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少爷抗日记

更新时间:2023-01-24 21:10:10

少爷抗日记 已完结

少爷抗日记

来源:阅读云 作者:胡银鑫 分类:军事 主角:玉莲马匹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少爷抗日记》的小说,是作者胡银鑫创作的军事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本书从另外一个角度描写、反省抗日战争! 一个富家少爷,以敏锐的眼光,以对宏观战略超敏锐的嗅觉,借助当年世界发生的真实大事件,采取藏兵于民团、藏兵于土匪的策略,从小发展到大,成为抗日的生力军;记录一个三十年代的青年从富家少爷到抗日英雄的心路历程。~~纪实体小说《游击战专家》是唯一一本揭秘共和国当年秘密援助印度阿萨姆解放军和菲律宾新人民军的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004家乡之行6·家族通过

广德到宁国绩溪歙县屯溪有一条战备公路,是国民政府在原来马路的基础上扩展的。前面就是皖南山区,公路一直在大山之间蜿蜒向前延伸。公路上很少有汽车,每天只有几个班次的客车,是那种驾驶室上有一个大炭包的烧炭的车。路上较多的还是马车,在北方叫大车,我们老家叫板车。这是我们那里当家的运输工具。

晚饭前,我们到了宁国县城,是个典型的美丽的山镇,房子大部分是木板房,因为这里木材是最便宜的东西;有一条叫河力溪的大河由南向北从城中间穿过,沿河有两条街道是县城繁华的中心;玉莲的老家就在这里。河力溪下游可以行船,通过宣城县到芜湖进入长江,县城北部有一个码头,是山里的货物运往外界,外面的商品、粮食运往山里的集散地,热闹又繁忙。县城最宏伟的建筑是河力溪上的那座大桥,已有数百年的历史,桥墩和桥面都是用四尺见方、一丈二长的花岗岩石条搭建而成;看到这些,我不由得感叹:在那个机械缺乏的年代,不知道我们的先人是如何将这些笨重的巨石运来并搭建成大桥的?!

三叔的民团部在县城的南面,跟二弟的中队部在一起;三叔不像爹爹和二叔那样魁梧,显黑瘦;但年轻时是我们老家有名的才子,江湖人称“智多星”,可能是青年时期长期一个人待在宁国县城的缘故,养成了三个不良习惯,一是好酒;二是喜听戏;三是爱逛窑子,也就是现在说的妓院;爷爷很不喜欢他,后来三叔竟续回一个窑姐做二房。明媒正娶哪怕是多娶几房,在男丁不旺的胡家还属于鼓励范畴,但娶窑姐却为大户人家所不齿;爷爷为此气病了数月,很久都不愿意出门,怕见族人,认为娶窑姐败坏了“徽北胡家”的门风;其实,那三婶当时只有十五岁,只跟过三叔,她也算争气,几年后,就为胡家添了一个男丁,就是三弟胡银山;爷爷不让那三婶进胡家大门,每到过年,三叔是最难受的,回来吧,就把那三婶一个人凄凉地撂在外面;不回家,又是对父母不孝;后来三叔索性过年不回大院,在外陪我那三婶,这也看出三叔对爱情的坚贞。三弟因为生母的出身不好,又是庶出,从小就不爱说话,也很少出来跟别人玩,只是跟我们三兄弟在一起时才会显得天真无邪。

见到三叔还是让我很兴奋,在很多方面,我对三叔的有些作为是很理解的,也是很佩服的。比如毅然陪那三婶在外过年,这在当时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我双手奉上四瓶东北老烧锅,“三叔,这是我跟二弟在北平专门给你带的。”

三叔笑得很开心,看得出来,他是多么地钟爱我们这两个侄子,“你们俩的爹爹等会就到了,晚上一起就喝这老烧锅吧!”

“那我们先去二弟的队部看看?”我征求三叔的意见。

“去吧!到时候我安排人来叫你们。”三叔向我们挥挥手。

我们随后就去了二弟的兵营。看到我们来了,执勤的小队长马上吹响了急促的集合哨,嘴里喊着“紧急集合!紧急集合!”

