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致命弦子

更新时间:2023-01-19 18:39:48

致命弦子 已完结

致命弦子

来源:阅读云 作者:刻骨求贱 分类:军事 主角:秋风小家伙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致命弦子》是刻骨求贱最新写的一本军事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秋风小家伙,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个奇怪的男主角,因为太强大,太离谱,人们都说他不是人。 事实上他也经常问自己。 我他妈到底是不是人呢! 最后他终于不得不承认……我不是人。 我为何要是人呢! 我他妈不做人不行么! 有本事你把我屁股咬成两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4)

……与狼共舞……

马关城,在华夏与南越的交界上,多山,多到城里的行政单位都占山为王,呵呵,一个单位一座山头。在这里,你绝对看不到一块超过四个足球场大的平地。都是山。

秋风在的别墅就在最东面的一座小山上,再往外,就是更多,更大的山。

昨夜突然飘起了小雪,雪还没有化完,冬天里本就没多少鸟叫声,这几年气候变化,更是所剩不多了。

张二一大早就开车把秋风接到昨天晚上说的别墅里。

别墅座落在郊区一座山腰上,整个山就这一幢别墅。山被张二买下来了。这山很大,很长。

这里离城中心七八里地左右。马关不是大城市,总共南北东西没有越过10里面,包括郊区。南云省这边的城就是小,尤其是边城。

在这里一眼就可以看完整个马关城。

张二安排了一下,高档衣服也拿了一大堆,哥俩聊了几句就走了,说是要回村子里看下村民们,这几天死了几个人,他这个村里的大人物当然得露个面不是。

就只剩下几个刚请来的别墅管理员和秋风,再就是小狼头,大家都看着小狼头,觉得怪怪的。

“以前就没见过这么精神的狗啊!”……

“少爷,你这狗,没见过啊,怪精神的,那毛是不是给上油了,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

“呵呵,别叫我少爷啊,我只是暂时住在这里的。这小家伙嘛,是一个朋友从外地买来的,朋友好意不好推,就收下了,这毛嘛,对,是上过点油,让大家见笑了,呵呵。大家忙去吧。”秋风支走管理员,轻轻的摸了几下小狼头。

呵呵,他秋风可是从来没说过慌的,没想到,这一出村,才一天就不得不说慌了,看来张二的一些话还真有点道理,很多事要做了才知道,这可能就是20世纪一位毛姓同志说的实践吧。

世事不由人呐。“小狼头啊,这下你可要委屈了,你得隐姓埋名,你是个杀人犯,呵呵。”小狼头双眼一闪一闪的,秋风看得出,这小家伙并没有什么不满,还投来了感激的狼神之意。

张二哥这一走,那肯定是要一两天才能回城的,毕竟村里一下不在了那么多人,他多少得每家都安扶一下才是啊。

突然,怀里的小狼头有点不安的动了一下,向秋风投来了一有点不安的眼神,秋风关切的看了下小狼头:“什么……!”小狼头的神情让秋风也感到了不安,小狼头好像投递着什么大灾难的信息。可是又会有什么大灾难呢。

秋风现在还不是那么能明白小狼头的所有眼神,但从它那焦急的眼神中可以看出,那不会只是它的灾难,也不是一个人的灾难,那将会是所有人的大灾难。可是到底是什么灾难呢。不行,得多和这小家伙练练眼神的交流。

只见小狼头拼命的看着后面的大山,还大力向山里甩着头,难道灾难要从大山里来。

想也不想,秋风立马出了别墅,向后面的大山飞一样冲去,当然是出了别墅才拿出速度的,他可不想吓到人。

冲到山里一看,什么也没发生啊,再看看小狼头。这下小狼头不慌了,但投来了另一种眼神,好像再说,放我下来。秋风轻轻的放下小狼头,看看这小家伙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小狼头轻嚎了几声,竟然一下子窜到了几米高的一棵大树上,可是它并不停留,一下子又从空中窜到了另一棵树上,两棵,三棵……,小狼头就这样不停的在秋风周围的大树上窜来窜去,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可把秋风看傻了,从来没有那家的历史或是生物书上说过狼会上树,还可以像猴子一样在树梢间飞越的。以前只听过只要人一上树,狼就会叫来狼群在树下面围等。可现在,这小狼头竟然可以像古代武林高手一样在树上飞。

