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宠妾难为:包子老公你别跑

更新时间:2020-08-12 15:18:01

宠妾难为:包子老公你别跑 已完结

宠妾难为:包子老公你别跑

来源:落初 作者:白菜苍苍 分类:都市 主角:何海何海妈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宠妾难为:包子老公你别跑》是白菜苍苍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何海何海妈,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曾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天之娇女,却不幸遭软弱男友和极品婆婆,一次意外,让她穿越回了古代。回到古代,她成了不得宠的庶女,被迫出嫁为妾,掀开盖头一看,对方竟是她前世的男朋友!做夫妻?还是不做?这是一个问题。情敌、冤狱、宅斗纷至沓来,看她如何亲手调教男人,斗败情敌,搞定娘家婆家,成就神仙眷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如英从厢房李搬了几床棉被和枕头,铺在床边的地下,拾掇好后,仔细用手摸了摸,还是觉得不妥,“世子爷,这个季节地气凉,万一冻病了可怎么好,不然奴婢还是去搬张榻过来吧?”

“不必了,多铺几层褥子就是,搬来搬去又是多大的动静,明儿要是传去我娘那儿,又说不清了。”翟清崇道。

“可是……”如英还想再说,却被翟清崇抬手止住。

“没什么事,你先退下吧。”

如英有些为难,犹豫着看向温淑宜,温淑宜微微点了点头,她也便只好去了。

瞧着如英一步三回头地出门,翟清崇笑道,“你这丫头也有趣,好像多怕我占你便宜似的,倒像忘了你我还算是夫妻呢。”

“夫妻不敢当,世子爷说话也注意些,王妃娘娘听见,怕是要责怪妾身轻狂。”温淑宜说着,在妆台前坐了,打算卸妆。

翟清崇晃过来,按住她的手,“唉,呢手上有伤,我来帮你。”

“这……”不等温淑宜开口,翟清崇已经动手开始替她拆发髻。

虽然不是正房,但出嫁第一天,她还是打扮了一番,头上首饰不少,翟清崇手脚麻利,不一会儿功夫便拆得差不多,只剩耳畔一对小银钗未取。

翟清崇先将左边的取下,然而拨开右边的鬓发,他的手却不由自主地一抖,那小银钗也勾住了一缕发,温淑宜吃痛闷声一哼,却半晌感觉不到翟清崇的动静。

“世子爷?”

“对不住,弄疼你了。”翟清崇笑吟吟的声音传来,停一停,又道,“你这里有一块胎记。”

温淑宜微楞,“是吗?”这具身体她从未多加过关注,只是觉得,从外表而言,几乎同她原来一模一样。

翟清崇微不可闻地吸了口气,后退两步,唇角露出一个笑容,“你的头发很好看。”

钗环尽去,一头青丝垂落,如缎子一般,温淑宜瞧着镜子里的自己,也不觉笑了,“谢世子爷夸奖。”

翟清崇若无其事地在桌边坐下,顺手给自己到了杯茶,边道,“方才看温大人似乎和你并不亲,你母亲呢。”

“父亲军务繁忙,一向少回家,母亲很早就去世了。”在原主的记忆里,关于父母都十分淡,“在家多亏大哥照应。”

“温兄是个厚道人,对了,上回我送他的鱼肠剑,他常用么?”翟清崇淡淡地说着。

温淑宜想了想,原主的印象里对大哥温祁虽然感情亲厚,但也并没有十分熟悉,只得道,“大哥很喜欢,常见他带的。”

翟清崇眼光一闪,笑了笑,抿下一口茶,并不再说什么。

温淑宜转身从妆台上递过一个小盒子,“王妃娘娘下午着人送来的。”

翟清崇顺手接过打开,里面躺着一块素白的绢帛,眉心微蹙,“这是?”