兵营里顿时一阵忙乱,团丁们蜂拥而出,很快就排成九路纵队,各纵队开始报数:一班到齐!二班到齐!。。。。。。九班到齐!

胡银海跑到我们面前敬了个礼,“宁绩民团第一中队副中队长胡银海向各位长官报告:第一中队应到148人,实到148人,请长官训示!”

二弟回了个礼,扫了一眼队伍,威武地说:“解散!”其实,他这时才体现出一个中队长的威严。回头对我说:“哥,怎么样?我的兵不比中央军差吧?”

“不错!他们射击水平怎么样?”我关心的是实战能力。

“150米标准靶,5发子弹都在40环以上!枪法差的(团丁)不睡觉也要给我练出来!”银江说起他的兵,马上就眉飞色舞起来。

“你是个带兵的料。”我不是夸他,我最了解他,在他的能力范围内,他会把什么都做得最好。

晚饭时,胡家老小济济一堂,爹爹把大姐夫也带来了,二姐夫和二姐也赶了过来。这顿晚饭跟过年一样热闹。晚饭后,我们齐聚三叔家客厅里,我又将在德国及国内考察的情况做了一一汇报,最后,我说出了我的具体想法。

二叔先表态:“我赞成!”

三叔也表态:“我支持!”

银江跟我欣喜异常,家族内总算达成一致了!这时,大姐夫胡银啸说话了:“我觉得这个还是要慎重。办军校第一年就需要100万元,这是什么概念呀?二叔、三叔这两个民团养一年也不要1万元;整个计划我觉得太庞大,我估计至少需要五、六千万元,这不是我们胡家所能承受的。钱不落实就不能启动。”大姐夫是个稳当人,从来就是有一分钱做一分钱事的,听到这个庞大的计划几乎将他震碎!

这时大家都有点尴尬,因为在家族内议论大事,大姐夫是没有表态的权力的,我正准备解释,二姐站出来说话了:“我觉得鑫的计划可以实施,挣钱多有什么用,还不就是多一个财主,不拼搏一把怎么知道是否可行?”这时,二姐夫去拉她,让她不要插话,她对二姐夫说:“你不要拉我,让我把话说完。我们每年挣的钱完全可以维持军校运转;军工厂的事,鑫说的很明白,根据设备报价逐步实施,非要等到账户上存了那么多钱以后再动吗?恐怕到那时大家都老了,做不了了。”二姐在家族里是最心疼我的人,小时候就是她带着我玩,教我认字,也是对我最了解的人,知道我不会轻易做出这么大的决定。

爹爹最后总结:“既然二叔、三叔都同意和支持,就这么定了!明天大家一起去选址,从此以后,我们胡家要齐心合力支持银鑫,即使将来失败了,只要我们有一双手,还能没饭吃吗?”

家族通过我是有预期的,但每前进一步,我就感到压力增大一分,这毕竟是整个家族的命运!

今晚来人较多,我们一行在兵营二弟的房间休息,燕子在房间里支好一个小铺,就去跟苏真的妈妈睡了。苏真躺在小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也许今天对他这个小孩子来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问他为什么睡不着,他说:“鑫哥,我想成为你那样的神枪手,可以吗?”

“可以呀!枪是有灵性的东西,只要你好好用自己的心灵去练习,它就会听你的话,你叫它打哪里,它就会打哪里。”我把练枪的精髓交给他。

“真的吗?你能把你的枪给我玩玩吗?”苏真显得很意外,怎么钢铁也有灵性呢?

我翻了个身,面朝他说:“我随身不带枪,我的枪在小燕子那里,明天让小燕子教你。你看小燕子一个小女孩都是神枪手,何况你这个男子汉呢!”

他也翻过身来,脸对着我,“我想以后就跟着你,像小燕子一样,侍候你、给你做保镖,行吗?”

“那得你妈妈同意才行啊。其实你的武功不弱,出手也快,你就是缺少内力,你今天打团丁那一掌,要是我打他,他不死也是重伤。”我亲眼看到他打了那个团丁一掌,团丁像没什么事一样。

他闪扑着大眼睛,说:“我明天就跟妈妈说,她会同意的。”

这个孩子我挺喜欢的,眉清目秀,武功基础好,假以时日,一定会成为一个高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