秋风傻傻的看着小狼头,这狼王果然与众不同啊,竟有如此能力,可是……它为何要这样不停的在树上跳呢。难道这能说明什么吗。秋风想很想看看小狼头的眼神,可是这那里行啊,小狼头那么快,根本看不到它的眼神。

“小狼头,你在干什么?下来!”秋风急道。

呵呵,人家小狼头就像没听到一样,并不理会他秋风,还加快了跳的速度。

呵呵,那你就跳吧,爷我就等你累了跳不动了自己停下来。

爷我就当看真狼电视好了,呵呵,可是一想起刚才这小家伙眼神中那将有大灾难的信息。秋风就有点注意了,难道这小家伙的这些动作真有什么意义,于是秋风死死的盯住小狼头的身影,十多分钟过去了,秋风什么也没看出来,小狼头还是拼命的跳,秋风真的有点急了,可是急有什么用。

没用,没用……,那爷我就跟你一起跳,爷我比你还能跳,看看谁跳的快些。

就这样,一人一狼就在大树上跳来跳去,说真的,秋风真的比小狼头要跳得快。

可是人家小狼头突然不干了,人家要停下来。

呵呵,你累了吧,秋风心道。没想到人家小狼头只不过是停下来给了秋风一个挑战性的眼神,又拉开了另一场秋风想都想不到的空中接力跳。

“嘿,小家伙,不服输啊,爷我今天就让你输个心服口……呃!”

秋风傻了,这下可不敢再“心出狂言”了,人家小狼头这下跳的可不是树干,而是树枝,并且是那种很小的,小得只要在上面停一秒就会断的那种。没有接力的小枝,就利用地面上的小灌木作接力点。

只见那些小枝枝一颤一颤的闪来闪去,但并没有那一枝断了下来。这是借力啊,和传说中的太极心法有点像,虽然秋风并没有练过太极,但他看过太极的书。也研究过太极的文字。

可是狼怎么就会人类的太极心法了,想不通。

秋风可不敢这样跳,他可没有那本事。

不敢做,那看总可以吧,爷我就看,看你还有什么更吓人的。

……,又是十多分钟过去了。

嘿,这小狼头耐力比我还行啊。这要是爷我可能早累爬下了。

可是这又和它眼中的灾难有什么关系呢。秋风又想起了它那将有大灾难的眼神来,他最关心的还是这个。对小狼头这种逃跑式的动作,他虽然有点佩服,但比起大灾难来说,后者更重要。

逃跑动作可以慢慢再练……逃……逃跑,难道小狼头再暗示我,叫我逃,逃什么,我又没杀人。再说这和它眼中那种大灾难的预感也不相称啊,就算我杀了人要逃,那也只是我个人的事啊。

不像,不像。再一个,就是真的杀人要逃,它应该知道我们人类有车啊,昨天它不也坐了车。车虽然不一定比我跑得快,可是车比人要跑得久,跑得远啊。除非路没了,要不人是一定会用车的,那比用脚跑方便多了。再一个,它怎么知道我有没有杀人。

如今到处都是高速公路,又怎会没有路,除非……除非……不好,难道是要地震,地震!

对,一定是要地震,地震就是所有人的大灾难。但地震它带我来这里跳树干又跳小树枝的做什么。不禁好好的又盯着小狼头的动作,只见小狼头还在不停的在小树枝上拼命的跳着,那样子竟然越来越像猴子,应该说是比猴子还要猴子一点。

看着看着,秋风竟然着迷了,就好像是自己在跳一样,眼睛随着小狼头的动作一起一落,一起一落……。

慢慢地秋风的眼神开始转向树枝的颤抖,是那么的有节律,那么的引人,那么的入神,再慢慢的,秋风竟然感觉自己好像已和那些小树枝容为了一体,他能感觉出小树枝在卸去小狼头的下压之力。

