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宿魔系铃人

更新时间:2021-01-12 12:59:14

宿魔系铃人 连载中

宿魔系铃人

来源:落初 作者:七月颜青 分类:灵异 主角:李老太爷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宿魔系铃人》是七月颜青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老太爷,书中主要讲述了:我身体里豢养着恶灵,它说人可以死而复生,我接纳了它,就此把我引向族系争斗的道路,恶灵和家族的宿命紧紧联系在一起,让所有系铃人前赴后继,消逝在逆天改命的洪流中,我是系铃人,也是阴谋的牺牲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桃源村像我这般的青壮劳力占了村子人数的一半以上,现在聚集起来的就有上百人,我们一群人扛的扛锄头斧头,拿的拿扁担棍棒,声势浩大的朝着村口的方向前进,吴叔一辈的人明显比我们沉稳,一路上不时有人会说可能是误会,我们年轻人此时哪能听得进去这些话,只想仗着人多的势头去施工队讨个说法或者出口恶气。

村口的悬崖谷口纵长有近三十丈,穿过谷口就能到达施工队驻扎的工地,领头的吴叔和王申等人进入谷口,我和李展紧随其后,要是现在悬崖上有人向下看,我们一群人会像缓缓移动的蚂蚁一样。这条谷口是出村的边界,平时农活和放牛养也不会在谷口这地方来,大人们也会禁止孩子出村子,由于这种恶俗,队伍里的人恐怕没几个人知道谷口外是什么样,包括我也是第一次走进谷口这么深。队伍的激昂和愤怒在进入谷口后变得安静下来,估计大家都在想着这个问题,大家都在做自己从未做过的事。

谷口的出口处偶见地上洒落一些冥纸,再往前一些看到了一堆灰烬,还有两根香烛插在草地上,应该是有人在这里祭拜过,王申说工地上的工人开工都会焚烧纸钱求个吉利,我却感觉一些未燃烧殆尽的冥纸像是我们村财叔做的,但是此时不是观察这些小事的时候,找寻吴伯公才是头等大事。

穿行过谷口眼前出现一座荒山,山上不知什么原因基本没有树木,只有一片片发黄的毛草荒木,而且似乎是以谷口为界限,像是在谷口曾经有一场大火焚烧,火焰殃及了四周,火焰中心更是寸草不生。现在是春季,是万物复苏植物生根发芽的季节,但是谷口这一代却是一副秋冬季的场景。

王申看着村民茫然的表情解释道:“那时候麻子叔带着我刚来村里支教的时候,走到这里时看到这个地方也是心凉了一截,想着这地方也太荒凉了,可能连用水都困难,但是想着村里的孩子还是硬着头皮进了村,没想到过了峡谷后到村子里不仅衣食无忧,环境好的如世外桃源,真是名副其实的桃源村”。

人群中的人开始讨论起来:“还是咱们桃源村好,怪不得咱们村的人都不愿出去”。

“祖宗还是会为后辈好,这外面连只羊都养不活,人该怎么活”。

“外面的人有人家的方法,人家都开高头大车,咱们村也就只有牛拉车,外面的世界不是我们可以评价的”。

人群的话题唠叨开,吴熊熊疑问道:“王老师,外面都是这样连处好草都长不了吗?”

“不是的,过了前面那个湾就是清水草地了,施工队工房就在那里”。

越过谷口的山湾子,三排白色工棚坐落在山脚,距离工棚不远的地方是一条小和向村子的反方向缓缓流淌,原来我们的村里那条从山里流出来的小河横穿了村子还顺着沟壑流到了这里。

工棚驻扎的这个湾子青山绿水,跟谷口区域的地方形成了鲜明对比,工棚对面就是公路的施工现场,场地上停了好几辆渣土车和推土机,村民们好奇的看着场地上的挖掘机,这东西我们也只从王申口里听说过,但是还从未见过这些铁家伙。公路已经初见倪形,沿着湾子向外延伸,山体阻挡我们并不知道他们修建了多长,此时工地上没有一个人,连昨晚都还见到他们加班加点的灯光,但却在白天停工,我感觉眼前这种情况是有违常理的,我对李展说道:“李展,怎么没有人?”

“可能是看到我们人多,吓跑了!咱们可能白来了,他们心虚”李展回道。

我白了李展一眼,表示没有这可能,一行人嚷嚷着刚进入工棚区,工棚房间里就出来几个人,其中一个就是那时爷爷在谷口堵路时还下车劝说的什么队长,队长看我们一行人怒气冲冲,赶紧迎上来客气的道:“各位乡亲来我们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王申回道:“村子昨夜丢了人,人如果在你们这里,把人交出来吧,有什么事都好商量”。

“交人,快点!”村民们怒喊着。

施工队长一脸茫然:“各位乡亲请安静,如果你们是需要我工地上的人帮忙,那乡亲们尽管说,要谁我就让谁去”。

李展拿着木棍指着施工队长叫道:“龟儿子少扯晃晃,昨晚进村绑的人在哪点!”