他疑惑抬头,看见温淑宜一脸欲言又止,才恍然大悟,“明白了,你有簪子么,借我一用。”

温淑宜忙回头取了支银钗递过去,翟清崇接过来,将素绢铺好,又伸开左手,便将发钗往指尖上刺去。

温淑宜瞪大眼睛看他动作,心里不由有些惊讶。前世的何海最是怕疼,掐上一下就嗷嗷乱叫,更别说体检时上医院抽血,那样子比女生还缩手缩脚,敢情穿越了一回,连这都能改了。

然而,只见翟清崇绷着一张脸,左手紧张得青筋都直往外暴,三番两次想要次下去,却又缩了回来,望着簪子那尖锐的头的眼神,简直就是恐惧。

“噗。”温淑宜忍不住笑出声来。

翟清崇顿时有些下不来台,有些怨念地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世子爷,不如让我来。”温淑宜插嘴道。

“不……不必。”翟清崇额上见汗,把心一横,一咬牙,银簪便刺破了皮肤,血冒了出来。

他舒了口气,将血滴了两滴在素绢上,温淑宜忙寻来金疮药,帮他抹了伤口,想了想,又递过帕子,翟清崇接在手上擦了擦汗,有些惊魂未定,“见笑了,我平生最怕锐物,唉,今日算是丢脸了。”

“世子爷是干大事的人,这些都是小节,不要紧的。”温淑宜摇摇头道,却蹦不住仍然抿着嘴笑。

烛光下伊人笑靥如花,垂首间,别有一番女儿家的温柔情态,翟清崇不由看得有些痴了。

“燕燕……”他喃喃地叫道。

“世子爷说什么?”

翟清崇这才回过神来,将帕子递了回去,笑道,“没什么,晚了,睡吧。”

初秋的夜略有些寒意,虽说身下垫着厚厚的褥子,仍然叫人难以沉眠。

翟清崇辗转反侧,心烦意乱。便侧过身,支着胳膊看着床上那人的睡颜。

那眉眼,那情态,怎么不是他熟悉的那个人?可对方却怎么也不肯承认。

他原本不相信会这般凑巧,但在看见耳后胎记的那一刻,他却一下子就认定了。

那个地方有块胎记,连林嫣自己都不知道,只有他在耳鬓厮磨间才见过,面貌Xing情一模一样也就罢了,哪有连胎记都生在一样地方的。

一定是老天垂怜,又把她送回自己身边。

但是命数这个东西当真奇怪,既然给了他们从新开始的机会,却又为什么将他们送进同样的局中。

初初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上时,他也有过惶恐,然而,正是薛氏无微不至的关爱让他有了亲生母亲的亲切感,在那些嘘寒问暖中,他逐渐接受了现实,拿起了这个身份。

在原主的记忆中,他的父亲一直公务繁忙,薛氏既当慈母,又是严父,一手养育教导出了他,又因着只有这一个孩子,从小就溺爱非常,导致原主对母亲也十分依赖。

这种感情他非但可以理解,而且非常感同身受,前世他的母亲早就守了寡,含辛茹苦地带大他,供他念研究生,他曾经下定决心,这辈子一定要好好孝顺母亲。

可没想到的是,母亲会那么坚决地反对他和林嫣的婚事,以至后来出了那场事情。

穿越来古代,他还一度很庆幸,因为这里的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温氏进门前,薛氏更是曾经叮嘱过他,不过是过一过规矩,要他不能作数,他当即应了,甚至还有些窃喜可以不用面对和一个陌生女子洞房的尴尬。

只是没想到,那盖头一挑开,露出的那张脸,却那么熟悉。更可笑的是,薛氏更明摆着不喜欢这个媳妇,一切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

看着她再熟悉不过的眼神,他自然知道她有恨,但更多的是对他的失望和灰心,可是前世那种种,也并非出自他的心愿。

爱情和亲情,他做不了选择,只是不知这一世,她还愿不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再试试解解看这个死结。

翟清崇在心底暗暗叹了口气,翻过身,闭上眼,勉强睡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