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冥店

更新时间:2022-11-22 14:23:36

冥店 已完结

冥店

来源:落初 作者:老鱼文 分类:灵异 主角:秦秦楚齐 人气:

老鱼文新书《冥店》由老鱼文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秦秦楚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大学毕业生怀揣着深藏多年的仇恨,返回老家开了一间专卖殡葬用品的冥店,凭借诡异的断臂开启了一段白天挣活人钱,晚上收死人账的刺激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一章开坛超度

我一时间没能消化姚叔话里的意思。

后来还要超度小女孩,我也没再深想那晚话里的含义。

老猫跑过来,看他老爹一出马就制服了厉鬼,笑嘻嘻地拍着马屁,我和姚叔对视一眼,各自掩饰,就仿佛刚才并没有什么不痛快的事情发生。

姚叔要来老猫黑木匣子里的离阳瓶,瓶口对着地面,口中念念叨叨起来,一声“收!”还在地上不断抽搐的小女孩被一下子收进瓶中。

透过这个样式有些奇特的玻璃瓶,我看见小女孩正在砸着四周的玻璃。

姚叔冷哼一声,塞好瓶口,用阴阳力在上面转了一圈后便将离阳瓶递给老猫,然后告诉我俩明日子时开坛超度!

交代完之后,老猫就被姚叔带走了。

这时,我隐约听见警车的鸣笛声,不是医院报了案吧?回头看了眼狼藉一片的停尸房,我再度召唤出地狱火莲,烧掉了我、姚叔和老猫留下的痕迹,然后拉低帽檐,乘着夜色掩护,匆匆离开太平间。

好在太平间前没有人围观。有些胆大的也是站在对面的楼里往下看。

一路没有阻挡,我出了医院在外面兜了两圈,才慢悠悠地往回走。

我走到医院门口时又朝里面瞟了一眼,看见几个警察正从太平间出来,旁边还跟着一个年轻男人,我认得他,那天在医院里陪着秦楚齐的就是这个人。

这时候我又看见秦楚齐慌慌张张地跑出来,跟那个年轻男人说了几句,两个人就一前一后地跑回了住院楼。

我故意往医院里面走了走,靠近那几个警察。

“魏东这小子有艳福啊,追上了这么漂亮的女人。”

“我咋听说还没追到手呢,好像那女孩还在考察他。”

“魏东他爸就是这二院的副院长,他又是咱刑警队的人,这好条件啥样的女友追不上?”

“都他娘的闭嘴,平时咋教你们的,出来办案别扯犊子!”

我看见一个嘴上留着胡子的中年警官走过来,忙装作路人匆匆拐进住院楼。

我听见后面传来了一声“咦!”但之后没有了下文。

看来这中年警官有点儿意思。不过还是差点儿火候。

既然进来了,我就悄悄地来到二楼,朝秦大叔的病房偷看,我看见秦楚齐和那个魏东还在里面陪床,不时有医生和护士进出。

好像秦大叔严重了,我知道不能再耽搁了。

这时姚叔打来电话。

姚叔告诉我,他带老猫走时,曾来这边看了秦大叔一眼,断定秦大叔中的是邪术。因为中了蛊术的人一般会面色赤红或者发青,行为多半诡异,平时焦躁不安。只有中了邪术的人才会这般安静,就像被人偷了魂儿!他印象中好使这种卑鄙手段的只有住在县城二十里外栖凤山上的牛道人。

我担心秦大叔有危险,就要连夜上栖凤山。

姚叔劝住我,说我对栖凤山不了解,这样上去怕打草惊蛇,反而耽误救人。按照邪术的狠厉程度,秦大叔还有几天命在。等他超度了小女孩之后就跟我走一遭栖凤山。

我一时没有好办法,只能听姚叔的。

等我再次回到冥店,天都要亮了。我从医院出来,脑子里全是秦大叔和秦楚齐,还有老猫的影子,就一个人在县城里溜达,后来翻过高中的院墙,在Cao场看了一个多小时的星星才离开。

匆匆洗了脸,我买了点儿早餐在一楼吃。

这时,两个警察走了进来,在我这儿做了点儿调查,昨天晚上太平间内部遭到破坏,他们必须走访周围商铺,收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同时还想调出我店里的监控视频,我很抱歉地说没装摄像头时,两个警察很是一顿郁闷,临走前还不忘告诉我,为了店里的人身和财产安全,还是安装一个比较好。

我笑着不置可否。

送走了警察之后,买卖开始登门,好像这两天一下子死了不少人,我从早上一直忙活到傍晚,这时我接到老猫的电话。随即包了一些白蜡烛和高香,就关了店门,站在外面等老猫。

车上,老猫问我:“哥们,咋心事重重的,有啥不开心的说出来让哥们开心开心。”

我白了眼老猫,又不能告诉他我要等几天跟他断交,又实在没心情扯淡,索Xing不搭理他。

“擦,跟我还玩深沉?”老猫也看出我没有扯淡的欲望,也专心开起了车。

越野车过了哨口大桥,朝河东岸驶去。

二十分钟后,汽车停在一座大院子旁。这大院子里面有一个三层小楼,大门上写着姚源两字。

“在你家办?”

“要不然呢?我老爹叮嘱我这件事属于私事,不要大张旗鼓地租阴阳协会的地方,就用家里的院子做法事。”

老猫的老爹早早就在书房等着我俩。

姚叔今天一身灰色道袍,上面一个大阴阳图,此时正静坐在木榻之上。

“老爹,我俩回来了。”老猫小声说,“等你安排活呢!”

