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冥界的舞伴

更新时间:2020-06-27 19:50:55

冥界的舞伴 已完结

冥界的舞伴

来源:奇热小说网 作者:蹀躞乌鸦 分类:灵异 主角:吴童李彤 人气:

新书《冥界的舞伴》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蹀躞乌鸦,主角吴童李彤,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冥界的舞伴》小说简介:没有地下室的楼房,出现许多怪异的现象,地底总会发出叹息声或响亮的脚步声、一个印在门上的血手印、一只被开肠剖肚的死猫、一具死了半年的尸体嵌在墙壁里、一声声求救的呼喊及一间有着‘传说’的一号房……是谁住在没有出入口的地底下?是谁在装神弄鬼、故弄玄虚?是传说中穿黑衣戴黑礼帽的男人,还是那个阴沉沉的楼长,或是……被人迫害至死的幽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钟强醒来的时候,耳边呼唤他的声音还在幽幽响起,除了他之外,或许没有第二个人会听到那个声音了。

记得做作业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累,一想起那个古怪的楼长,就来到厨房的窗前,像在观赏橱窗里他非常喜欢的玩具一样向外看去。

突然,一道身影就从天上掉了下来,那声音有些闷闷的,却让他打了一个寒颤。

他有一种感觉,那是一个人。

钟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大概盼望着能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吧,只是没想到居然是人。

万籁俱寂,父亲又去局里忙通宵了,钟强忽然感觉到害怕,那个声音让他感到恐惧无处不在,即使捂住耳朵也能听得到。

他惊恐地看着地下,那似乎不像是地下幽灵在说话。

他猛地张大眼睛,是小林吗?

钟强下了床,在寂寥的深夜中来到大门前,打开门。

那声音像蛇一样在楼道里盘绕,钟强眨了眨眼,看了看楼上,然后小心翼翼地走上去。

他听得出来声音是从楼上传来的。

耳边又有一个声音叫他不要上去,好像是父亲的声音,可是他不在家,怎么可能对他说话?

钟强犹豫地向身后看了看,停下脚步。

现在他正在一楼与二楼的转角处,看到楼外一片漆黑,一些古怪的影子投射在楼门那一方,依稀就是楼长那畸形的身躯,似乎正向他走来。

钟强张大眼睛,立刻跑上二楼,紧张地向身后看了过去,担心那个影子真的会追上来。

还好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他慢慢走上五楼,站在十三号的门前。

钟强忽然感到一阵恐惧,上一次他就是在这里看到小林的,他还记得那双样式古怪的鞋。

小林一定还会来的!

钟强一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等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楼道里安静得可怕,他忽然想继续向上走到六楼,刚上了几级台阶,却听到身后有人的声音。

钟强立刻转过身,看到一高一矮两个影子,彷佛是从墙壁里钻出来的。

他看出来个子矮的人正是方林。

“小林。”钟强颤声说,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小林身边的那个人是谁?

“嘿嘿。”一串阴森的怪笑由那个高大的影子身体里发出来。

钟强后退几步,一阵腐烂的气息追到他身边。

钟强刚要向楼下跑,那个恶狠狠的声音却对他说:“你跑不掉的。”

一阵冷风从身后袭来,钟强忽然想起父亲来,当眼前刚刚浮现出钟树的轮廓时,脑后一冷,黑暗像堵墙一样袭向他。

吴童犹豫了很长时间,才终于下定决心打电话给李彤的父母,告诉他们女儿失踪的消息。

两位老人家一听宝贝女儿失踪,在电话里哭了起来,听得吴童心如刀绞。

发现楼长尸体的第二天下午,两位老人家就赶来了。

一进门,李母就眼泪汪汪地问吴童:“小彤到底去哪里了?”

吴童心里十分难受,只能低头不语。

李父比较通情达礼一些,看吴童精神不振,忙把老伴劝到一边,不过也是眼泪含在眼眶里,看了让人心痛。

“都怪我,如果我不去调查什么案子,她也就不会失踪了。”吴童带着哭腔对两老说。

“你有没有报警?”李父问。

“报警了,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她的消息。”

李父拍拍他,长叹不语。

房门缓慢地打开了,吴童看到一双脚,他顺着那双脚向上看去,看到了那身裙装,再向上就是一张淌满鲜血的脸。

“小彤!”他大叫起来,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喉咙里始终像堵着东西似的,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李彤彷佛不认识他一样,呆呆地盯着他,让他感到一阵寒意,他努力的大叫着,可是依旧发不出声音。

李彤对他笑了,吴童这才发现她全身都沾满一些脏脏的东西,好像是牲畜的粪便。

蓦地,吴童从床上挣扎着坐起身,首先朝门口看了看,没有看到她。

原来那只是梦而已。

窗外,已经是天亮了。

暂时住在吴童家的李母走进来,看到吴童脸色不好,叹息了一声,“是不是晚上做恶梦了?”

