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他说爱你只是无心之过

更新时间:2020-08-12 15:16:43

他说爱你只是无心之过 已完结

他说爱你只是无心之过

来源:落初 作者:草莓菌 分类:都市 主角:华翎崔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草莓菌的原创小说《他说爱你只是无心之过》,主角华翎崔,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凭着一首歌而火,不是任何人都能像她一样出淤泥而不染,不是任何人都能够代替一直住在心里的他,不是任何人都能够拥有一段忠贞的友谊。影后,歌后,是她的荣誉。因为出卖,她获得了最忠贞的朋友。因为命运,她获得了没有温度的亲情。因为背叛,她获得了她以为会长久的爱情。她还是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她仍然记得,他说过的一句话。其实,有时候爱上一个人,可以是无意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结束四天的假期,琴本萱照旧回到了公司练习。

蒙若认为,琴本萱的变化很大,今天一整天,琴本萱都在进行舞蹈练习,唱歌练习,表演练习,除了午餐和晚餐时间,从没有休息过。

所以,宋默的死对琴本萱的打击是最大的。

晚上十一点,琴本萱被叫进了总监室。

“今天叫你们来,是要进行对练习生交换练习,你和Smile公司的一个练习生交换,练习时间为半个月。”

琴本萱自然都没有意见。

回到家收拾好了行李后,琴本萱站在落地窗前看飘落的雪花。

“萱萱。”耳边响起了蒙若的声音,琴本萱回了回头,冲蒙若笑了笑。

“今天一整天都在下雪呢。”

琴本萱喝了一口还有余温的奶茶。

“嗯,今天练习得好累啊。”

蒙若站在了琴本萱的身边,微微垂头。

“决定放下宋默了吗?”

琴本萱的脸上有了好看的笑容。

“不放下又能怎么办呢,他生前的愿望就是要我努力实现我的梦想,要我找个爱我的人过完这一辈子。”

“舍得吗?”

“当然舍不得,毕竟宋默是我的初恋。”琴本萱再次喝了口奶茶,“小九,以后的路,我们一起走,明天我就要去Smile公司了。”

蒙若举起手,装作有杯子和琴本萱的奶茶杯碰了一下。

“加油。”

两个相视一笑。

Smile娱乐公司,是山东青岛很有名气的公司,之所以选琴本萱去,是因为琴本萱是新晋红人。

在Smile公司门口下了车,就有人来迎接琴本萱。

当然Smile的总监华羽也亲自带领琴本萱进入公司。

“你能来,是我们Smile的福气,在这里的半个月训练时间,可能有些辛苦,还请你稍微忍耐一些。”

“华总监,您言重了,我本来是练习生,怎么练习也都还是听老师的安排的,我可没权利自己安排自己。”

华羽指了指转角。

“琴小姐是个有名气的人,那一首歌可是在全球上了榜的,刚一出道就有高人气,着实少见哪。”

琴本萱谦虚笑笑。

“华总监,您太过奖了。”

“这边。”华羽走在了前面,“知道你今天会过来,公司特地安排了你的宿舍,你可以先去休息,晚上再到649号练习室集合。”

“好的,您可以先回去了,麻烦您了。”

“有什么需要就来总监室找我,652号。”

“谢谢。”

琴本萱叹了口气,这才将行李搬进了宿舍。

宿舍也还算挺大的,有书房,卧室,客厅,厨房还有健身室。

琴本萱觉得smile公司花钱算是一流。

琴本萱突然没了心思再观赏宿舍,躺在床上就拉下了脸。

从宋默离开的那一天到今天,已经六天了。

琴本萱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之前宋默送的礼物。

琴本萱打开了音乐盒,旋律也慢慢的响了起来。

是班得瑞的迷情仙境。

琴本萱把音乐盒小心放在了桌上,拿起了那张照片。

照片里的宋默嘟着嘴卖萌,眯着的眼睛让人很窝心,齐刘海及推掉两边的头发,让宋默整个人变得很阳光。

衣服还是宋默离开时的那一套。

琴本萱把照片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眼泪不禁流了下来。

这一辈子她都遇不到这样一个他了。

宿舍门没有关,路过的书暖以为又是谁在欺负哪个练习生,就放下手中的两袋冰棍,走了进去。

好奇的是书暖并没有听到打骂声,看到的只是一个蜷缩成一团的女生在床上睡着了,怀里好像还抱着什么东西。

这么大个宿舍不关门,不被贼偷东西才怪。

书暖拿过旁边的被子,小心翼翼地搭在了琴本萱的身上。

本以为会这么轻松的离开,琴本萱突然睁开了眼睛,吓得书暖后退了两步。

他居然被吓到了?!

琴本萱顶着有些浮肿的双眼坐正了身子,看着面前完全陌生的人,琴本萱淡定自若。

“你谁啊?”

书暖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她居然还不知道他是谁?!

“书暖,不知道?”

“哦,知道了。”琴本萱重新倒在了床上,“你可以出去了,顺便关门。”

书暖几乎想两脚踢过去。

什么情况?这什么情况?!

