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抗日之红颜悍将

更新时间:2022-11-13 13:19:29

抗日之红颜悍将 已完结

抗日之红颜悍将

来源:阅读云 作者:飘逸 分类:军事 主角:薛茹小姐 人气:

新书《抗日之红颜悍将》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飘逸,主角薛茹小姐,是一本军事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薛茹,意外穿越在抗日战场一个普通女孩身上。她来不及想为什么,面对着血肉横飞的淞沪战场,毅然拿起枪,投入到死命拼杀中。因为战功成为一名国军军官。 战斗中结识一批热血军人,组成一支雪狐特战队,这支被称为雪狐的部队,在战斗中壮大,转战各个抗日战场,怀着对日寇的刻骨仇恨,血战天下。柔弱双臂上是一双血手,漂亮容颜下是复仇的杀心。日军恐惧的称她为血狐魔鬼,中国军民称她为雪狐将军,抗战保国,造就出一个威震天下的红颜悍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二章心机

其实不能不说薛茹受后世的思想教育,对*军官有着一股鄙视和敌意,心里也有着深深的蔑视。她刚刚到达这里,接触的这些士兵和军官,让她印象大为改观,特别是接触叶佩高之后,认为后世的宣传有片面性。

不是后来也逐步改善,很多国军抗战的影视作品已经出现在荧屏吗?由于对*军队的印象在改变。薛茹没想过离开,都是抗战部队,现在又是国共合作的时候,在哪里都一样。既然赶上是国军部队,薛茹也就不想其他的,尽心尽力的为他们谋划,反正都是打击共同的敌人“日本鬼子”。

但今天姚殿书的行为激怒了她,这都是什么狗屁军官将领,上海打的一团糟,伤亡比例达到惊人的地步,这时候为了争功,竟然不惜陷害自己人。

薛茹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人,但她一心当上特种兵,平时也就注意学习。一个合格的特种兵,不只是枪打的准,战斗力强,智谋和头脑才是制胜的关键,中国自古就有将在谋,不在勇。

所以她的头脑也是相当反应快的。在后世部队,薛茹的名字知道的不多,但她的绰号却很多人知道。被身边的人用她的名字谐音叫她:“雪狐”,这也就证明她的机智和狡诈。

就是因为义愤参与了抵制日货的行动,还参与支持打砸日本车的事情,一时冲动竟然还动手打了一个日本人。

个中原因其实谁都知道不怨薛茹,可是损失巨大的地方企业要追究责任。部队不得不以薛茹是现役军人,地方政府无权过问为理由,答应把她送到军事法庭。

连长和指导员一商量,决定给薛茹放假,想拖一段时间,等风声过去也就算了。毕竟军法处的人也心知肚明,睁一眼闭一眼,大家都心照不宣。

就是突然放假,穿上便装闲逛的薛茹,为了在车轮下救出吓傻的女子,自己被汽车撞飞。她说要不臭美就好了,是因为她穿上特高跟的皮鞋,限制了她的速度,否则还不一定能撞到她。

当她判断出这个姚殿书什么意思的时候,当时就想到怎么教训他。这样无耻的人,要是不给他点教训,以后还会害人。

段明业和张东江不知道,听到薛茹的话吓得大惊失色,这不是找死吗?竟然连师长一起骂。果然,姚殿书脸色铁青当时张嘴骂出来。

姚殿书父亲是前清官员,算是读书世家,贵胄子弟,根本就没瞧起女人。他的脑袋里认为,女人就是男人的玩物,哪能轮到女人站在男人头上。

思想深处的意识在愤怒的时候,自然就带出来。薛茹没有军装,一直是原来的普通打扮,那是因为一般的军装她穿不了,太大。

旅长也没有给她弄来合适的军装来,所以不知道的就以为她是一个普通女孩,姚殿书没想到薛茹敢骂他,张嘴就是一句小贱人。但他更想不到敢打他。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在姚殿书的脸上,薛茹现在的力气太小,要是以前,就这一下,姚殿书基本后槽牙得掉。即使现在没那个力气,也把姚殿书打得一个踉跄。

这一个嘴巴子把所有人都打愣住了,军队是阶级服从制,哪怕就是一个下士也不敢打中士,何况薛茹只是一个临时少尉,姚殿书是上校。就是枪毙薛茹都可以。

姚殿书终于反应过来,伸手就去拔枪,可他没有薛茹快,寒光一闪,薛茹一直没有离手的那把战刀放到姚殿书脖子上:“住手,谁敢动我先杀了这个王八蛋。”

刚举起枪的那些警卫,立即不敢乱动。薛茹可不是头脑简单一时冲动,另一只手里的驳壳枪出来指向姚殿书的脑袋。

姚殿书傻眼了,他一点没想到这个女孩这么胆大。有些颤抖的说道:“你敢杀我,不想活了?”