就好像小狼头根本就没有重量一样,可同时又能感觉得到小狼头那实实在在的质量存在着,可就那小树枝反弹的一下子,竟然把小狼头给弹得老高。可秋风好像真的能感觉到,相对小狼头的重量来说,小树枝反弹的力量是那么渺小,却又能弹起它,不禁想起了书上说的宇宙飞船上大一点动作就能让飞船翻跟斗的事和太极中所说的四两拨千斤的道理。

原来小狼头竟然是利用小树枝的四两来拨它的千斤啊。

这样想着,秋风双脚也不听使唤的在地上不停的跳了起来,感觉还真有点那个味道,兴奋之下竟然也跟着小狼头跳向了一根小树枝。

“啊啊啊啊……!”惨了,爷的,小树枝啪断了,什么结果,不说那也是想得到的不就是呱呱坠地嘛。

要不是秋风也有点轻功,那肯定是摸着屁股叫骂了。

(不好意思,让大家失望了,但我不能乱写,因为小秋风真的是有轻功,我不会为了博大家一笑,而让小秋风来个狗吃屎,那样就会偏离逻辑。大家要真想看,有机会见面鄙人吃给大家看…………开玩笑!我要真会轻功,我还来这里码字!别逗了。)

“爷的,再来,爷就不信,比不过你小狼头。爷就先从大点的树枝来。你等着,小狼头,早晚赶上你。”

秋风落地后,马上就又跳了上去,不过这下学乖了,得先从大点的跳起。还是实际点的好,呵呵。

就这样一人一狼在树上来了个人狼共舞,一舞就是一个多小时,秋风可是累得实在不行了,小狼头也是有气无力的样子。

看来得回去补充补充,下午再来练才行,这样下去会死人的。

于是,秋风愁准机会,一把逮着了小狼头。“走,回去吃饭,下午再来,没想到小狼头竟然能听懂人话,还点了点头。”

哈哈,这下好办了,小狼王能听懂人话,那最好不过。也懒得去想它为什么这么快就能听懂人话的原因。管不了那么多了。

“少爷,你回来了,张总在客厅等着少爷呢。”门口别墅管理员点着头道。

“喔,知道了,谢谢,不过以后大家还是别叫我少爷了,我不是少爷。就叫我秋风好了。”

“哪里敢啊,这是规矩,那里都是这样叫的,少爷你就别太在意了。”管理员笑着说道。

张二哥为何这么快就回来了,不会吧,可能是还没回村子吧。

秋风抱着小狼头,小跑着进了客厅,张二大笑道,“怎么,出去玩雪去了?等着你开饭呐。哈哈,还以为你不喜欢这里,不辞而别了呢。”

“二哥说笑了,那里敢啊,要走也得和二哥说声再走的嘛,不声响走了,那小弟以后如何再见二哥呐。是出去玩了会雪,到后山去了”

饭桌上摆了十多个菜,小狼头也一起坐上了椅子,哈哈,令人想不到的是,它竟然给秋风投了个我也要碗筷的眼神。

不会吧:“你会用!”秋风好好的看着小狼头。

小狼头回了秋风一个藐视的眼神。好像在说:“别欺我华夏无狼。”

张二也好好的看着道:“小家伙说什么!”

秋风笑道:“它要碗筷。”说着忍不住笑了出来。

张二一拍桌子大笑道:“有意思,来,我亲自去拿,说完火一般冲向厨房拿了副碗筷,并亲自给小狼头装了饭菜。”

不会吧!秋风和张二不禁死死的盯着小狼头。看它如何用的碗筷吃饭。

“嘿!小家伙,不愧是王啊!”只见小狼头接过就吃了起来,那动作和人是没什么两样了。只看得秋风和张二嘴张得大大的。它那爪子那么短小,竟然可以拿住筷子。

“行,你行,想当年听说我学用碗筷都学到了四岁才学会,没想到小家伙,只昨晚看我们吃了一顿饭就学会了,王就是王啊。”

没想到小狼头竟然回了个“有点不好意思的眼神。”还做出个羞死狼了的表情动作。

惹得秋风和张二把嘴里的饭都喷了出来……“牛啊!”

