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烽火流云

更新时间:2021-01-13 12:51:32

烽火流云 已完结

烽火流云

来源:落初 作者:清云琉璃 分类:都市 主角:李妈冷笑 人气:

主角叫李妈冷笑的小说是《烽火流云》,它的作者是清云琉璃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绝色天纵,妖星降世,为救至亲踏遍河山灭硝烟,可谁又知晓,“他”其实是“她”?他银发紫眸,神魔之子,傲视天下,却唯独被“他”牵住了神魂,乱石阵中的相遇注定两人纠葛的情缘。战火烽烟,王者对决,乱世红颜,情归何处?勾月与孤星能否相聚,敬请期待这场乱世烽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前往云巫

郢县悦来客栈二楼角落,不同于客栈其他各桌热闹非常,一对衣饰普通的祖孙俩正在安静的用餐,若你仔细观察便可见那小童品貌非凡,坐在他对面的婆婆虽然长相普通但眼中时常闪过的精光足见其深藏不露。

“听说了吗,洛城镇北王世子得了怪病?”客栈内路人甲神秘兮兮说道,其他桌的人皆竖起耳朵。与他同桌路人乙问道:“什么怪病?”路人甲兴致勃勃道:“你不知道?听说洛城那边闹得沸沸扬扬的,说是不能见光的怪病,一见到阳光就发病,只能呆在屋里。”路人乙惊讶道:“世间竟有如此怪病,那王府没给请大夫?”

路人甲喝了口酒又道:“请,怎么没请,就差去请宫里的御医了,去看过的大夫都查不出因由,束手无策,世子这辈子怕只能呆在屋里了。”路人乙摇摇头道:“可惜了,听说镇北王只得此子。”路人甲点头附和道:“可不是么?”

临近桌的路人丙端起酒杯站起身环顾四周,对路人甲那一桌大声道:“我说这位仁兄该不会是胡说的吧,这洛城距离我们这郢县可不近啊?”路人甲一听路人丙意指他胡说八道,心中大怒,放下手中的酒杯,拍案而起道:“谁说老子胡说,告诉你们老子姑***表姨的侄子就在镇北王府当差,此事是千真万确的。”

周围的人皆窃窃私语不甚唏嘘,其中竟有人道:“可怜镇北王爷一世英雄竟得了个见不得光的儿子。”这话说的叫一个歧义,可怜昭云一个五岁的娃娃就莫名其妙的摊上了这个见不光的“雅名”。

这边昭云听着客栈内的激烈讨论不禁嘴角抽搐,不得不佩服爹娘的有才,竟给她整出了这么个病症来,见不得光那不是成了吸血鬼了么。琴婆婆见昭云脸色不佳,顿起戏谑之意道:“恩,月儿竟想出这么个好主意,见不得光也必是见不得人,便可瞒天过海。”

昭云听这话叫一个郁闷,从见不得光直接荣升为见不得人了,不过想想这确实是掩人耳目的好借口,故而,也并不生气,轻笑道:“确实是个好主意。”说完便望向窗外,漫无目的地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

琴婆婆见昭云并未生气,反而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心中暗暗称奇,这孩子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调整心绪且面上不露半分,着实让自己看不透,看来那个传说未必是假。

昭云无意中在人群中看到那个悠然自得豪放不羁的身影,自语道:“不是那天的老先生么?”正准备起身去客栈窗台招呼,不想却被婆婆拦住,婆婆只低声道:“莫叫。”

昭云本想问原由,却见婆婆眼神闪烁,略有些尴尬便也没问,虽然婆婆有所隐瞒,但绝无害自己的意思,想来只是婆婆与那老先生之间有何过节不便相见。昭云心中有些好奇,那老先生与婆婆皆是深知药理之人,看婆婆的神情他们定是认识,而婆婆脸上那抹可疑的红晕也够她浮想联翩了。

想罢便对着婆婆露出一个自认为可爱的笑容。不知道为何,琴婆婆突然觉得脊背发凉,感觉小家伙的坏笑中隐隐有丝算计的味道。少顷,琴婆婆对昭云道:“云儿,一会儿吃完了和婆婆一起去置办几件棉衣,过了郢县,入了焱城怕是想买也买不着了。”

昭云虽然不理解为何婆婆要在三伏天置办棉衣,不过想来婆婆如此行事必有其道理便也没问什么,继续吃饭。

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当街叫卖的小贩,琳琅满目的货物,都让人目不暇接,好一派安乐太平的景象。昭云突然停住,琴婆婆顺着昭云的目光望去,便见一群人围着一女子,那女子一袭素衣,雨带梨花,跪坐在草席一旁,草席中裹着一具瘦骨嶙峋的老者尸体。前方竖立一块木牌上书卖身葬父四字。

琴婆婆道:“云儿想救那女子?”只见昭云摇了摇头,却也不挪步,琴婆婆不解道:“云儿若是想救她,婆婆便买下她来伺候你就是,不好么?”昭云笑道:“婆婆莫坏了那姑娘的好事才是。”

只听那女子凄然道:“小女子家乡遭了饥荒便与老父一路行乞,前来郢县寻亲希望讨个生计,不料那亲人早已不在人世,而老父却因饥饿成疾竟就这么去了。”说完便泣不成声了。婆婆又问道:“云儿何出此言?”

