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深矿异墓

更新时间:2020-10-15 10:13:50

深矿异墓 已完结

深矿异墓

来源:落初 作者:白递伤 分类:灵异 主角:阳光高坡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深矿异墓》是白递伤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阳光高坡,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风水先生死后,将自身的墓穴化作一处绝世凶地。深矿地下,堪比鲁班神迹的重重机关。陈铜镇尸,十二具骷髅诡谲无比。三尸借墓,棺椁无棺。三棺凶阵镇压五毒葬坑。隔了百年的隐晦墓地,以人心改风水,祸一地百姓。而我,一个阴阳先生的孙子,采矿专业的90后大学生,命中注定,要卷入这一场异世界的干戈当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工作面还是“轰隆隆”响个不停,我们三人余惊未定,呆呆的站在墓口,透过墓口俩壁上荧光草散发的微弱光芒,可以看见外面不断有巨大的煤岩自矿顶生生的掉落下来。

我不敢想象那些巨大的岩石砸在人身上会是怎样的情景,也想象不来那些没有及时躲进来的人此刻的处境,刚才还是活生生的几十号人啊,现在就剩我们三个了。

我心底忽然生出一股寒意,忽然觉得这该死的墓,仿佛一只黑暗中蓄谋已久专门香噬人的妖怪,还没有接近它,便已经死了这么多人,我此时眼前只感觉到黑暗中展开了一朵朵妖异而灿烂的血花,继而都化作了这凶恶墓Xue的籽料。

“那些人现在应该都已经被砸成了肉饼了吧,不不不,应该是肉酱。”峰子忽然说道。

他的话让我一阵反胃,虽然刚才那惊心动魄的大爆炸已经过去,但那世界末日般的恐怖景象还是盘旋在我的脑海里久久不去,这时候静下来,才发现我身体发虚,四肢发颤。

“扑通”。

狗子一屁股坐在了墙角,再也不去看墓门外,开始仰头欣赏着这墓内的奇景。

“这地方还真是神奇,谁能想到在那黑不溜丢的煤矿下,还建有这么一处庞大的墓Xue,可真是巧夺天工。”

狗子都不住的啧啧称奇。

“哇,好多唐三彩。哇呀呀,怎么都碎成渣了,玛德,谁干的这事,兼职丧尽天良,丧心病狂啊。”峰子突然吼道,一脸的愤慨,不过更多的是肉痛。

我和狗子过去一看,只见墓门右边散落着一大堆的瓷器碎片,颜色瑰丽,确实是唐三彩,只不过却已经成了碎片了。

“这应该是我们炸开墓门的时候,爆破轰碎的。”狗子说道。

“这………”。峰子突然安静了下来。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一堆破瓷器换咱们三条命,值了,否则现在碎成渣的,就是咱们三个了。别忙着痛惜这个了,先看看这个墓Xue。”

现在,请容我来描绘一下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一片空间。

爆炸已经平息,掉落下来的巨大煤块已经将洞口堵死,可是我们却没有一丝气闷的感觉,由此可见,此墓Xue定有不少的通风洞。一进墓门,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这片空间,是一个巨大的平台,正方形,约有二十米多宽,四米多高。

地面都是由巨大的水泥块填筑而成,相互间咬合的异常紧密,因此水泥块之间也并没有任何缝隙缺口,靠近墙壁的地面,挖出了俩条类似下水渠道的沟壑,尽头处没入了地底。

我们的正对面,是一块高约有2米的巨大红色石头刻成的墓碑,稳稳的立在平台的中央,红色的石碑上面排满了密密麻麻的白色字体,在整块红色的石碑上凸显的格外醒目与诡异,但可惜的是因为此处地处矿下,因此有不少字体都蒙上了一层煤灰。

俩旁的石壁,似乎与整个煤矿连为了一体,从那些层次不齐的岩层之中,泄流出一道道类似胶水的粘Xing液体,而在那些液体之上,沾满了星星点点的发光物体。

可待我们靠近一看才发现,那些散发着莹绿色的光点,并非是什么物体,而是一只只缓缓蠕动的小虫子,那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奇异生物,大小如蚂蚁幼崽,整个身体都如水母一般透明,散发着莹绿色的光芒。

而那平台当中的红色石碑,在这些莹绿色光芒的映照下,竟然也发散着幽幽的红光。

这竟是一块可以折射光源的通透石,我心中大惊,怎么会有人那这中材质的石头来做墓碑,真是诡异之极,刚进墓室,便碰到这么类似小说情节的场面,我们三人都是紧紧的挨在一起,心中没由得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恐惧。