书暖也不计较什么,瞪了一眼琴本萱就离开了。

他今天是脑门被撞了吧,遇上这么个人。

琴本萱醒来,时间已经是十二点半了。

琴本萱将所有东西整理好之后,才拿着背包离开公司去了餐馆吃饭。

一听书暖这么一说,书渊不忍偷笑。

“谁叫你都没经过人家同意就进人家宿舍的。”

“喂,我可是好心打探她是不是被人欺负了,结果她居然很淡定,还问我是谁。”书暖似乎被气到了,“我现在特想把她剪成叉烧饼!”

“喂喂喂,你的偶像包袱呢,偶像包袱呢,注意点。”说完冲书暖翻了个白眼。

书暖貌似想起了什么,一股脑的坐正了身子。

“她不是那个凭一首歌就成为新晋红人的琴本萱吗?”

“怎么了?”

“就是想起了。”书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哥啊,我们不是还有曲子没做完吗?赶紧作曲去吧。”

“我今天还有点事,你先去吧。”

书暖撇了撇嘴。

“又有事,每次叫你去作曲你都说有事。”书暖嘟囔着才离开了练习室。

书渊看着书暖的背影无奈的笑了。

回到公司,琴本萱熟悉了一楼又一楼,对人弯腰了无数次。

琴本萱在648练习室停了下来,透过没有关的门,可以看到里面一个男生在认认真真的跳着舞。

那个背琴本萱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等男生转过身时,琴本萱心里落了空。

只是背影相同而已啊,他早就不在了。

琴本萱眼睛泛了泪,将泪水憋回去之后,琴本萱才慢慢离开了。

书渊停下了动作,转身看向了空无一人的门口,面部表情由微笑转为面无表情。

好不容易挨到了晚上,琴本萱按时来到了649号练习室,一进门,所有的练习生们都把视线集中在了琴本萱身上。

紧跟着华羽就进来了。

“你站旁边。”

琴本萱按指示站在了华羽的身边。

“各位,都先安静下来。”

是碍于华羽的好看外表,还是严格,练习室里立马雅雀无声。

琴本萱的嘴角不忍抽了一下。

“今天,我们新来了一位练习生,是华翎公司的预备出道练习生,就让她做个自我介绍,鼓掌欢迎一下。”

大家似乎是看着华羽的面子才鼓掌的,这是琴本萱的感觉。

“大家好,我是琴本萱,初来乍到,还请多多关照,以后不懂的地方,还请多多指教。”

弯下腰,便听到一声不屑。

“什么嘛,原来是交换生啊,会不会体质太弱?”

华羽立马变了脸色。

“都给我注意用语,这话是你该用的吗?”

琴本萱和蒙若都站起身,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十三个练习生。

“Trista是新晋红人,怎么说你们也得看她的身份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吧。”华羽把手中的一份资料递到了琴本萱的手中。

“这是你要了解的,等会儿你到647号练习室报道。”

“是。”

华羽走后,练习室就炸成了一团。

“我说是谁啊,原来是琴本萱哪,哟,都到我们公司来体验了。”

“就是,以为自己会唱首歌就了不起啊,我也会啊。”

“人家是新晋红人,别这么个语气。”

“新晋红人又怎么样,在我们这里不也还是没身份的练习生。”

“是靠关系进来这里的吗?”

“鬼知道她是不是靠关系来的,跟我没关系。”

耳边一直是你一句我一句的,琴本萱一直都是保持着微笑。

果然,只要有一个可以抓的地方她们就会纠缠不止。

琴本萱上前了一步。

“我知道你们都是还没出道的练习生,在这里也不知道练习了多久,一年,两年,三年,四年还是十年?”琴本萱双手环胸,“虽然我只是经过选拔赛进入出道赛的,可好歹我也是努力了的,这份努力不比你们少。”

“仗着自己是新晋红人有个屁用啊。”

“本来是想以平时的尊敬态度来和你们说话,但是现在好像不用了。”

一个练习生突地站起身走近琴本萱,想要抓琴本萱的头发却被琴本萱一个反抓。

不管她怎么叫嚷,琴本萱都没有松手。

“劝告你,别惹是生非,我是不想这么对你的,我知道对女生动手是对女生的不尊重,可是你要明白一点,别什么都想着动手,什么都想着欺负练习生,你们的行为就注定你们以后是不可能火的。”琴本萱稍稍松了一下手,“哦不,应该说,火的时间很短。”

“琴本萱有本事你给我放手!”