姚叔这时才睁开眼睛,冲我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命令的口吻对我和老猫说:“苗苗,你带赵子先去沐浴,然后布置院子。”

沐浴不同于洗澡,它是一种仪式。现在很多人不了解,所以总会把两件事混淆,其实沐浴更多的作用是净心,洗涤心灵上的杂念,沉淀最虔诚的信念。三束艾草拍打头,手,脚,再用泡过艾叶的温水由面至胸腹,双臂,大腿依次淋湿三遍,做到净身,净心!这才算是沐浴完毕。

各自沐浴之后,我和老猫开始在院子里布置道场。

首先我和老猫在院子东西南北,正东正西正南正北八个方向插上一杆黄色布幡。又在中间搭起圆台,圆台四周摆上八八六十四根白蜡烛,在圆台的正南方向摆放一个长木案,上面放一个大香炉。

准备完毕,就等子时一到,开坛超度!

沐浴之后,不能摸烟,我和老猫只能坐在圆台上瞪眼。

“哥们,办完这件事,我就跟你一起去找害秦大叔的牛老道。”

“再说吧。”我不想多谈以后的事,又担心老猫看出啥来,“你以前总说没看过超度,这回好好学学,做为一名阴阳先生,不能只会抓鬼,不会送鬼!”

听我这么说,老猫一拍胸脯:“没问题,就这一次我就能学会,你也好好学着点儿,以后咱俩配合,哈哈!”

我没说话,白了老猫一眼,掩饰我内心的愧疚。

子时到了。

虽然枯瘦但却精神奕奕的姚叔走了出来,冷静地看了我一眼,又对老猫说:“苗苗,你看好了,爹只教你一回,这开坛超度第一件事就是请祖师爷!”说完,姚叔一抖长袖,亮出双手,捻起九根高香,点燃之后向天地三拜,然后插在香炉内。恭声道:“祖师爷在上,弟子姚千树今日开坛超度鬼怪,恭请祖师爷临凡镇鬼,助弟子消减鬼怪执念,除去鬼怪戾气,送其再去阴间,功德无量!”

念毕,只见香炉中的九路高香雾气缭绕,直通云霄。

姚叔走上圆台,用黑狗血画了一个很大的符咒,我看不懂,但我见老猫一直在目不转睛得记着,便猜测老猫没准看得懂,哪怕不全懂也能照葫芦画瓢,总有一天能整明白。

“苗苗,这叫镇心符咒!能学多少看造化。”姚叔这时才一转身,伸手冲老猫喊,“带厉鬼!”

老猫赶紧取出离阳瓶,交给姚叔。

姚叔手指在离阳瓶塞上反绕一圈,拔开塞子将小女孩倒在圆台上。然后冲我和老猫喊:“点蜡烛!”

“是!”我和老猫赶紧点燃六十四根白蜡烛。

我抬头再看小女孩时,见她正要站起来逃走,可是她身下的符咒似乎磁石一般,牢牢将小女孩吸在圆台上。

姚叔这时退到长木案后,对老猫说:“接下来去心魔、消执念,我念得便是往生道经。”说完手执铜钱剑,一边舞剑,一边口中念念有词。

只见白色蜡烛中的小女孩还在张牙舞爪,惨白的脸上布满青筋,仿佛下一秒就能扑过来咬死我们似的。

不知道姚叔念了多少遍经文,我和老猫此时都已经看傻了眼。小女孩的红色外套渐渐如灰烬一样消散,她那身沾满血液的病号服又出现了,再然后,病号服上的血渍也消退了。

我和老猫对视一眼,都很兴奋。

这时,姚叔不再念经,来到圆台四周八个方位的黄色布幡前,头也没回:“看好了,这叫除魔符!用来除戾气、归自然!”

几个呼吸,八面黄布幡都已画好除魔符咒!只见从四面八方各射出一道金光,打在小女孩身上。

小女孩顿时哀嚎起来,脸上的青筋渐渐隐去,獠牙慢慢缩回,长长地手指甲也开始脱落……

几分钟后,小女孩除了脸色惨白,眼仁雪白之外,已经看不出半点儿恐怖狰狞。

八道金光消失。

这时小女孩很安静。静静地蹲在圆台上,通亮的烛光照着她,如同一个邻家小妹妹。

姚叔这才深出一口气。

这时,从天边飘来两个人影,落在圆台外。

“姚叔,老猫,这是我扎的两个纸人!”

“看来,这小鬼先前戾气太重,纸人也不敢靠近,如今赶来倒也正好一并返去阴间。”姚叔又说,“最后一步,开阴路!”

我看见姚叔举起铜钱剑,冲着八面黄布幡中的一面虚空划了一下,大喊一声“开!”只见从那黄布幡后面裂开一道口子,从里面伸出一个老式的手提纸灯笼,白花花地照着前路,上面一个黑字“引”!

纸灯笼一出现,小女孩立刻起身,走下圆台,朝那个灯笼后的口子飘去,跟着她一起过去的还有我扎的两个纸人。

一转眼,小女孩和两个纸人消失不见,口子随即隐没。

这时姚叔走到我和老猫面前说:“可以了。明日我随你去栖凤山。”

“老爹,我也去!”

“不行!收拾院子,滚回去睡觉!赵子,你今晚就留下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