中午饭在小狼头带来的快乐中笑着笑着就笑饱了,饭后,张二叫厨房拿了些水果上来。三位好“兄弟”又笑着下了些。

愣了一下,秋风又道:“哥不是回村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哈哈,是回到村里看了下,但想起昨晚说的今早要给小狼头份大礼,早上匆忙着,给忘记了,这不是怕我们的小狼王说某某人类说话不算话,发起脾气来,那哥我可是吃不消啊,不回来那行啊!哈哈哈哈。”

“这,哥你这是……哎,哥,我算是服你了,真的,从心里服。”

秋风是真的服了,这张二哥做人做到这么个地步,那可不是常人能做到的啊,俗话说,这种人只在书上见过,人间少有啊。

“呵呵,来来来,看看,我们的小狼头都有些什么。”张二呵呵着。

“不会吧,二哥……”。秋风傻眼了。

别的东西,秋风看不懂是做什么用的,可小箱子里竟然有项链,金做的。也太有点那个了吧。

还有个大箱子,苏州柔飞家纺公司产品,柔飞毛毯,呵呵,这下我们小狼头可有得享福了。“还不谢谢二哥,来,点个头头。”

小狼头竟然真的点了几下头。

“嘿……!”张二这下傻了,小狼王能听得懂人话,这下可就更是奇了。“小家伙!……,老弟你行啊,才一天就教会了。”

“没,哥,这我也想不通,我什么都没教过,我想可能它不是听的,而是从我们的眼神中和语气中感悟出来的。”秋风老实交待。

“神啊!不愧是狼王啊,真有灵性,要是我也能办到,那就……就什么……还是别想了,不敢想,从眼神和语气中也能感悟出来。太神奇了,王就是王啊。”

张二倒吸了口凉气,突然看着秋风道:“矣,你不也能从它的眼神中感悟出它在说什么吗,这……,难道说,我这个亲爱的秋风小弟,是……也是个王是人王!我看有这个可能,要不怎么就会轻功了呢。对,你肯定是人王。”

“二哥你,你没事吧,从来没听过人世间也有人王一说啊。你可不要把小弟说得太那个了,多不好意思啊。”

“有啊,以前没有,现在有了,你是第一个,嘿嘿。”张二奸笑道:“怎么样,这里还可以吧,要什么,就差人买去,买不到哥给你送来。钱哥已打到你帐号上了。”

说着,张二从包里拿出张卡,“这是时下最流行的一种方式,一下哥带你到银行,你只要拿着这卡去按下指纹,扫描下眼波就行,以后你取钱,就不用带卡,人去就行,人家扫描下你的指纹和眼神就行了,呵呵,你不给身份证,哥还是能把钱给你,想跑都跑不掉。哈哈,这下你不要都不行了,嘿嘿。”

“二哥你,哎,不说了,说也没用。”秋风无奈。

“外面很冷的,出去要多穿衣,这生病是最难过的事,千万不要着凉了哈。”张二关心着秋风。

“喔,对了,二哥,大事不妙啊。”秋风突然慌张着道。

“什么事让我们秋大人王也觉得大事不妙啊。”张二一愣。他实在想不通现在还有什么事能让秋风这么慌张,现在要钱有钱,要房有房,他秋风又这么大的本事,还怕什么,难不成天要塌陷了。呵呵。

秋风正色道:“是小狼头。”

张二一听,哈哈道:“没事,你放心,这小狼头的事,我当保没人敢来动它就是。”

“不是啊,二哥,这,这要怎么说呢,这,这不是它的问题,是这地方所有人的大问题。”

“所有人的大问题……,难道小家伙不想跟你,想回到山里去,你怕它又出来伤人命?”张二急道:“那不行啊,你得想法和它多多交流啊!”

“不是这个,哎,是这样的,我现在也不敢肯定会不会是真的……”秋风孔也急道。

张二吸了口气迷着眼道:“你不要钓哥的胃口好不好,什么事你就直说,有哥帮你扛着呢。”

秋风定了下道:“这样的,早上小狼头的眼神好像在告诉我这里将会发生大灾难,并且是很大的那种,然后它又让我到树林里练轻功,那好像是要我们逃的意思。要知道,动物的感觉是很灵的,更何况它还是狼王。所以我想了半天,最后估计,小狼头说的大灾难,可能是大地震。”

“什么!”张二好好看着小狼头:“小狼王,这是真的?”