“不是。”吴童的目光有些游移不定,似乎在逃避什么。

吴童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感觉到心力交瘁。

他下床到浴室匆忙洗了脸,再出来的时候,看到楼长所住的平房,心里就觉得一阵恐慌。

那天下午他明明看到楼长的,谁知道那时他就已经死了。

吴童走出来,抬头看了看楼上。

昨天晚上,当他和庞队长还有钟树一起从楼顶上下来的时候,分明听到五楼的十三号房间里有人在说话,可是那个老人却说房间里根本没有人。

吴童再次上楼,来到十三号房门前站了一会儿,不知怎地,就想起了李彤。他不禁低下头,觉得自己罪愆深重。

他抬头看了一眼,继续向楼上走去。

通过地狱入口一般的大门,眼前一片明亮,可是他心里却更加的忧郁。

忽然,吴童看到在天台的一角躺着一个人,他走过去一看,发现是钟强。

钟强的脸上看起来很安详,倒像是一个淘气的孩子偷偷溜上来,累极之后的小憩,可是身体的姿势却很怪异,好像是遭到坏人的袭击。

吴童探了探他的鼻息,气若游丝,他急忙抱起钟强,飞快地走下楼,直奔医院。

经过医生的检查,好在钟强并无大碍,只是脑部受到撞击,暂时昏迷。

吴童可是吓坏了,急忙打电话给钟树,然后一直守护在医院里。

过了不久,钟强就醒过来,迷惘地睁开双眼,看了看四周,一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小强,你醒了。”吴童显得很兴奋。

“吴叔叔,这是在哪里?”钟强的声音很虚弱。

“这是在医院。”

“医院?”钟强似乎还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他痛苦地思索着,似乎在回忆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什么事。

“小强,你怎么会躺在楼顶天台上?那很危险呀!”

钟强嘴唇嗫嚅着:“我也不知道,我看到小林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小林?”吴童不知道他说的人是谁,显得很疑惑。

“那是我的小学同学。”

“是方林吗?”吴童一下子就想到那个失踪半年的孩子。

“是的。”

吴童猛然张大眼睛,急促地问:“他还活着?”

钟强不十分肯定地说:“我也不知道,他可能已经死了。”

这句话从一个十岁的孩子口中说出来,吴童深深打了一个冷颤,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窗外,晴空万里,吴童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门被猛地推开。

“小强!”

吴童回头,门口出现了钟树焦急的面孔。

空气变得更为沉闷,令人窒息,钟树却感觉到全身发冷,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竟会那么残忍地对一个孩子下毒手。

钟强已经出院,医生说没什么问题,在家休养几天就会好起来。此时他正安然睡去。

钟树给他披上一条薄毯子,走出家门。

钟树一眼就看到地上白线描出的人形,那里就是楼长落地的地方,那个人形看起来似乎随时都会站起来一样。

钟树抬头看了看楼顶,那里应该就是楼长飞身跃下的地方,可是他跃下时就已经是一个死人,这实在太荒谬了。

这时他听到身后有人,一看是吴童。

“昨天下午你真的看到楼长了?”

吴童应了一声,“我真的看到他了。”

“他在干什么?”

“当时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正向房里走去。”吴童这么一说,忽然张大眼睛看着钟树。

楼长穿的是黑色衣服,这不是已经证明了他就是幽灵吗?

钟树也十分惊讶,却没多说什么。

“小强呢?”

“睡着了。”

“可怜的孩子。”吴童轻声说。

钟树好像没有听到,苦着脸走进楼里,怔怔地盯着楼上,慢慢走了上去。

吴童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忽然有些酸。

楼道里阴沉沉的,每层楼三扇铁门的后面,永远是静悄悄的。

走到第五层楼的时候,钟树忽然站住了,他转过头看了看十三号房间。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站在这里,刚才门里面似乎有什么声响吸引了他的注意。

“昨天晚上我听到门后好像有人在说话,我总觉得这里有点古怪。”吴童跟了上来,眯着眼睛盯着门看。

钟树看了他一眼,继续向上走去,到了楼顶时,浑身猛地颤抖一下,气温似乎有些寒冷。

通向楼顶的大门虚掩着,被风吹得不时发出声响。

钟树走上楼顶,立刻感觉到风大了许多,把他的头发吹得飞舞起来,像群魔的手指。

他来到靠近楼北面的天台上,那里正是楼长跳下去的地方。

他仔细看了看,平台上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也许本来就不会留下什么痕迹,这是跳楼又不是杀人,当然不会留下血迹等线索。

可是钟树还是不甘心,他隐隐觉得整件事情的背后,一定有一只黑手在暗中操纵着,而楼长就像被人操控的木偶似的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昨天你们检查过十三号房间了吗?”吴童突然问。

钟树奇怪地看着他,“当然检查过了。”

“结果呢?”