薛茹冷笑道:“姓姚的,你为了争功,为了抢功劳,诬陷我是日本特务,你他妈以为我还会有命吗?我临死当然要拉你垫背。”

姚殿书真怕薛茹拉他垫背,赶紧说道:“你身份不明,我这是为党国负责,怎么是诬陷你?你要不是害怕什么?”

薛茹说道:“各位兄弟,我失去记忆,什么都不记得的,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怎么能弄清楚?我们消灭三四个中队的鬼子,炸毁鬼子的炮兵大队,九死一生的回来,难道就是为了派一个特务进入第四营?日本人脑袋让驴踢了,还是腰缠,姚殿书脑袋进水了?”

薛茹的话引来周围士兵的一阵哄堂大笑。这么浅显的道理,谁都能明白。薛茹说道:“姓姚的,今天你要不说实话,我就杀了你,上报司令,说你想投降日本人,因为我们挡住鬼子,你想帮着鬼子,所以才迫不得已抓起来你,嘿嘿,我想戴局长和徐局长很想知道你还有什么同党。”

空口说假话,还真佩服薛茹能想。这要是被报上去,自己就算是毁了。为了争功劳毕竟事情很小,要是说他是汉奸特务,刚刚成立的军事统计调查局绝对会翻个底朝天。

姚殿书当时脸色发白,薛茹手里的刀一用力:“说,为什么要把缴获的物资送到师部?你什么意思?”

感觉到冰冷的刀锋,姚殿书一阵胆寒:“我,我……”

薛茹知道,要不给姚殿书的罪名坐实,自己就难逃被处理的下场。根本不管姚殿书说什么,对周围的士兵说道:“弟兄们,我们出生入死,为了什么?是为了打鬼子,保家卫国,但这个王八蛋坐在后方,竟然为了抢功劳说我们是汉奸,是特务,这些功劳是几百兄弟用生命换来的。第四营算算多少人牺牲在战场?竟然这样无耻,我们怎么能答应?”

第四营这么高兴,就是知道这一次是大胜,奖励是不会少的。可要是把功劳抢走,他们不是白干了吗?那些死去的兄弟就白死了,当时是群情激愤。士兵就是这样,很容易煽动起他门的情绪。很多人都大喊打死他这个狗汉奸。

正在这时候,一声威严的话传来:“都干什么?想造反吗?”

人群让开一条通道,叶佩高从外面进来。这是段明业派人通知的,他当时怕姚殿书说薛茹是特务,毕竟组建特战队,袭击鬼子是旅长同意的。连武器都是旅长给的,所以悄悄派人送信让旅长来。

叶佩高正高兴呢,和刘阶还有第六十五团团长牛祖安商量怎么加强防御。既然小部队有这个效果,应该加强薛茹的特战队,为第三十三旅争取时间,固守罗店。师部和军部命令,不能放弃罗店。这关系到整个淞沪战场,委员长下令绝对不能失去上海。

两个团长也认为这是好办法,正面阻击,派出小分队敌后骚扰牵制日军进攻。正打算找薛茹来商量一下扩大特战队的事,一个士兵跑来报告。

三个人听到士兵的报告,当时就明白为什么。就连段明业都能明白,叶佩高哪能不明白。他还以为段明业他们不知道原因,赶紧和刘阶亲自前来第四营阵地,他不知道发生了后续这些事,听到士兵大喊杀了他,赶紧出言喊道。

姚殿书是师部参谋长,士兵不熟悉他也就不害怕,但对旅长是又敬又怕,都把嘴闭上。叶佩高看一眼薛茹:“薛茹,放下枪,以下犯上军纪何在?”

薛茹见叶佩高到了,知道姚殿书不可能这时候杀自己,也就收起枪和战刀立正:“是,旅长。”

在职务上,姚殿书是高过叶佩高的,可军衔上不行,叶佩高是少将旅长,姚殿书只是一个上校。他见薛茹收回枪,立即胆大起来:“好,你们敢造反,我们走。”

姚殿书也不傻,这是第三十三旅的地盘,叶佩高明显向着薛茹。敢拿枪对着师参谋长,这是叛乱造反的行为。叶佩高只是说军纪何在,并没有责怪的意思。所以他想走,暂时回师部。

这当中的猫腻薛茹一下想不起来,也可以说不知道,但叶佩高是清楚的。就说到:“姚参谋长,事情还没有弄清楚,我还没有向师长报告,到底是怎么回事?”