只见小狼头也焦急样的急点着头。

这下张二真的慌了:“什么时候?”可是小狼头不动了,只是眼神显得越发的焦急。

它不会说人话,它也知道秋风现在只能从它眼神中明白一部分信息。

数字这样难的东西,秋风还无法理解,就算能读出来,那狼的时间记法和人类的时间记法也不一样,也无法翻译出来啊。

张二那可是大急,这城里可有着他两三个大工厂的,要是真地震了,那还了得,房子是小事,产业才是大事啊。

要是别人说出来,张二可能不信,可是小狼头都点头了,那就八九不离十是要地震了。它可是狼王,不是一般的小动物,它的感觉那是绝对可靠的。

“先不管什么时候来了,我先给工人放假再说。你想办法多和小狼王交流,一定要搞清时间。我要去电视台。”张二说完不等秋风回话就跑了出去,边跑边拼命打着电话让他的工人立马放假。

秋风好好的看着小狼王的眼神,但看到的只有焦急。

没办法啊,从逻辑上说,是不可能从小狼头的眼神中读出准确时间的。

小狼头最多也只是知道快要发生大灾难,而时间它是不可能知道的。因为那不是靠灵感可以肯定的事。突然,小狼头挣脱秋风的怀抱,拼命向后山跑去。

看看外面管理员也没在,可能去吃饭了,便发起轻功,追了出去,只见小狼头跑到早上跳的地方又开始在树上跳了起来。秋风想也不想就跟着跳上了树,现在他也差不多快要能像小狼头一样了。

这一跳,又是一个多小时,本来秋风是想最多一个小时可能又要累得像早上一样不成人样了,没想到的是跳着跳着竟然感觉反而轻松起来了,只觉得体内精力好像用不完一样,三个多小时了一点也不觉得累。他开始感觉得到身上肌肉一松一弛之间所有的毛孔的洞口地张一合的,也感觉到有气体在出入。难道自己可以用毛孔呼吸了。试了几下好好云感觉,是有点那意思,但效果不是太明显。秋风知道,这个要慢慢来。这可是天大的发现啊。

现在秋风已完全能像小狼头一样跳了,可是看看小狼头,好像是累得不行了。

但它还是拼命的跳。秋风怕小狼头累出事来,就一把逮着小狼头道:“别跳了,回去歇一下,明天再来跳。”没想到小狼头竟然用一种胜利的眼神看着秋风,好像完成了一个天大的使命一样眼里发出了那种死也值得的感觉。

秋风一愣:“难道这样跳一下地震就不来了,没理由吧。”可是秋风咋也想不明白,小狼头的表情也转得太快了。

还是回去再说。

回到别墅,张二哥可能是太忙了,只打了个电话回来说是要大家多注意些。

现在小狼头不像早上那么慌张了,秋风又好好盯着小狼头道:“是不是地震不来了?”

秋风当然知道,地震不可能因为他和小狼头在后山人狼共舞了一天就不来了,可是他还是想从小狼头的双眼中看到点希望。

可是小狼头摇摇头,那眼神告诉秋风,大灾难一定会来。但它又从眼神中告诉秋风“你不用当心,你不会死。”

秋风可不是怕死,可是现在他真的有点乱,因为他虽然知道真的有地震会来,可他并没什么办法能让外面的人们相信。

他很想出去对所有的人说,大家快走吧,离开这里。

可是他知道,那样没人会相信,说了也是白说。

没办法,只得叫个管理员进来,没想到竟然是个漂亮的美女,漂亮到秋风所有看过的电视里都没见过的那种。这美女自己差不多大的。

“小妹妹,你是,是这里的管理员!”