古往今来,墓葬一事,别说中国,放眼望去,便是整个世界,都将其视为一件异常神圣的事情,更何况中国这个传统古国。

墓葬牵扯风水,墓主人的命格八字,家中后代的运势霉旺,极其重要。因此往往下葬之前,都要找寻风水先生来勘探选址,寻龙点Xue,方才能依据死者的生辰八字而下葬。

而墓Xue中的布置,亦有相当更多的讲究,在此我就不一一列出。

一般来说,墓碑忌用山野陡石,嶙峋层次不齐的散岩,多用的是平整光滑的花岗岩,大理石,且厚重也有所讲究。

人说,死有重于泰山而轻于鸿毛,故此,人死后,墓前碑石,厚重亦不能乱用。

比如一个人的爷爷死了,碑石是一尺厚,那么他爹死后的碑石,就不能超过这个厚度。

轮到他自己了,也遵循这个规矩。

这时候就有人问了,要照这个规矩下去,那总有一天碑石不是薄的来阵风就能吹走?

这其中,又有一种说法,叫做“返祖石”,在这里就不多说了,言归正传。

这块墓碑颜色诡异之极,形状又不规整,完全不遵循常理,我在脑海里搜寻了半天,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说法。

“这些小虫子是什么,难道是萤火虫的祖先?或者兄弟?”峰子一脸好奇的走到墙边,俯下身子凑到墙壁上去细细观摩。

“这后面有路。”转到碑石后面的狗子忽然说道。

我和正在细细观看虫子的峰子闻言,急忙赶了过去。

只见巨大的红色碑石后面,俩条笔直幽长的深巷,远远的延伸到墓Xue深处,墙壁上绿色虫子的荧光充满了整条巷道,巷道地面并没有铺就砖石,只是普通的地面,杂草丛生,在尽头处,是一处转角。

“哎,你们看哪是什么?”峰子忽然吼出声来,我转身,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块血红色的碑石后面,一道黑色的符文,铁钩银划,如龙盘蛇绕,深深地印在碑石上面,而在那道符文的下边,一行小字看的真真切切。

我低头细细读去。

“吴明慧?泅水村?”

我脑袋顿时“嗡”的一声巨响,又是泅水村?

先前那道刻着墓主人名字的墓门瞬间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霎那间明白了一切。

“这下我们遇到麻烦了。”我双眼死死盯着那块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似的碑石,阴着脸沉声道。

感觉到我的不对劲,峰子狗子同时紧张问道:“什么麻烦。”

我摇了摇头,极不情愿的说道:“我们遇到“借墓”了。”

“借墓?”

他二人相互看了一眼对方,愣在了当场。

“我跟随江天然的时候,盗过的墓也有一手之数,可这借墓一说,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狗子说

“这你当然没有听说过,因为这是风水范畴的事情,并不属于墓葬学。风水一事,便是转运送霉,无论人,物,抑或一处地方,都有它固定的风水,而当人感觉自己最近霉运连连,事事不顺的时候,便会借助一些东西来改变运气。而这借墓。则改变的是墓地的风水。”

“我靠,这也行,这也能改?”峰子大惊,一脸的不可置信。

“是啊。”我低头叹了一口气,看着那行小字,继续说道:“这就是风水的的弊端,任何事情都有双刃面。咱们进来的时候,那扇墓门之上写的名字,与这块石碑上写的并不是同一个人的名字。我本来以为这是一处双葬墓Xue,可名字哪有刻在墓门上的,可就当刚才看到这大厅的布置之后,我才敢下了这个结论。”

“怎么,这墓Xue的风水很不好么?”狗子问出了最重要的事情。

“可能借墓的人只是单纯的看上了这里的风水吧。”峰子说出了他的猜想。

呵呵,我苦笑道:“看上这里的风水?这大概是最不能的可能了,这里由于煤矿开采,导致周围草木衰败,煤尘漫天,地下更是被挖掘的几乎成为空山,周遭水源也都遭到了污染。葬,乃藏也,藏生气也。此地龙脉截断,四象破坏,地中龙Xue也早已移位。风水一术,讲究藏风聚气,可这里哪还有气,就算有气,也是通风管道从外面抽进来得气。不过,这处墓Xue最让我不解的事情,还不是这个。”

“什么?”峰子这时候连呼吸都小了很多。

我抬手指着碑石后那俩条巷道,说道:“我们不知道,这俩条巷道,哪一条才是这里原住民的真正藏处。”

而就在我的话刚说完,我们身后那原本被掉落下来的煤岩堵上的墓门,忽然传来一阵猛烈的撞击声,我们三人大惊,慌忙回头看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