昭云微笑道:“婆婆没见那女子虽是哭得大声,脸上却无半点悲戚之色么,眼角一直偷偷观察她周围的人群,且那老者一看便是饿死的,可那女子虽是一副凄然的模样却皮肤白皙,面色红润,中气十足,莫不是这一路只有老者挨饿?亲子怎会如此对待老父,怕多是半路借尸演戏吧。”

琴婆婆笑着摇头道:“云儿真是不像个孩子。”昭云挑眉看向婆婆道:“这点婆婆不是早知道了么,婆婆明知那女子有问题,还以其试探云儿。”婆婆掩口而笑道:“哎,云儿你还真是不可爱呢!”看着婆婆笑皱的菊花脸,不禁有些恶寒。

不一会儿,一名摇着折扇的锦衣公子带着六名随从分开人群大摇大摆走到那女子面前,只见素衣女子扑倒在那公子脚边,一把拉住那公子衣角下摆,哭哭啼啼道:“大爷,您可怜可怜小女子,为小女子安葬了老父,小女子愿为公子当牛做马。”

那公子以折扇的扇柄挑起女子的下巴,动作极其轻佻,待那哭若海棠,我见犹怜的面庞完全浮现在面前,那男子一愣,随即笑道:“小生怎舍得让小娘子当牛做马呢。”边说边伸手将那女子搀扶起来。

周围的人私语道:“看,那不是西原太守的公子吗?”“恩,听说是回郢县祭祖,那日大队浩浩荡荡进城我还见过”“哎呀,那姑娘可真是交好运了”“这豪门大家的事谁说得准呢”这边大戏演完,尘埃落定,婆婆便止住笑道:“云儿既知那女子有问题不想买她,何以还要停留在此?”

昭云手指支着下巴,歪头道:“只是觉得那女子有趣而已。”说完别有深意地看了那女子一眼,便拉了拉婆婆的衣袖道:“婆婆,我们走吧。”昭云可没错过那女子满是泪光的眼眸中隐藏的那零星仇恨的火光。

是夜,悦来客栈客房内,婆婆与昭云同榻而眠。黑暗中,昭云睁开眼睛,轻轻碰了一下婆婆开口道:“婆婆?”连续唤了几声见婆婆没有反应,便迅速起身,走到院内站定,忽而风过,一个黑影跪在昭云面前恭敬道:“主上。”

昭云点点头,低声道:“影,查的如何?”来人正是暗影,他这一路都在暗中跟随保护昭云,今日见昭云在街上关注那女子,便吩咐属下调查那女子的底细。

暗影抬头答道:“回主上,那女子姓陆名慧娘是函县富商陆茗之女,五年前函县府令借紫乌来犯之机,栽赃陆茗谋反通敌,将其家财全部充公,凡陆家男子处死,女子没入奴籍。慧娘因从小体弱被送入庵中寄养躲过一劫,听闻家中惨遭巨变,便一直伺机报仇,函县隶属西原太守管辖,看来慧娘是想借西原太守之力除掉函县府令。”

昭云望了望星空,闭眼道:“原来如此,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那女子复仇的眼神和前世的自己是何其的相似。

暗影见昭云悲戚飘渺的神情,竟觉得面前的主上好似离自己很远一般,主上周身散发的浓郁悲伤让他也感到莫名伤感,沉默了一会儿又道:“此事尚还牵涉一人,主上应该会很感兴趣。”昭云睁开眼眸,一扫先前的悲伤,刚才流露的情感好像不过是昙花一现,此刻便饶有兴致问道:“哦?是么,说来听听。”

暗影答道:“是太子。”昭云眉峰一挑道:“此事与太子何干?”暗影道:“主上有所不知,若无人撑腰,小小函县府令怎敢弄出如此大案,那函县有一秦姓商贾觊觎陆家家财已久,而那秦家有一女名为绿姬乃是太子宠妾,这府令所为不过是为了讨好秦家巴结太子罢了。”

听暗影之言,昭云不禁笑道:“今日留意那慧娘不过是无心之举,没想到竟有如此意外收获。”暗影见昭云若有所思便问道:“主上,有何吩咐?”昭云莞尔道:“既然她要借力报仇,这小小西原太守怎敌的了当朝太子?我们不妨助她扶摇直上,登上那九重宫阙去。”

暗影惊讶道:“主上的意思是?”眼光中有试探之意,昭云点点头坐实他心中猜想,随后昭云幽幽道:“先将她安排进暗部训练一番,一个懂得利用自身资本为武器的女子,相信她会是可造之材。”

啪啪啪,一阵掌声响起,暗影一惊看着昭云身后不远处的身影无法言语,心想这幽竹苑的高手果然厉害,自己竟无丝毫觉察。昭云脸上并无吃惊之色,淡淡对暗影道:“影,退下吧。”暗影得令,飞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缓缓转过身,昭云一脸坦然地看向婆婆,波澜不惊道:“婆婆也睡不着出来吹风。”

婆婆大笑道:“云儿,婆婆我还真想在你脸上看到镇定以外的神情,说说看何时知道我在你们身后的?”昭云耸耸肩,毫不隐瞒道:“婆婆起身的时候。”

月光下,看到婆婆面露疑惑之色,昭云又道:“云儿只是对黑暗中的任何事物都很敏感罢了。”婆婆点头道:“早知道你这娃娃不简单,没想到这么快,你就收服了南宫家的暗部,不过婆婆我最好奇的是你将自己如此暴露在我面前,就不怕婆婆我把你当怪物看吗?”昭云无所谓的答道:“婆婆从未把云儿当成孩子看不是么,云儿只是想和婆婆坦诚相对罢了。”

昭云不会看错,婆婆看她的眼神从来就不是看孩子的眼神。婆婆眼中满是激赏道:“没错,在我老婆子眼中你从来不是无知孩童。”昭云见婆婆如此坦白便又道:“云儿也很好奇为何婆婆对云儿的所作所为不仅不感到怪异,反而觉得理所当然?”婆婆深叹了口气,抬头望向遥远的星空道:“天降异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