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江湖十大奇案

更新时间:2020-06-26 19:14:03

江湖十大奇案 连载中

江湖十大奇案

来源:落初 作者:谱千秋 分类:灵异 主角:张小雷连鹤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江湖十大奇案》的小说,是作者谱千秋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江湖不是打打杀杀,江湖是人情世故。打咏春的,练八极的,那叫身怀一技,不叫走江湖。三教九流,分散于九州大地。唱戏的、运镖的、行骗的、杂耍的、盗窃的……哪怕是挑着扁担,走街串巷卖枣子的,都是身在江湖。江湖人,有无数匪夷所思、光怪陆离的传闻。那究竟是有人所为,还是冥冥之中的神秘存在?张小雷本是个被马戏团拐走十年的平凡人,机缘巧合下跟随了一代骗仙李风舞。两人共闯江湖,走遍大江南北,解开那些匪夷所思的奇闻真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为了请来李风舞,连云天都来不及好好看看儿子的尸体,就连夜赶往城内。

而伢子就带着马戏团去深山,准备在山里先找个地方落脚。

等进了深山,伢子让大伙儿先原地待命,然后就安排几个不接触扭转乾坤的熟人去探路,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适合歇息。

张小雷就跟马戏团里其他人们坐在地上,此时有人忍不住提道:“班主真要把李风舞找来?”

“李风舞究竟是什么人?”

“是个江湖骗子,也是个大名鼎鼎的骗子,传闻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能骗来万贯家财。”

“瞎扯,他若是有万贯家财,还做骗子干什么?”

“我这也是听说。”

张小雷听着那些人的谈话,心中难免有些向往。

走江湖。

是门手艺活。

若是没点手艺,别说走遍大江南北,就是连家门口出不了。

张小雷知道自己没能耐,所以很羡慕能吃遍天的人物。

没过多久,就有人回来说找到个山洞,伢子便带马戏团去山洞,又把那人留下来等连云天回来,省得连云天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

一群人进了山洞以后,实在是累坏了,就三三两两躺在地上睡觉。

张小雷也是如此,他迷迷糊糊地靠在一个包袱上睡觉,也许是因为连鹤死了心里舒坦,他这一夜睡得特香。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张小雷忽然被人狠狠拍了一巴掌。

他睁开眼睛,只见连云天蹲在他身旁,满脸怒意:“睡个球!去帮忙!”

张小雷连忙站起身来,却发现山洞里摆了桌椅,而且此时天色已经是大亮了。

在山洞里边,多了一个他不认识的人。

那人与邋遢的马戏团不同,穿着一身整洁的长衫,看着英俊帅气,腰杆挺得笔直。

他站在两个箱子旁边,仔仔细细地观察着连鹤的尸体,又将脑袋伸进箱子里边观察。

而马戏团的人都在外边洗碗洗筷,摆起了灶,时不时好奇地看向那英俊男子。

一个小崽子窜到张小雷身边,小声说道:“瞧见了吗?那就是李风舞。”

张小雷也是打量了李风舞一番,此时连云天走到李风舞身边,搓着手问道:“有看出蹊跷没?”

李风舞开口了:“有。”

他的声音极为好听,磁性又柔和。

“什么蹊跷?”

李风舞忽然用手指着那几把刀,轻声道:“这就是不对劲的地方。”

那几把刀插在无头尸体内,外边是明晃晃的刀身,寒光逼人。

“连班主走江湖多少年了?”

“三十多年。”

“见过人被砍头吗?”

“见过几次。”

“那你说说,人被砍头是什么情景?”

连云天想了想,说道:“血如泉涌,冲天而起。记得三年前我在西方一个村子吃粉条,有几个女人吃过以后掏不出钱,起身拔腿就跑。其中一个肥胖的女人逃不快,老板娘拿起斩骨刀,在后边穷追不舍……”

“然后呢?”

“老板娘手起刀落,一刀将那女人脑袋砍下,那血喷出数丈之远,喷了路人一身。”

李风舞点头说道:“这便是问题所在,你们以为连鹤是在进了箱子之后人头分离,实际上不然。如果真是如此,那箱子顶部应该有血液残留才对。人头断裂时,箱内应该下起一场血雨,落在地面与刀上,可是你们看……”

“箱子顶部极为干净,这些刀身寒光逼人,哪有沾染血迹?”

连云天沉声道:“你这意思是说,我儿是被砍断脑袋之后,才被塞进两个箱子里?”

李风舞轻声道:“就是如此。”

“这不可能!”

那连鹤的助手女子连忙说道:“我亲眼看着他进了箱子,那时的他还活着!”

在场的人们也是纷纷附和。

“是啊,我也亲眼看着连鹤进了箱子。”

“这真是怪了,他当时应该是活人,你却说他是已经被尸首分离的死人?”

“表演开始前,张小雷还帮他搬箱子,跟他说过话呢!”

人们都纷纷看向张小雷,他硬着头皮说道:“我是与他说话了,只是他当时有些不同。”

“怎么不同?”连云天立即问道。

张小雷想了想,说道:“当时我搬完箱子歇了一会儿,本以为自己要挨鞭子,但却没挨。那时连鹤脸色苍白,看着有些虚弱。”

伢子说道:“我弟之前确实有些难受,说是肚子疼,我当时给他倒了碗开水,还加了点盐。”

李风舞苦笑道:“这些暂且不提,我们先谈死因,再谈其他。从这证据看来,他确确实实是被砍断脑袋以后,才被放入两个箱子。”

马戏团的人们沉默不语,人们只觉得一股寒意冒上后背。

若真如李风舞所说,难不成他们见到的连鹤不是活人?

连云天吸了吸鼻子:“我平生做的善事不多,也许是老天给我报应,只有一子一女。现在我唯一的儿子死了,还请风舞兄弟替我查明真相,我定有重谢!”

“都是走江湖的,能帮便帮……”李风舞轻声道,“只是连班主要答应我三个条件。”

“你说。”

“第一:查案所需的费用,都由连班主来承担。”

“这个自然。”

“第二:我会在此查案七天,这七天里我定然尽心尽责。查出来了,我需要报酬。可若是七天后未查出,我还要赶往他处,到时候还请连班主莫要挽留。”

“好。”

“第三:李某虽为下九流,但平生最恨骨肉分离。听闻连家班有不少弄来的孩子,请连班主将这些孩子还回去。”

连云天沉思片刻,最后叹气道:“本想将这些孩子贱卖出手,但既然兄弟开了金口,那我不得不办。今日我就将孩子们分为三批,分别由我、我女儿伢子还有元老赵大海,分头将孩子还回去,只恳求兄弟看在我心诚,帮我查出真凶。”

李风舞叹息道,“可惜连公子年纪轻轻就与你黄泉相隔,我等看过尸体之后,就去实地查看,还请连班主找位懂行的与我相伴,遇到困惑的事情,也能与他问个究竟。”

连云天说道:“我女儿对连鹤最是了解,可我们班子不干净,我担心会有官兵追查。眼下我已经失去一个儿子,不能再失去女儿,要不这样……”

他忽然用手指了指张小雷,说道:“这娃子从小就有连鹤教导,连鹤对他恩重如山,可他学了多年也学不会点厉害的能耐。你带上他,能用就用,不能用便丢,他若是被关进大牢,对我们也无损失!”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