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茅山之阴阳鬼医

更新时间:2021-01-13 13:02:14

茅山之阴阳鬼医 已完结

茅山之阴阳鬼医

来源:落初 作者:鬼哭老朽 分类:灵异 主角:阎宁张开 人气:

鬼哭老朽新书《茅山之阴阳鬼医》由鬼哭老朽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阎宁张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吴门一百零八金针,能定人生死,能驱魔除妖。黑白无常,我不曾畏惧。妖魔鬼怪,我也一夫当关。这地府,还是那个地府,但阎王——却要易主!================================书友群:101702322(群1)、580806204(群2)作者前作:《茅山阴棺》、《祭灵人》作者微博:灵异作家鬼哭老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阎宁离开了家,立马钻进了小巷,这周围地势崎岖复杂,他在绕过几个弯后,便不再担心宋老会追过来,减缓了逃跑的速度。

怀里抱着两件宝贝,现在居然成了烫手的山芋,阎宁郁闷地想到。

他倒是不怕会有别的人来抓自己,宋老既然知道吴门古籍的价值,自然打算独香,不可能把消息给放出去。

阎宁又开始头疼起来:一个范无救还不够,现在还多了一个糟老头子,偏偏这个糟老头子还这么厉害。

反正阎宁也孤家寡人一个,没有多大牵挂,想要在这个城市里把他找出来,也并不是多容易的事。所以阎宁还是打算先解决李立国的事。

他用之前周济给他的钱打了一辆的士,这才给李菲菲打电话:“喂,菲菲吗?我拿到东西了,我要的银针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都是最好最贵的。”李菲菲答道。

“好,我这就过去。”

阎宁挂断电话,又趁着在车上的时间重新复习了一遍回魂针。

这回魂针属于鬼针之下,届时需要用三十六根银针封锁人体三十六***再用吴门招魂咒进行招魂,整个流程无比繁杂,光是招魂咒的口诀,阎宁就花了不少时间才记下。

“嘶……糟老头子下手还真重,”阎宁干咳了两声,心里暗骂道,“没想到方杰家里居然供着这么一位高人,这下可麻烦了。”

阎宁本来只是抱着作弄方杰的心思对他使用邪针的,可没想到如今事情闹得如此之大,甚至惹祸上身,脑袋变成别人眼中的取款机。

如果方士天那家伙在就好了。阎宁脑中忍不住浮现出方士天的影子,心中暗暗为他祈祷,希望他能摆脱范无救,然后立马来找自己。

至少有方士天在,阎宁才会有一丝的安全感。

此时正是晚高峰,阎宁的的士被堵在路上水泄不通,阎宁心中着急,却猛地发现了坐在前头驾驶座的司机有些不对劲。

正常的司机遇到堵车,要么骂骂咧咧,要么低头玩手机,而前头的这位司机,却什么也没做,只是偷偷地从后视镜观察着自己,他的一只手搭在角落,似乎随时会掏出什么东西。

阎宁不动声色地晃了晃脑袋,见到四周隐隐有四个黑衣人呈包围之势靠近的士,四个黑衣人面色不善,口袋里有着不规则的凸起状,似乎有备而来。

糟了,暴露了!阎宁面无表情,心里早就掀起惊涛骇浪:方家的势力果真如此之大?!

心里来不及考虑,阎宁毫不犹豫地将古籍与断续抱在怀中,推开了的士的门,就在这时,阎宁的耳边响起了震耳的枪声,一道火光在阎宁面前一闪而过!

阎宁低头一看,自己身前的车门上还冒着烟,一个恐怖的弹孔出现在了车门上!

枪声顿时在街道上引起一阵恐慌,原来就水泄不通的街道顿时更加拥挤。

“***,玩这么大?”阎宁怒骂一声,又回到了车上。

这时坐在前头的司机突然发难,掏出了一把匕首就像阎宁刺去,好在阎宁反应迅速,急忙躲避,饶是如此,锋利的匕首也划破了阎宁的衣角。

“真当老子好欺负!”

阎宁一咬牙,抬腿狠狠地踢在司机的手臂上,司机吃痛丢下了匕首,阎宁夺过匕首反抵在司机的脖子上,“开车!”

“小子,你不敢杀人的,还是乖乖就范吧。”司机脸上露出了凶狠的表情,他不会相信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敢杀人。

阎宁眼见外头的黑衣人马上就要将车子包围,当下把心一横:方家都动用枪来抓我了,要是被他们抓到,我肯定生不如死,事到如今,必须放手一搏!

想到这里,阎宁手里微微用力,司机的脖子顿时被割开了一道口子,鲜血往外喷涌而出,阎宁面露凶光:“开车!真当老子不敢杀人?”

由于研究了吴门古籍的原因,阎宁割得恰到好处,没有触到司机的动脉,但也疼痛难忍。

司机这回终于慌了神,脚下狠踩油门,四名黑衣人见到车子突然发动,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好在子弹并没有击中车子的要害,司机一口气撞翻了好几辆汽车,拐进了一个小道。

阎宁收回了匕首,回头见到没有追兵追来,这才说道:“疼吗?”

司机感受到死亡的威胁,面色青紫,哀嚎不断,更别提回答阎宁的问题了。

“放心吧,没有割到动脉,你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专心开车,先往郊区开三公里,然后我就放你去医院。”阎宁命令道。

司机听到阎宁的话,再摸摸自己的伤口,居然已经停止流血,他这才松了口气,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阎宁冷笑一声:“你来抓我,却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大哥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从来不问为什么。”司机说道。

“那就别问我为什么,”阎宁又问道,“你们大哥是谁?”

司机摇了摇头:“不能说,说了要掉脑袋。”

“你要是不说的话,我现在也能让你掉脑袋。”

司机倒是聪明人,犹豫了片刻后说道:“我大哥叫义虎。”

“不是方家的人?”

“我们与方家没关系。”

“我记住了,回去告诉你大哥,今日我阎宁大难不死,改日必将登门造访!”阎宁恶狠狠地说道。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阎宁知道这个道理。他现在不过是无名小卒,任人揉捏。

方家,还有这个义虎,都可以来抢他的东西,可将来……

阎宁从来就不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别人要他的命,他拼死也要反咬一口。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义虎也会找上门,但阎宁心中已经暗暗打算,这一笔账,阎宁会找他们慢慢还。

车子一路狂飙,终于开到了市三环以外,阎宁让司机把车开到高架桥下,这才离开。

经过刚才的经历,阎宁深知方家与义虎两方势力的耳目众多,所以如今也不敢光明正大地在街上晃悠,只能偷偷找小路,一步一步绕回医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