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上古魅影

更新时间:2020-06-29 22:22:54

上古魅影 连载中

上古魅影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墨菲 分类:灵异 主角:阿尔金斯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墨菲的原创小说《上古魅影》,主角阿尔金斯,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七段神话传说,七起诡异凶案,不仅是暗夜中的血腥杀戮,更是一个不为人知的魍魉冥狱…… 从上古,到现在,简凝历经数千年沧海桑田,背负无尽的世间罪恶,从享受永生到深深疲倦。他,凌森,能否成为她的救赎? 她的出现,带来的不仅仅是荷尔蒙的吸引,还颠覆整个世界。 他会怎么做? 拒绝,跟随,或是主宰? 她,又能否成为他的归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公元前91年,西汉长安城,阴氏校猎训练营。

“你们这些奴隶,给我仔细看着,反抗主人的下场!”阴华双目赤红,挥舞着鞭子死命地抽打着绑在柱子上的瘦小女奴,鞭子尾部是翘起的铁钩,每当收回鞭子的时候就撕下一块血肉,她全身已经皮开肉绽,血流如注,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

她只不过在昨天的夜宴上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三品官员,而对方却不依不挠。阴华简直都要气疯了,昨天的一切都那么完美,偏偏被这低贱的东西给毁了。

奴隶们瑟瑟发抖的看着这一幕,胆小的女奴们互相抱着不敢再看,嘤嘤的哭了起来。现场观刑的达官贵人们却无动于衷,甚至有些人露出变态的兴奋笑容。

在受刑女奴的侧面是校猎武者们,他们直挺挺的站着,眉头紧锁,双拳紧握,如果愤恨的眼神可以杀人,那么这些人早已尸骨无存。

但他们都没注意到,受刑的女奴低着头,眼窝和嘴唇乌黑,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黑色的唾液和嘴角的血混在一起,她似乎并不感到疼痛,只是一下一下用力的拉扯着吊绑的双手,直至那绳子嵌入了她的血肉。

“住手。”淡淡的声音,毫无情绪波动,但却清晰的传入每一个人的耳朵,阴华的手僵硬的停在半空,却怎么也挥不下去。

是她,这具有魔力的声音!阿丹于看着凝儿站在达官贵人们中间,今天的她将黑发低低的挽着,发丝随意的垂下,依然是一袭白衣,她的神情既不是惊恐,也不是愤怒,但却充满压迫感,他的呼吸似乎都停滞了片刻。

“嘶~嘶~”受刑的女奴却突然开始激烈的挣扎,对着凝儿的方向呲牙咧嘴,在场的人们此时才看清她可怖的脸,竟然不像活人!

“带我去她的囚室。”凝儿不顾众人惊恐询问的眼神,径直向内室走去,半天才有看守反应过来小跑追去。

果然如此。

昏暗的囚室,刺鼻的腥臭味,凝儿举着火把照向墙壁,看到了她早已料到一幕,满墙暗红色的符文,乌鸦、黑猫、山羊和人的惨死图案,组成了一个形状……

拿着火把的凝儿,仿佛站在一扇诡异的“门”前,而她的对面,是一只刚刚被开膛破肚、挖了内脏的黑狗!

2018年,星市。

黄昏来临,逐渐沉下去的太阳映红了大半个天空,看起来绚烂无比;而另一半却阴暗沉重,灰黑色的乌云滚着潮湿的气息席卷而来,仿佛下一秒就要将仅剩的光明吞噬。

凌森觉得心里像是有块大石头,压抑的让他烦躁,可能是因为两天三夜几乎没有休息过的原因吧,他这么想着,又猛吸了一口烟提了提神,便将烟蒂扔掉,向路对面的幸福小区走去。

“你好,我是凌森,还记得我吗?”凌森敲开门,王刚的妻子陈雪从微微打开的门缝里看着他,显得脆弱不安。

“你是警察,我记得你,王刚被你们关起来了是吗?这样也好,也好。”陈雪嗫喏着,像是在自言自语。

凌森看着这个憔悴的女人,眉头皱了起来,他举起手上的照片,尽量缓声问道:“陈雪,我能问你一些和这张照片有关的问题吗?”

陈雪看到照片,疑惑地看了看凌森,将门完全打开,“进来吧。”

客厅已经收拾整齐,但总觉得昏暗的像是蒙了一层灰,陈雪还像昨天一样苍白,整个人看起来畏畏缩缩、瘦弱不堪。她倒了一杯茶放在凌森面前的茶几上,自己也坐了下来,“王刚和晓梅是在那种西式的戒毒互助所认识的,当时我和杨波还以为他们有婚外情,但事实证明并不是,后来我们两家人还经常聚会。”

“王刚一直都有暴力倾向吗?”凌森尽量婉转的问道。

“在我们结婚前他吸毒、混帮派,当然也打过架。但他婚后开始戒毒,也开始干些正经工作,对我们母女很好的。”陈雪说着便哽咽起来,她始终还不能接受,她正在改过自新的丈夫,为何会做出那样疯狂的事情。

“给你们拍照的人是游客还是?”凌森的直觉告诉他,拍照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那个神秘的瘦削园丁。

“不,是李成,也是王刚在戒毒互助所认识的,当时杨波提议成立一个小型园艺工作室,他们三个人就合伙了,虽然收入并不多,但是我和晓梅很开心。”说到这里,陈雪露出笑容,眼睛里也有了一点光彩。

