不要杀了他?既然他不能为少主所用,那么也不能为他人所用!”

他这话说的没错,这一次算是不愉快的交涉,以后几乎不可能再有交集,何不杀了这个变数,以免他坏了自己的计划…

“算了,不过是有些才情而已,不一定就能成大事!”

君倾颜微微一颤,任何人见到她也会多看她两眼,而孟喾却没有,在施礼的那一瞬间看了自己一眼,算是礼节,而后就负手而立,背对着她,看都不看。

“混账,别落在我手里了!”

她恶狠狠的去了另一个愿意,走进一个巨大的浴场,一个人泡澡去了。

她家的丫鬟知道她爱干净,于是便早早给她烧好水,一直给她备着,等她回来沐浴。

.........

“君倾颜?又得罪了一个人!”

孟喾躺在床榻上,看着窗纱,心里一叹,道:“我真是没有女人缘的家伙,算了,缘分嘛,这个谁也说不准……”

他闭眼睡去,懒得多想今日之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