“绑人?小兄弟这玩笑开不得,犯法的事我们可不干”队长解释道。

吴叔上前握着队长的手,几乎用请求的口气说道:“队长,我阿爹虽然前几天堵路做的不对,但是他老人家一大把年纪了折腾不起,队长要是交人,我保证我们一家不会再阻拦你们修建公路,公路进村需要用我的地,我吴老三愿意无偿交给你们”。

“吴叔,别给这龟儿子认怂,咱们这么多人不怕他们!”。

“各位乡亲,我确实不知道你们跟我要什么人,这么着吧,每间工棚你们都可以去查,要是你们找到是你们的人或者是东西,你们带走,我绝无二话”。队长信誓旦旦的讲着,已经有村民在工棚里开始搜查。工棚里的民工此时也聚集到了一起,对于我们的突然搜查,他们个个显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

确认都查找了后李展告诉吴叔没有找到人,此时施工队队长已经和吴叔了解了事情的起因,队长指着吴熊熊道:“这位兄弟昨晚见到的确实是我们,但是我们工地也是发生了一些闹心事,所以我和几位胆大的工友半夜才去谷口查看,你们也误会了,我们那位工友背上确实背了东西,但不是活人”。

李展在一旁质疑道:“我们桃源村一直以来都很安宁,吴伯公除了堵路的事得罪过你们,就没有的罪过任何人了,不是你们干的难道还是鬼干的不成”。

“小兄弟别冲动,听我把话说完,我带着这帮工人也干了几年工地了,这次来你们桃源村修公路刚进村就遇到老乡亲们堵路,那时候我就觉得这工地会不顺利。因为老乡亲们不愿让我们进村,我们就改了只能先建谷口外的一段公路,放的第一炮炸出来了些碎骨,像是人的骨头,当时工友们就怀疑是炸到坟墓了,我们把这些碎骨收了起来还问了李村长,李村长说就是坟也不是你们桃源村的,所以我们就没通知你们,也没有通知县里,就怕公路工期被这事耽搁”。队长说道。

我们村世代老人去世都是葬在村子四面的山坡上,村子就是风水最好的地方,也没见过会送到村外安葬的,所以队长现在说的碎骨不会是我们村子的。

“少瞎扯,说重点!”李展拿着手里的斧头不耐烦的叫道。

队长续而说道:“我把工人分成两班,日夜赶进度,就在昨夜,我被叫醒说是他们施工的时候看到谷口方向有一群在地上爬来爬去的人,全被吓跑回来了,我叫上李村长和几个胆大的工友一起去施工现场探个究竟,我们去的时候没有看到工友们说的什么人,而是听到你们村口那边有嚎叫声,那声音像是几十上百人同时受刑发出的惨叫,当时我们都觉得玄乎,定下心神后老黄说可能是你们村里的人故意装神弄鬼,目的就是要阻止我们建公路”。

听到这里,我们村来的村民有人惊呼道:“你们炸断脉气了,脉气压着地头的厉鬼,爷爷说它们可是要吃人的”。

我注意到说话的人是李小米,他爷爷也是当初堵路阻止施工队进村的其中一位老人。李小米的父亲年轻人培育出的小米特别好,生了个儿子也取名叫小米,他也说到脉气,那么应该是他爷爷在他面前唠叨过。

此时队长说道:“什么脉气我可能不懂,当时我和李村长还有几个工友闻着声音的方向走到了谷口处,惨叫声到谷口后戛然而止,当时觉得邪乎,联想到炸出的碎骨,我就怀疑是我们是得罪了亡魂,于是让李村长回去找到了那包来不及安葬的碎骨,掩埋在谷口里,之后李村长说这事可能有蹊跷,于是连夜回了村子。我们回来后无论怎么解释,工人们都吵着不干了,这不,今天到现在都没有人愿意开工”。

我们询问了好几位民工,事实和队长交待的一样,他们确实看到了不干净的东西,民工们说是一群瘦弱的怪人像蚯蚓一样在地上匍匐前进,到底是不是人他们不清楚,但是在黑夜里看见这场景异常的渗人。

我们拷问了施工队队长许久后才离开,临走时李展说看这情况,吴伯公估计是被山里的老虎或者豺狼叼走了,遗书里的“牲畜”正好说明这一点。施工队没问题,那么最疑惑的就是我了,这么大的事李村长居然躲起来了,还有我昨晚看到的真是山啰灰?吴伯公遗书中的牲畜是山啰灰吗?

一行人一无所获后再次回到谷口,借着此时太阳的余晖我看到杂草里有些亮晶晶的东西,我好奇的扒开像是被火烤过的杂草,底下竟有些透明的嫩芽,宝石一样的嫩芽躯干反射着落日余晖,比黄豆芽还大上一圈,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蕨类。

我正要伸手去摘,被旁边的吴叔制止。

“别碰,那玩意是死人花”。

吓得我手一哆嗦收回了差点碰上那些大豆芽的手,我问道:“啥?死人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