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谈兵

更新时间:2022-11-10 13:38:49

谈兵 连载中

谈兵

来源:阅读云 作者:虚幻大帝 分类:军事 主角:赵括林秋沁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虚幻大帝原创的军事小说《谈兵》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赵括林秋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个现代热爱历史的同名年轻人,在一个很无意的上位文明人士的实验中开始战国的征战之路。 看看一个未必秦统一天下的战国。 看看一个个不一样六国贵族的责任与作为。 征战天下,统一六国,红颜知己,未必真实…… 莫名其妙的一生, 随波逐流的强势崛起, 温文尔雅的处事, 淡薄博大的为人, 起伏跌宕的兴衰, 刻骨铭心的感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五岁了,这么快啊。五岁的赵括长得很快,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十二三的少年。随着年龄的长大,他进宫的次数也是越来越多。而他与赵惠文王的关系也是很好,赵惠文王很是欣赏他这个自己一时心血来潮许的女婿,这个聪明的孩子一定可以撑起二十年以后的战国。他经常的对赵威后说。赵威后也是喜欢这个惹人喜爱的小子,当然也是很是推崇。更是将自己的孩子----储君公子赵丹和赵括放在一起。

“小括啊,你怎么来了就往我的书房跑啊,多陪陪雪儿。”赵惠文王一脸的和蔼,就好象是自己的儿子一样。“哦,是。大王,我先看看这些书,等会我就去。”赵括很随意的答道。其实赵惠文王也知道,这赵括来了就往自己的书房跑,非得看个大部分不可,然后下次来了在看,一遍一遍的,不厌其烦的。他也就没有再催促。

这时相国平原君赵胜请求召见。赵惠文王宣见了这个自己的弟弟。“大王,燕王死了,他的儿子即位,我们要不要派人去一下。”赵胜说着。他根本不在意这个只有五岁的孩子,尽管大王很喜爱,可他并不能动摇自己的地位,更何况他一直认为一个惹很多女人喜欢的人一定不会有什么真的本事,那样的事凭借的不过是一张嘴。赵惠文王还没有说话,那边沉浸在文字里的赵括却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话“大将军乐毅就麻烦喽,臣不与君斗,他应该就要跑了吧。”

由于赵胜刚刚说完,而赵惠文王还没有说话,书房里显的特别静。也因此赵括的话,他们都听见了。赵括也意识到了,立刻说了声:“大王,我要去见灵雪公主了,我马上走,不打扰您和相国商议国事了。”说完,他放下手里的书简就要退出。

“赵括,你也太大胆了吧,随意的评论别国政事。你该当何罪?”平原君赵胜厉声的呵到。

“小括啊,别怕。过来,说说你为什么看呢?说的有道理我就放了你,假如你要胡说八道、信口雌黄的话,我就把你交给相国处置。到那时我也帮不了你了。说吧。”赵惠文王很有韵味的看着赵括,就好象看到稀世珍宝一样。

赵括看了一眼赵惠文王,反而从刚才的不适应中转变过来,微笑着看了看平原君赵胜,对着赵惠文王说:“大王想见我的本事,直接说就是了,不用这样的吓唬小子吧。其实你们都知道乐毅攻齐攻了五年,可现在依旧没有灭齐,这说明燕国现在也是强弓之末,难穿鲁缟了,不然不会连这几个城池也攻不下来。即使他与新君没有旧怨,按照新君的年轻气盛恐怕也容不得全国的战力在那儿不得寸功,也是会换将的。但现在他可是积怨与新君,新君更容不得他长期掌握大量的军队,必然换将。即使新君碍与他的功劳不敢立即杀他,难道乐毅就不未雨绸缪,只要他轻轻一动,新君必杀之,当然他的将军也不是白当的,他必然可以逃脱。齐国也一定会在新君即位时实施反间计,那时一切就好看了。”说完,赵括就往后退,想乘机逃跑,可是他始终还是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

“那,他会逃往何处呢?”平原君赵胜也很慎重的问,得到这么一员大将无异于是百万雄师啊。

赵括当然知道这一切的始末,但他仍旧自己分析道:“齐国定然排除,我国距离燕国太近,关系又不错,也不会是我国。韩国太弱,秦国太强,魏国的安嫠王昏庸不辨英才,更有他的弟弟信陵君的独霸专行,那么就只有楚国了,国土辽阔,带甲者百万,更加上没有什么出名的大将。不错,不错。”赵括完全将自己换位成了乐毅。