姚殿书狠狠看一眼叶佩高,你是旅长,这么大的事,战区前敌总指挥部都知道了,竟然不上报到师部。司令问起来竟然无法回答,他是参谋长,明显失职,当然十分不满。

看到他不说,叶佩高说到:“段营长,报告情况。”

段明业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当然谁也都能听明白,姚殿书想抢功劳,要把东西运走。

叶佩高又怎么会不知道:“姚参谋长,我是三十三旅的旅长,这事你怎么不找我?直接跟一线部队说,难免有误会。薛小姐失忆,这我们都知道,即使她是日本特务,也忘记自己的任务,帮着我们打鬼子,这不是好事吗?再说难道没有日本友人帮助中国的吗?还是真像士兵认为那样?你不愿意看到我们守住罗店?我相信姚参谋长是何总长派来的人,不会这样吧?陈部长还是相信自己部队的。,你放心,薛小姐的身份我们会查清楚的。”

薛茹总觉得叶佩高不怎么相信自己,这些话似乎有所指,低声问身边的张东江:“何总长是谁?”

张东江一笑:“军事委员会总参谋长何应钦,陈部长是我们的老师长,现在的政治部部长陈诚将军。”

十八军,十一师?薛茹一下想起来,这不是土木系的部队吗,这可是陈诚的嫡系。蒋委员长的心腹爱将,有小委员长之称的陈诚起家部队。

薛茹在哪本书上看到的忘记了,不过知道十一两个字合起来就是一个土字,十八合起来就是一个木字,所以说第十八军是土木系,是陈诚的嫡系。

这一下她明白了,叶佩高说姚殿书是何总长派来的,那就是说他不是自己人,是何应钦的人。难怪叶佩高不管薛茹对不对,都要向着自己,这是派系之争。

想有势力,那就要靠上大树,想有所作为,就要抱上大腿,然后才能为所欲为的打鬼子。自己连是谁都不知道,在这样复杂的关系中一定最先死去。

她脑袋急速转圈,想自己该怎么办,看来自己说不出身份,再有这样的能耐,十分被怀疑。要是把自己弄到军统局去,别说薛茹还真害怕。

一想到老虎凳,辣椒水,竹签子,皮鞭凉水和烙铁,薛茹当时决定,自己坚决不能进监狱。要是被鬼子抓到,只有自杀,否则有可能变成汉奸。钢铁战士,坚强的革命者,薛茹不敢保证。

谁也不知道薛茹眼睛乱转,在想什么。姚殿书知道今天他是彻底失败,看看周围那些士兵的眼神,知道自己很快就会在第十一师出名,还是非常臭的名。好处没捞到,还弄这么个名声,就连总长也得不愿意。只好说道:“我也是没办法,前敌总指挥薛司令催问,师部无法回答。”

叶佩高说道:“是我的失职,我马上报告。”

薛茹突然说道:“我好像想起一点了,但是其他的我还是想不起来。”

叶佩高也很怀疑薛茹的身份,她太神秘了,如此年纪竟然有这么高明的战术和军事才能。其实姚殿书说的也有点道理,薛茹真有可能是日本派来的特务,否则怎么会那么了解日军?这一次袭击潘桥,好像谁也不知道战果如何。就问道:“你想起什么来了?”

薛茹摇摇头说:“我只是想起我的家好像是广东人,像是韶关,但好像又不是。其他的还是想不起来,让我想想。”

“广东韶关?”叶佩高很是紧张的问道:“你还想起什么来了?”

薛茹说道:“我觉得好像要找怎么人,但是很模糊,想不起来找谁。”

总算不错,薛茹说自己是广东人,她长的比较娇小,确实很像南方人,这就证明她不是日本特务,原来是到上海找人的。那一定是军中的人,否则怎么找到阵地上来了。叶佩高说道:“不要急,你慢慢想,会想起来的。姚参谋长,你先请回吧,我马上报告师长。”

姚殿书一甩手哼了一声,带领警卫人员离开。叶佩高说道:“薛小姐,我有个建议你看是否可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