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魍魉诡谈

更新时间:2020-06-29 01:17:47

魍魉诡谈 已完结

魍魉诡谈

来源:落初 作者:魍魉鬼 分类:灵异 主角:魏佳楚 人气:

主角是魏佳楚的小说《魍魉诡谈》此文是魍魉鬼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梦魇一样的经历、幽灵般出没的罪犯、神秘的凶案、触目惊心的人皮、数不尽的鬼狐仙怪、百鬼夜行,魑魅魍魉……  灵异惊险的探索,奇幻世界的厮杀,末日来临前的挣扎,妖族传奇由此揭开序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默柳一愣:“什么?”

接着立刻转身往回跑去,声音是从女厕传来的……

面前的场面十分惊人,女厕里满地是水,凌晓茹湿哒哒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面色铁青眼睛突出眶外,十分可怖。在她身边,李向半跪着兀自单手探向她的脖颈,另一只手正捂在她的脸上……

惨叫是门口的肖畅发出来的,这个女孩子被吓坏了。她的头紧紧缩在楚香华的怀里,根本不敢露出来。楚香华的脸上满是潮红色,对于眼前的惨状,她表现得要比肖畅冷静许多,但是从她不停颤抖的双手可以看出来,她的心里远不如她表现得那样平静。

李向好像也被吓坏了,他触电一样缩回了双手,满脸惊慌地说道:“不……不是,这……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我没有杀她!相信我……”

他激动地冲到了三个人面前,高举着双手不停晃动,努力地寻求着她们的认可。从他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来,他的解释主要是对肖畅说的。

“李先生,请你冷静一下!”李默柳马上采取了有效的措施来保护自己和两个女Xing,他迅速把李向的双手抓住倒扣在了背后,并使劲把他顶在了墙上。

“不……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李向没有多加反抗,只是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

“我去报警!”楚香华的反应也很快,她立刻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要感谢我们干警同志树立了二十一世纪初好的开始,一改往日的拖拉,五分钟以后市局刑侦二队的夏正天队长带着两个警员赶到了。

他们是赶来打前站和保护现场的,匆匆忙忙先把李向控制了起来——就目前来说,他是主要的犯罪嫌疑人。

功夫不大,一大帮子民警和现场勘察人员跑了进来,简单交流了一下情况,夏正天就在咖啡室的一角开始了现场询问。

头一个就叫到了李默柳,当他低着头走到夏队长面前的时候,老夏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古怪,他满脸惊异地问道:“李……李默柳?”

“对……是我。老夏,咱们好久不见了。”

李默柳被老夏一把抱了起来,他激动地说道:“老李,可算是找到你了……好家伙,这一别就是十来年不见,都快不认识了!”

“嗨!快把我放下,快……别转了,头晕……”李默柳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和老夏碰面。他们是第四野战师107团的战友,都是侦查连长出身,当初一个班的好兄弟。

“唉?我说你怎么一直没联系老战友啊?这么多年,你就和失踪了一样,神出鬼没的……”

“没什么,家里老人去世以后,就开始当起了私家侦探实际上和狗仔队干得差不多,败兴的很,就不愿意和过去的熟人多联系了。”

“屁话!咱们团转业的时候不是给你分配到民政局了吗?怎么,难道你不干了——那可是铁饭碗,不错的单位呀?”

“阴错阳差,不提了!”

看李默柳的兴致不高,老夏就识趣地转移了话题。

“说说,今天下午这案子是怎么回事?居然还搞出人命来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大体上是女死者和那个男人叫李向的是两口子……”李默柳开始和老夏讲起来自己了解的情况,老夏听得很细心,一边听还一边在笔记本上做着记录。

“这么说,看表面证据,这个李向就是杀害凌晓茹的主要嫌疑人了?”老夏合上了本子,然后严肃的问。

“我倒是感觉还有些疑点。”

“噢?说说看。”

李默柳略微调整了一下思路,一条一条讲了下来:“首先是李向的矢口否认,要知道我是亲眼看到他的手就在女死者的脖子和脸上,但是他一直坚决不承认他就是凶手。其二,他出现在女厕是否过于巧合?当时我是在从男厕里出来时遇到他的,他是我看着进到男厕的,他为什么会突然跑到女厕去呢?是临时动念杀人吗?其三,我感觉如果是李向作案的话,为什么连门都没有反锁,这不是明显会随时被人抓个正着吗?另外,地上的水和死者身上的水又如何解释?死者的真正死因……”