“括儿,你说韩国太弱,我明白,可秦国太强,我就不明白了。”赵惠文王问到。

“很简单,秦国现在是宣太后和相国魏冉掌权,他们都是秦国本土势力,又是贵族势力,必然容不下一个名气很大的外人,况且正因为他的强,所以他不会去进攻燕国,因为他有他自己的既定方针----进攻楚国。不然他不会邀请您去渑池进行商议。恐怕是要想安稳我们赵国啊。所以他不会接纳乐毅,乐毅也不会去排外特别厉害的秦国。就这么简单啊。好象也用不着我这么解释吧。”说完,他就要跑,可是还是没有逃脱惠文王的怀抱。“那又没有可能让他到我们赵国来啊?”赵胜文到。

“有,”赵括张口说到,毕竟历史上乐毅就是来到了赵国。“只要你保证不将他交给燕国,然后告诉他自己不强迫他做任何事。而且假如他想去哪毅个国家都可以的话,我想他是会来的,而且他对燕昭王的知遇之恩还是很看中的,还是希望燕王将他召回的。赵国距离燕国近,我想他是可以来的。”赵括没有一点紧张的说。

“那不是什么作用都不起嘛?”赵胜很沮丧的说。

“不,有,是战争的威慑力!这才是最重要的。不战而屈人之兵,让别的国家不敢和我们赵国打仗不也是有很大的作用嘛。不过要是你们去攻打别人就不好办了。呵呵”赵括一笑,还是很机灵的挣脱惠文王的怀抱。快速的向赵惠文王做了个鬼脸,跑了出去。

平原君赵胜惊讶的望着赵惠文王,他没有想到这个五岁的小孩子竟然比自己想的都远,都周密,更何况牵扯到七国的政治,军事,以及外交关系,更重要的是他将乐毅的心理都分析出来了。他日之后必定是一个大人物,甚至有可能贵比苏秦,张仪。

五岁的灵雪公主出落的美丽,就像是一个精致的洋娃娃。她看见赵括来了,急忙的跑了过去,一把拉住赵括的手臂,“括哥哥你可来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你怎么才来啊,在这里也没有人陪我玩,不行,我要快点长大,那样就可以嫁给你了。你说好不好嘛?”灵雪看着赵括的脸说,好像是他不答应自己就不放过他一样。

“好,好。”赵括说着,说真的,自己对她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好在他还是很随和的。他笑着,自己也是很开心的和灵雪玩了一整个上午。

下午,赵括很自然的出了王宫,马车径直的驶回了赵府。

“少爷,”翡翠一边替赵括摘下披风,一边说:“有楚国来的一个姓卞的人听说少爷十分喜欢玉,所以前来见您,说他有一块石头是一块美玉,想请您相信他。”

“是不是,一个残疾人。”赵括很惊讶,自己的却是喜欢玉器。当然还有青铜器。可在这个青铜时代,他没有必要再珍藏它了,而玉器则仍旧吸引他。

“对呀,爷,”翡翠连忙答到,“我们没有怠慢他,现在鸳鸯正在招呼他。”

“告诉他,我相信,只是我无功名没有那么大的功劳来承受这个无价之宝。让他直接送到王宫,另外派一个人陪着他去,就说是我推荐的。另外告诉他,他的精神我很感动,只有让一个君王拥有她才会让楚王知道自己的误解。”说完,他就坐在了自己的书桌上,开始沉思。

一会,翡翠和鸳鸯回来。翡翠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玉制的茶杯开始给赵括泡茶,而鸳鸯一边开始擦拭着一些摆着的玉器一边说:“少爷,你怎么知道他是一个残疾人的?还有啊,那个怪人听了你的话都哭了,说您是真的是一个好人,说您终会因为您的德操而成为这块玉的主人。”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辛酸,都有自己不可言语的痛楚,你只要知道,加以利用就可以让他去为你去死。因为他的价值因你而重新绽放。在战场上更是如此,一句紧贴兵卒的话就可以让他们为你去舍弃生命。你们要记得啊。”赵括说着。

“怎么了,少爷?”翡翠很细心的发现了赵括的话里面还有别的意思,她将泡好的茶递给赵括然后问了一句。

赵括很详细的将这块玉石的故事告诉了她们,翡翠和鸳鸯听后也是很感动。“对了,翡翠,鸳鸯你们都认识字吧?”翡翠鸳鸯都点了点头。“那就好,以后你们没有事的时候看看我书房里我写给赵烈的兵法书,我想以后你们可以成为一个将军,毕竟你们都很聪明。”赵括很平静的说,好象她们不是他的侍女而是他的兄弟一样正常。

“是,少爷,可是,我们可以吗?”鸳鸯很爽快的答应。翡翠很惊慌的看了赵括一眼。

“当然。”赵括仍旧很轻描淡写的说。

“少爷,”翡翠说话了,“少爷是不是不要我们伺候了?”