“史秋风!没想到……”小姑娘一看见秋风,竟然叫出了秋风的名字。“是,我昨晚坐老总的直升机赶来的,说是要替一个大人物管理别墅的信息和理财。可是大半天也没看到那个大人物,不会是你爸吧。”

“你认识我!”秋风纳闷了。不过从她一见面就叫了名字这点,秋风肯定这女孩以前一定在那里相遇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罢了,可是现在他可没时间来想这些。

“真是贵人多忘事……”。女孩话没说完,秋风有点不好意思的打断道:“先别说其它的,你先带我去别墅的电脑房,我要用下电脑。”

“你不知道电脑房在哪?不会吧,这别墅不是你爸的吗。”女孩有点不解道。

“我也是今天早上才来的,快带我去,别的事过了再说。”

“喔,原来你也是和我一样,被老总连夜从别的公司调过来的。那可不行,电脑房不能乱进的,这里的老板没来之前,我不会让任何人进去的,张总没和你说过吗,这里的电脑一台都是好几万的,我可不敢乱放人进去。”

秋风急道:“什么老板不老板的,这里现在是我在管,你快带我去,时间紧呐。”

正在这时,一个早上见过面的管理员走了过来,一听,对女孩道:“你不想干了,少爷的话也可以不听的。”

“啊!他是……”女孩这下可真是给吓着了。

“对……他就是。”后来的管理员带点阴阴的肯定着,也不管女孩要问秋风是什么。

女孩连忙道歉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我马上去开电脑。”

女孩子着实吓了一大跳,小跑着上了楼,秋风抱着小狼头跟了上去,女孩手忙脚乱的打开了电脑。请秋风坐下,马上去倒了杯龙井放在秋风面前。乖乖的站在秋风后面。秋风在学校时的电脑课一直都很好,虽然离开学校几个月了,用着也还行。

一上去,立马就搜了一大堆有关地震和火山的相关资料,可是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个什么办法来。

看来张二哥的话是越来越有价值啊,平时总是想着自己多聪明,可是一旦真的有事时,时间就会追着你打,让你觉得自己其实并不是真的像平时那么聪明,让你觉得办法并不是谁都可以想得出来的,秋风现在才真的感觉到什么叫无知。

没办法,只有一张一张的看着电脑中那些灾难图片,看完了又看视频,可是他能看到的全都只是些抢救的场面,可他现在要的是如何找出要地震证据,然后向人们证明,让人们离开这里。

电脑里并没有他想要的东西。很显然,人类一直以来都是在灾难发生后才知道的,从没提前知道过。他秋风这可是第一个啊。

看着秋风垂头丧气的样子。女孩忍不住轻声问道:“少爷,是不是要找什么资料!”

秋风摇摇头道:“没什么,你想做什么就做吧,不用管我。”

“喔,少爷,你有什么要帮的就叫我,我就在这里陪着少爷。”

“也行,哪你也开台机子嘛,想玩什么游戏就玩,拼命的玩。反正这里也没什么事可做的。张二哥叫你们来这里做事,其实这里什么事都没有,只要开心就好,没有谁会说你们。”

“少爷,那可不敢,要是老爷回来了不骂死人才怪。”

“老爷,哪个老爷!”秋风一愣,这里什么时候冒出个老爷来了,难道张二哥还学电视里请个老管家来。不会吧。

“老爷啊!”女孩诧异道。

“那个老爷,我没见过啊!”秋风也被搞得有点以为真像自己想的那样了。

“老爷,就是,就……就是少爷的爸爸嘛!”女孩小声道。

“哎”,秋风倒吸了口气道:“这里没有什么老爷,就我和你们张总两个。这别墅是张二哥送我的,他不在,我是这里的主人,他在,就是他说了算。没有别人。”

“啊!这……想不到。”女孩很诧异的样子。

“没什么想到想不到的,我自己也想不到。不说了,你玩游戏吧,或是看电影做什么的。”

“这,不……妥…吧!少…爷。张总会骂的。”

“没事,我在这他只会笑,不会骂。你们不要把二哥看得那么凶,他人很好的。”

“这,这我们所有员工都知道,他是个大好人,可是我们不能这样做。那是对不起张总。”

“没事,你们有这份心,他就够开心的了,做什么不要紧的。玩吧,就当是我下令让你玩的,这总行了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