“你说的不错,是有些奇怪,好像是故意安排好的一样,未免太巧了一点……”老夏和李默柳陷入沉思当中。

李默柳决定再到现场去看看。

老夏陪着李默柳来到女厕,现场勘察人员依旧在忙碌着。一个年轻的警员向老夏汇报道:“队长,现场勘察还在进行当中,死者死因是遇溺身亡,第一作案现场初步怀疑是那里!”说着他指了指旁边的第三个厕位里。

打开隔断门,李默柳看到还在汩汩流水的坐便池边挂着几缕长发,应该是死者留下的。探过头仔细看看,坐便里塞着一团白色的东西,找钩子取出来再看,原来是水箱的浮球——看来凶手是用它达到了让坐便一直跑水的目的。

李默柳和老夏互相看看,在他们的心里都都同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凶手另有其人?”

老夏和李默柳在女厕呆了很久,当他们出来,李默柳突然在证物堆里看到了一条白手帕?

李默柳心里一动,对老夏说了几句。老夏也是一愣,于是他们接着开始了询问肖畅和楚香华。

“小肖,你好!我是刑侦处的夏正天,关于下午的这件案子我有些事情需要咨询一下你,请你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问询工作是由夏队长来负责的,李默柳则一言不发地坐在角落里,静静观察着肖畅的一举一动。

“肖畅,你和死者以前见过吗?”

“没有,不过她的丈夫经常来,和我们这里的人都很熟。”

“下午你和死者有过争执,并且李向还打了她?”

“是的。”

“起因是什么?”

“我……我不清楚。”肖畅有些惶恐不安,她求助般地望向了不远处的楚香华。

“看来在这个女孩子心里,这个楚香华占有很重的分量。”李默柳暗暗忖度。

楚香华现在表现得十分平静,一脸事不关己的态度,对于肖畅投注过来的眼神也视若无睹。

“同样目睹了一起凶案的发生,她的表现怎么这么镇静?”老夏和李默柳一样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肖畅,发现死者时你和楚香华在一起?”

“是的,我们是一起过去的。”

“你们一直在一起……中间没有分开过?”当老夏问到这里时,李默柳和老夏一起把目光转向了楚香华。

这个女人可以说是面无表情,只是当她留意到自己成为了焦点时,微微低下了头,但依旧没什么反应。

老夏忍不住瞟了李默柳一眼,他的眼神带着一丝无奈,看来他也意识到那个女人是个不好对付的角色。

基本可以确定,楚香华和凌晓茹的死亡有关,至少她对死者的遭遇是提前就知道的。看她对肖畅的关心就可以知道,她不是一个冷血的人,可是对于死者和李向,她表现得太过于冷静了……

李默柳默默盘算着,眼下欠缺的是证据,物证暂时是没有办法拿出来的,但绝不能让她从警方的掌握中脱离。几乎百分百断定,一旦她离开,就不用想再轻易找到这个女人的影子。她已经知道自己暴露了马脚,所以必须要尽快打破她的自信,让她在惊慌失措里彻底认输才行……

老夏的询问没有停下,仍在继续。

“你们是一直在一起吗?”

肖畅在楚香华那里没有得到支持,有些怅然若失,沉默了很久……然后说道:“没有……我在更衣室的时候是一个人的。”

楚香华冷冷的目光像电一样射了过来,那种彻骨的恨意让肖畅浑身一抖,她的脸立刻变得像雪一样白,下意识把凳子往暗处挪了挪,她在刻意和楚香华保持距离……

“她知道……肖畅知道楚香华有嫌疑!”李默柳眼睛一亮,瞬间有了办法。

他向老夏使了个眼色,站起来附在了他的耳边低语一阵,然后对肖畅说道:“小肖,可以单独谈谈吗?”

“李先生?您的意思是……”

“没什么,我不过想确定你是否隐瞒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东西?例如你和李向的关系?还有……”李默柳刻意地看看楚香华,接着说道:“恐怕你和小楚之间也有什么事没有说吧?”

“不!不……我们没什么……不……不是,我把知道的都说了!”