“你怎么能这么想?”赵括很惊讶。

“权贵们哪有让自己的人的当将领的,更何况我们只是女人。只是一个奴婢,是不是少爷不要我们了,想借机将我们赶走。”说完,翡翠跪下了,“不要啊,少爷,我们不要那样。我们要服伺少爷一辈子。”鸳鸯听了也跪了下来。

“哪里有啊,你们服伺了我这么多年,我离开你们了吗?再说了,周武王的妃子妇好就是一名将军嘛。”赵括将她们扶起来,“你们别动不动就跪下好不好?你们不知道我最怕这个啊。”

“少爷,”翡翠很羞怯的看了赵括一眼,用很小的声音问到:“少爷真的那么看待奴婢?”

赵括虽然感觉到有一点不对劲,好像翡翠的话里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意思,但他还是点了点头。翡翠、鸳鸯一见,立刻高兴的站起来,扑进赵括的怀里。赵括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楞住了,一会翡翠和鸳鸯或许感到温存够了,或许也是害羞了便一转身都跑了,又只留下赵括一人在少女的幽幽体香中发呆。

赵括叹了口气,自嘲似的拍了拍自己的头,暗自嘲笑自己:“你啊,怎么刚才竟然心动了,真是太没有原则了。赵括啊,你不能跟着战国的权贵公子学啊。”

几个月后,,赵惠文王在书房里对着赵括说:“括儿啊,客卿蔺相如先是在渑池之会上替寡人折辱了秦王,又因为和氏璧能够完好的不被秦国霸占上建立大功,我准备赐他上卿。你认为怎么样?说真的,要不是你,我们赵国还真得不到这稀世珍宝呢,对了,乐毅将军也来了我国,都是按照你说的说服的。所以我想听一听你的看法。”

“他有功?是吗?我怎么没有瞧出他哪一点有功于国家啊?”赵括漫不经心的回答。“与秦媾和,使秦毫无后顾之忧的进攻楚国。白起的军事才能是特别杰出的,等攻下楚国的西部,那么秦国就从西、南两面包围韩、魏和我们赵国,这是战略失误,何功之有?和氏璧是回来了,却积怨于秦国,因为一个没有任何利益的玩物而惹上一只老虎,我也没有看到什么功劳。身为大王客卿竟然这么冲动,真是失败,好了,大王,我走了,还是见灵雪比较让人赶到舒心。”

刚开门,赵括就看到了脸色煞白的蔺相如。他知道自己是太不小心了,得罪了他,以后的日子自己还不得十分难过啊。恐怕自己父亲的事也要麻烦了。但他仍旧没有害怕,镇静的走了出去。“小子,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蔺相如愤愤的问到。

“选派精兵,速速进攻秦国。”赵括很淡然的说。

“那不是要我们赵国的信誉扫地吗?”蔺相如问到。

“现在是列国混战,谁会在意你的信誉?你有信誉,秦国就给你几个郡县吗?”赵括反问到。他最感到反感的一是仗势欺人,二就是倚老卖老听不进别人的建议,还有的甚至打压人才。

“你……”蔺相如立刻哑口无言了。

赵括没有在呆在王宫,于是便回了家。可谁知道灵雪公主竟然在宫门等着他,没有办法只有带着她出了宫。回家一看自己的父亲并没有在家,按照原来的惯例他的父亲早该回来了,但现在仍旧没有回来。自己心中一热,将灵雪哄下车进了府,然后向御者说道:“去府衙。”马车转了个头有驶向了赵奢的府衙。赵括很随随便便的走进了父亲这个得罪人的衙门----收税的田部府衙。只见赵奢不停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怎么了?”赵括问道,说着他走进房间。

“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赵奢有些暴躁的说,其实他自己真的很愤怒,因为自己与大王联姻的事,很多的人是都给他面子的,虽然并不是很认真的该交多少交多少,可毕竟自己可以交差啊。可平原君可就不管这些了,他是大王的王弟,又是相国,他什么都不怕。

赵括在一边听完了差役的报告,明白了一切,对着自己的父亲,长这么大从未叫过一声爹的父亲关心的说到:“您假如要真的烦,就先回家吧,我在这儿看一会公文,反正你又没有办法,还是回家吧。”赵奢一想,好象也有道理,便一拂衣袖气冲冲的走了。

嘿嘿,反正已经得罪一个蔺相如了,无所谓再得罪一个平原君,赵括想着开始实施他的计划。更何况他从来没有怕过什么,即使在自己那个无权无势的二十年里,自己也没有害怕过,天生的胆大,天生的乐天派。