“已经有很久没有人住了。”钟树冷冷地说。

听吴童这么一问,他忽然想起昨天晚上的情形,当时他们是听住在四楼一个老人说十三号房间里根本没有人住的。

“你确认那里有古怪吗?”钟树最后问了一句。

吴童肯定地点点头,“本来楼长已经死了,一个死人怎么可能会跳楼呢?那么不是被人从楼顶上扔下来的,就是从某户人家的窗口丢出来的。”

钟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可是那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大概心理有问题吧。”

吴童的话忽然让钟树想起儿子,那次去看心理医生,他一直以为儿子没什么心理疾病,可是现在想想,心里不禁有些害怕。

钟树记得从看到楼长躺在地上一直到同事来现场勘察,没有一个人离开过,说明那个凶手还隐藏在楼里;从楼长落地的地方来看,凶手无疑是躲在进门右侧的房间里,只有一、四、七、十、十三及十六号房间和楼顶七处最可疑,可是他们全检查过了,从一楼到六楼,这六个房间早已人去楼空,楼顶更没有线索。

最后的结论是,一个死人自己跳楼,经历了第二次死亡。

李彤再次迷迷糊糊醒来,发觉脖子有些僵硬,充斥在鼻孔里仍旧是无尽的腐臭气味,身体里的五脏六腑也彷佛都在痛苦地抽搐着。

眼睛和嘴巴上还蒙着布,她感觉到自己和一个又瞎又哑的人差不多了,眼前总是一片黑暗,分不清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

只有地狱才是黑暗的!

李彤几乎就要崩溃,身体每动一下,就会听到骨头声响。

一股饭菜的香气扑鼻而来,来人先是解开绑着她双手的布条,然后扯掉眼睛和嘴巴上的布,压低声音恶狠狠地命令她不许叫,否则要她了的命的话。

李彤没有叫,一时有些睁不开眼睛,好半天才看到四周一片漆黑,一个如墨的影子就站在面前,同时扔给她两块东西,一股香气弥漫开来。她仔细一看,那是盒饭。

“快点吃。”影子命令着。

这时她才感觉到肚子很饿,即使身边臭气冲天,她也顾不了那么多,鼻子里只有香气。

很快地,她就狼吞虎咽地吃完了饭。

“我还想方便一下。”

李彤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方便过了,身体里的各项功能似乎都在黑暗中停滞生锈。

“快点,真是麻烦。”影子嘟囔着。

她费力地站起来,向一个方向走去。

这是一个很宽敞的地方,没有窗户,一切都是昏暗的,隐约可见地上堆着一些麻袋,还有乾草。

她感觉到自己的脚正踩着什么东西,软软的像踩在馒头上。

她忽然闻到一阵猛烈的恶臭从地表上冒起来,她大叫一声跳开了。

那是一只不知是什么牲畜的腐烂的腿!

“不许叫!”黑暗中,影子如石头般生硬的声音低叫着。

总算找了一个平坦的地方,她方便完站起来后,向四面看去,梭巡着出口想逃跑。

可是黑暗如一潭浑水,什么也看不清楚。

忽然,她感觉到脖子后面吹来一阵冷气,即使是大热天,仍让她感觉到刺入骨髓的寒意。

“别想打算逃跑,你跑不出去的。”影子在她的身后说。

“救命呀!”她不顾一切地大叫着。

“嘿嘿,你叫吧,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不会有人听见的。”

李彤感觉到胳膊一疼,影子把她拖回到原处,重新给她捆上双手,蒙上眼睛和嘴巴。

她再次堕入黑暗中。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隆隆声从某个地方穿透空气而来,她猛地打了一个冷颤,头转看向那个方向,可她什么也看不见。

黑暗中,一道黄色的光束从蒙着她眼睛的布上画过,依稀是手电筒的光亮。

“进去!”一个恶狠狠的声音命令着,是刚才那个影子的声音。

一阵门闩拉动的声音,然后重新又关上,接着她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向她走来。

她感觉到一阵恐惧,不知道进来的人要干什么。

她听到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传来一阵粗重的呼吸,影子正把来人捆在一根木桩上,最后留下一句:“你给我老实点!”

影子走了,那束光也不见了,世界重新被黑暗主宰。

李彤惊恐不安地看着门口的方向。

被推进来的人是谁?

她听到喘息声,就在她前面不远的地方,同时有一股腐臭味扑鼻而来,她拼命地挣扎,嘴里发出绝望的呼喊,可是那块令人生厌的布把她的声音挡了回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

“你是谁?”李彤惊恐地大叫,可是听起来声音含糊不清。

“我……是……方林。”

李彤感觉到恐惧,吴童对她说过方林已经失踪了半年多,而现在那个失踪半年的孩子正在对她说话?

他是人还是鬼?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