楚香华突然笑了,笑得彻斯底里,甚至满眼都是泪水……

“好了,我的宝贝儿。为什么还要替我们遮掩下去?这根本没有意义。”

老夏长长吐出了一口气,接口道:“楚小姐,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你们这种男人就只会欺负肖畅这样的老实人……”

“是你杀了凌晓茹,然后嫁祸给李向吧!”李默柳淡淡的说道。

“是!就是我,因为他对我的宝贝儿不怀好意!还有……那个贱女人,居然敢用果汁泼肖畅?那么,我就要她付出应有的代价!”不像李默柳和老夏一脸凝重,楚香华反而面色轻松了不少,她担起了一只脚,从口袋里掏出烟来点着,长吸了一口吐了个浓浓的烟圈出来。

“你们是什么关系?”老夏一脸严肃的问。

“你说呢,我的警察叔叔?”

“你给我老实点儿!现在是我在问你!”老夏简直是火冒三丈,这个女人的态度实在太恶劣了,即使以他办案多年也没有见过这种敢蔑视自己这身警服的家伙,尤其这还是个女人?

“我们是朋友,很亲密的那种,就是可以……”楚香华嘟起嘴做了个暧昧的表情,眨眨眼。

“无耻!”老夏几乎要火烧顶梁,他猛地站起来,指着面前这个怪癖的女人大声呵斥道。

“求求你,别……别说了。”肖畅瘫软在椅子上,无力地阻止着女友的放肆。

楚香华不屑地看看她,撇着嘴说道:“胆小鬼!怕了不做,我既然做了就不会怕!”

老夏把手铐戴在了她的手上,重重哼了一声。

“跟我走!”

楚香华翻着白眼撇了他一眼,然后走到了肖畅那里低声说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没有……”声音益发低了下去,但是肖畅却猛地抬起了头!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

楚香华被刑警队带走了,老夏和李默柳聊了几句,交换了联系方式也离开了,李向作为人证和死者家属在警方的催促下,也陪着凌晓茹的尸体一同离开了这个伤心地。

客人一个个地减少,当最后一个客人离开的时候,李默柳猛然发现时间已经是夜里10点多了。

他看看默默不语的肖畅,问了一句:“需要我送你吗?”

“不用了,我想我要去的地方很安全。”

“我想也是……”

“你已经知道了?”

“开始不知道,但是楚香华实在不是一个好演员?”

“呵呵……我也觉得她有些过火了……”

李默柳最后一个离开了咖啡厅,当路过卫生间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浮现了一系列画面:

凌晓茹躲在卫生间里一边哭泣一边咒骂着肖畅,接着肖畅冲了进来,两个女人开始了厮打;然后楚香华也跑了进来,把水箱打开,拿出了浮球塞进马桶,水溢满了;她们合力把凌晓茹按了下去,不管她如何挣扎,她们都没有松手,直到……凌晓茹完全没有了声息。

楚香华突然想到李向,她担心李向会突然来找凌晓茹,于是她急忙往大厅走去。

肖畅吓坏了,用手帕捂着鼻子,哭着跑回了更衣室换衣服,慌乱中她把手帕遗失在了外面。当她捡起手帕,正好看到李向走进了卫生间……

肖畅突然有了主意。

她快步跑到了男厕门口,用力敲敲门,然后把手帕塞在了女厕门缝里露出大半,然后立刻躲在了角落里;接着李向走了出来,看到了手帕,开始惊慌失措地冲进女厕。

他在女厕意外看到凌晓茹瘫倒在卫生间,于是立刻开始急救,一边掐人中,一边捶打她的前胸,当他手忙脚乱救人的时候,肖畅冲了进来开始大叫,而随后而来的楚香华把肖畅紧紧搂在怀里,不让她那副得意的表情露出来……

接着李默柳也跑了过来,再然后……

当所有都理清了之后,李默柳开始摇头大笑快步走出,反手把咖啡厅门牢牢关了起来。

这时的咖啡厅又里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当李默柳讲完了这个故事,看着微微发白的天空,走到路灯下取下了一个不大的无线摄像头,看着马路对面从车里鬼鬼祟祟钻出来一对**的男女,沐清扬也不禁笑了起来。

原来他们都一样是被蒙在鼓里的家伙,只不过李默柳是被那个女孩子蒙蔽了案情,而他则是被这个侦探的故事所吸引,居然陪李默柳一直待了整整一夜,用他自己为这个私家侦探做了一个绝妙的掩护——是的,有什么是比两个好朋友在路边高谈阔论更好的掩护呢?

“你真是一个狡猾的人!”

沐清扬笑着拍着李默柳的肩膀,就像是多年老友一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