拿过公文在上面写到:“鉴于此九人抗税不缴,更口出狂言,诬陷相国,特处决之。”然后拿出他父亲的符章微笑着盖上了。

“公子,一次处决九名,是不是太不拿人命当一回事了?”一个差役问的到。毕竟一个文职府衙处决人是很少见的。

“没事的,等平原君来了又走,一切事就全解决了。”赵括很自信的说,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再说这九个人依仗着平原君的权势,鱼肉乡里,欺男霸女,在他们手里家破人亡的也不在少数,实是邯郸一大祸害啊,平原君就是借助他们在邯郸霸占了多少宅院,多少的无辜少女。又有多少人生不如死?平原君,我现在没有权力惩罚他,可他的下人,奴仆,客卿只要让我知道,我就会用一些手段让他们受到自己应该承受的惩罚。”赵括说的时候很淡然,就象是很平常一样。

在我做不到的时候,我不会花费一点的力气去试图改变什么;但在我有这个能力了,我就要做到我能改变的最大限度。虽然很多的悲剧并没有发生在我的身上,可是他们的做法是我的忌讳。为了一己之私,却要别人承受痛苦。这样的人人人得而诛之。我只能尽我的能力尽量的减少不公平。可是,我自己明白,这个世界没有公平可言!!!

就在他沉思的时候,他没有发觉平原君已经来了。

“好啊,我说呢?赵奢没有这个胆量,原来是你个不知道死活的小子。来人呢。给我将他拿下!”平原君咆哮道。

“平原君你想造反吗?这里是府衙啊。”赵括很平静的说,没有半点的惊慌。他微微一笑,继续说:“我处决他们是因为他们不交税,还说是平原君吩咐的。我想平原君是国家重臣不会看不到税收的作用。他们诋毁平原君,我是在维护您的声誉啊。”差役们有的忍不住,脸憋的通红就是不敢笑出来。而平原君脸色被气的煞白,没有说话。

赵括知道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一不留神自己就可能被这个火山给淹没。他继续说:“只有有里税收,国家强盛,平原君的权势才能继续保持。可一旦税收少了,国家就会虚弱,别的国家就会进攻我们赵国,那时恐怕亡国灭族都是有可能的啊。”这种税收与国家的关系他是太明白的,可在那个时代绝对是一记重拳。

“平原君我知道您深明大义,一定会支持我这么做。但我应该先向您询问一声在行事的,可我父亲听说灵雪公主到我们家去了,急忙去接待就要我处理,我也是急着见灵雪公主嘛,所以就太着急了一点,我向您道歉,来**一定登门谢罪。”赵括也不的不恭维的说。

“哪里,哪里。”平原君的脸色好了一点,“赵公子经常受大王的教育果然不同凡响,你的看法让我很受启发,我一定在明天之前将税补齐。我就不耽搁你去见公主了。”说完,就走了出去。

府衙的差役,文书都高兴起来。因为自己一直以为自己部门是没有前途的,可一听竟然关系到国家的生死存亡,再家上平原君都在他们的面前认了输,他们感觉到很自豪。尤其是看向赵括的眼光更是不同,那是一种崇拜啊,一个只是五岁的孩子,那大了还怎么了得。

不出几天,整个邯郸城都传遍了赵括的事,一时间,赵括的名气都掩盖住了蔺相如被大王奉为上卿的光芒。但赵括却在关注着南边的战争。

几个月后,赵括很郁闷的饿过了一个新年之后消息终于传来:秦国白起先是攻陷邓城,后又水淹鄢城,又掠食于郊野攻下郢都。楚国被迫向东迁都于寿春,势力大大受到削弱。同时,白起被封为武安君。

从此战国成为秦国一枝独秀的表演舞台。但舞台的中的主角却是在十年以后才决定的。毕竟当时的赵国还是有数十万的精锐之师,他们都是战国最先弃车战而改为**骑兵。

“长平,长平。”赵括默念到,他不清楚再过十年赵国还能剩下什么与秦国斗。除了单兵的作战能力,和骑兵**的经验,赵国根本就没有可与白起抗衡的将军。他的变化多端,灵活的运用任何事物以取的胜利。

他,将是自己的第一个真正的对手。自己毫无波澜的活了这么长的时间,也该做点有刺激,有挑战的事了。自己是该经历一些波澜壮阔的事来丰富自己一直平和的心,不然自己会变的和老头一样毫无乐趣的。我是一个“年轻”人,就应该血气方刚一点。赵括默默的告戒自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