“大概半个月前,我们为了庆祝,就相约去西安旅游,这张是李成给我们拍的照片。”陈雪的眼睛又黯淡了下来,继续说道:“我们听说西安城郊有个小乡村,是西汉时期的类似于角斗士那样的训练营遗址,晓梅、李成和王刚想去看看,但是我太累了,就和杨波一起去修理租来的车。他们回宾馆后就很奇怪,都恍恍惚惚的,我们就匆匆结束了旅行。之后回到家,就开始发生奇怪的事情,王刚也越来越不对劲。”她站起身,示意凌森往里屋走。

“这是书房,是园艺工作室成立以后才有的。”陈雪打开灯,站在门口,并不愿意走进去。凌森步入房间,发现两处奇怪的地方,一处是窗台上被反复抓挠后的痕迹,一处是旁边墙壁上挂起来的床单。

凌森用询问的眼神看向陈雪,却见她伤心而又惊恐的用双手捂住嘴,带着哭腔说道:“从西安回来以后没过几天,他就开始抓挠窗台、地板,就像疯了一样,嘴里还不停说着一个词,然后他又会平静下来,就这样反反复复。”

“那床单呢?”凌森说着便伸出手。

“不,不要!”陈雪慌忙地阻止道,“那个东西我不知道是怎么来的,等我离开以后再打开。”说完她就跌跌撞撞地匆忙转身,就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赶她。

凌森一把扯开床单,果然!果然是那暗红色的符文,和杨波家的一模一样,只不过中间空无一物,只有一点干涸的血迹。

“轰隆!”一声闷雷乍然响起,随即一道闪电劈下,屋内的灯呲呲啦啦的响着,忽明忽暗,墙上的符文忽然扭动起来,错落的从墙面上缓缓浮起,颜色也变得更加鲜红。

突然,凌森闻到一股十分新鲜的血腥味!

那些惨死的动物图案像是活了一般,血从他们的伤口处流了下来,整个墙壁都开始渗出一道道血痕,汩汩流动着,黑色的动物们扭头看着他,停顿了一秒后,面目狰狞的争相向他扑来,近在咫尺,寒冷的颤栗感随之而来。

凌森后退两步,本能地用双手遮挡,但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感受到袭击,灯光也恢复了正常,再看向墙壁,那些符文还老老实实的写在墙上,没有任何血迹。

这是什么情况,他是出现幻觉了吗?一向冷静的他,也因为刚才诡异惊悚的一幕,心脏不受控制的高频率跳动着。

凌森一手搭在胯上,一手揉着额头,并在下巴处停留了一会,他盯着墙面,无法解释刚才看到的景象。这肯定只是幻觉!他摇摇头,决定不再深究,总不能让他相信这是什么恶鬼作祟吧。

他定了定神,走到书桌前,那里有一台待机的电脑和一个U盘,硬盘上写着:2018年3月,西安之旅。看来是旅游摄影,凌森坐下来,打开电脑。

刚开始没有什么特别,美丽的城市,灿烂的阳光,两家人开心的笑脸,充满欢乐与幸福。凌森快进着,直到画面变得黑暗。

“喂,晓梅,李成,你们没事吧?”画面摇摇晃晃的对准了前方的一男一女,像是刚从地上站起来。

“没事,这里真臭。”晓梅拍拍身上的土,捂着鼻子抱怨道。

此时镜头向上一晃,一个圆形的洞口,还在往下落着尘土和小石块,能看到外面的阳光,看来他们是掉入了一个洞穴。

“你们快来看,这里像是牢房。”晓梅咋咋呼呼的喊着,镜头也跟着晃了过去,并剧烈的颤抖着接近晓梅,转向她所指的地方。

斑驳的铁栏杆,看起来像是一排囚室,但是已经毁坏了大半,地面上竟然是散落的尸骨,也不成完整的形状,像是被砍得七零八落的丢在了这里,在黑暗中显得异常的惨白。

“妈呀,这都是什么?”他们往前走着,白骨也越来越多,几乎覆盖了地面,踩上去传来破碎的脆响,让人胆战心惊。

一阵劲风从洞穴深处侵袭而来,扑啦扑啦像是煽动翅膀的声音,还没有等他们有所反应,一片密密麻麻的黑色迎面袭来,从他们头顶掠过,镜头也随之一通乱晃。

“天呐,是蝙蝠吗?我们想办法出去吧,李成,李成?你干什么?别往里面走了。”镜头好不容易保持了平稳,听到王刚惊慌的声音。

画面摇摇晃晃地对准了一个瘦削的男人,他转过头,皮肤呈现不健康的苍白,眼睛空洞无物,没有惊惧,没有慌乱,手电筒的光从下往上照到他的脸,看起来就像鬼一样。

他不顾王刚的劝阻,继续往前走着,就像是有人在牵引着他。

他在一间相对较为完好的囚室里停下脚步,两道光线照过去,镜头也跌跌撞撞的对准李成面前的墙壁,他就像站在一扇“门”前,不过那“门”是由暗红色的符文组合而成。

李成弯腰捡起一片较为锋利的石片,狠狠划过自己的掌心,他像是毫无感觉般,将涌出的鲜血抹在“门”的正中间……

影像戛然而止,停在了这一幕,但是凌森没有按暂停,也无法后退,电脑就像是死机了一样。凌森按着毫无反应的重启键,瞬间整个屋子也陷入黑暗。

闪电乍起,一道黑影在凌森对面凭空出现,他霍地起身,掏出手枪,灯亮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