“对不住了啊。”琴本萱笑着看住了面前的十二个练习生,“以前为了防身就学了柔道,对付你们,简直就跟挠痒一样,我不是一来就想在你们面前呈现这样的面貌,这都是你们逼的,在这个圈子里,不狠一点你们就不知道什么是苦。”

琴本萱狠狠松开被自己抓头发的练习生,转身就要离开又被那个练习生抓住头发,琴本萱大力的转身将那个练习生按在了墙上。

“我警告你,你越是想要欺负我我越是不要你得逞,那种滋味你觉得好受吗?”琴本萱用力地抓住了那个练习生的头发,“劝你好好练习,别老想着欺负别人,我可以说我是救赎者。”

琴本萱推开了那个练习生,捡起地上的背包对着十三个人弯下了腰。

“第一天来就给你们留下坏印象,实在不是我想要的。”

离开了练习室,只留那些练习生们在安慰那个被琴本萱抓了头发的练习生。

第一天就树立了敌人,这并不是琴本萱想要的,是她们自己挑事。

琴本萱来到了647号音乐室,里面只有书渊坐着。

琴本萱下意识的认识到是刚才在649练习室看到的那个人。

琴本萱突然没了思绪弯腰,直径走到书渊身后的位置坐了下来。

书渊很想说琴本萱,好歹他也是影帝,怎么说见面也得问声好吧。

书渊的后脑勺引起了琴本萱的注意。

“你后脑勺还挺好看的啊。”

书渊差点没一头栽在桌上。

什么叫后脑勺挺好看的啊。

“是吗?”

琴本萱的目光落在了书渊衣服左肩上的星月标志。

“你是书渊?”

“我以为你不知道我是谁呢。”

琴本萱的视线一直落在书渊的后脑勺上。

“你很像一个人。”

“谁?”

“可是他已经不在了。”琴本萱转头将视线移到了有冰花的玻璃窗上,“又下雪了啊。”

书渊顺着玻璃窗上看着映像。

“你相信人有来生吗?”

“只要你相信,就有。”

“书渊前辈,能借我你的手吗?”

书渊疑问着转过身子把右手放在了琴本萱的书桌上。

琴本萱拿起了笔,在书渊的手掌心上画了一个笑脸。

“这是什么?”

看着皱眉的书渊,琴本萱笑着伸手将书渊的嘴角往上拨。

“像这样,要一直笑下去,前辈笑起来可是很好看的哦。”

书渊看着琴本萱的那双月牙眼,脸上也有了很好看的笑容。

课没上到一半,书暖就走了进来,让正在教课的音乐指导师停止了讲课。

“书暖,你怎么这个时候才来?”

书暖见音乐指导师要发飙了,这才拿出手机走到了老师的面前。

“老师,来拍张照。”

音乐老师才肯答应书暖和她拍照,拍照结束后,音乐指导师才一本正经的让书暖回了自己位置。

琴本萱特别想狠狠的嘲笑书暖一番。

“这是你堂弟啊?”

“嗯,很调皮的。”

路过琴本萱位置的书暖停了下来,一副你怎么在这里的表情看着琴本萱。

两个人对视一阵,音乐指导师都不忍直视,直接吼。

“你们两个,赶紧给我认真听!”

书暖佯装没有生气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然后翻开笔记本,拿着笔埋头写了起来。

很不客气的丢给了琴本萱后,书暖转着笔装作听课。

琴本萱翻开了笔记本,脸立马拉得比驴还长。

‘你的出现给我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你明白吗?’琴本萱拿起笔,气鼓鼓地在书暖写下话的后面写了一句话也很不客气的丢给了书暖。

书暖赶紧翻开了来看,脸简直跟苦瓜一样苦。

‘你的出现就好像跟乞丐一样,找着老师就拍照不像乞丐么?’书暖刚要写下去就被书渊丢了一团纸。

瞪了一眼书渊的书暖拿起纸团整理好看了之后觉得自己特别想去跳河。

‘你别欺负萱萱。’不是他欺负琴本萱好吗?他哪只眼看见了?

好嘛!他睡觉!

琴本萱在听课,书渊在听课,书暖在睡觉。

这不是一个艺人的作为。

不是一个艺人的作为。

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榜样。

虽然看他长得帅,但是不是个好榜样,这是琴本萱的想法。

结束了音乐学习之后,琴本萱拿着笔记本走出了音乐室,还没踏出门就被门口的书暖绊了一脚。

琴本萱二话不说就直接将书暖一个后翻摔。

书暖痛得直叫妈妈,引起了周围练习生的注意。

“琴本萱你有病啊!”

琴本萱蹲在了书暖的面前,捏着嗓子咳了一两声。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感冒了?”

书暖一脸纠结并痛苦。

“琴本萱你这个神经病。”

“对啊,我确实有精神病,小时候我妈经常说我神经病,所以导致了我现在的神经行为,请问书先生您还满意吗?不满意的话我再神经病一点。”

书暖只差没有对着天吐血了。

“琴本萱,你赶紧拉我起来。”

琴本萱看了一眼周围的练习生以及员工们,故作好心的拉起了书暖却又在拉起书暖的半空中松开手拿起了铃响的手机。

书暖简直快当场暴毙了。

“喂,小七,我在Smile公司,嗯,你在哪儿呢?那我去接你,好,你给我十分钟。”

挂掉电话之后,琴本萱又转身看着自己艰难爬起来的书暖。

“看来你没事啊,还能站起来,该给你一个奖章。”说着就装腔作势的从自己头上摘下了虚幻的王冠小心翼翼的戴在了书暖的头上,还稍作整理了一下。

书暖一脸黑线。

“你别在这么多人面前丢我脸行吗?你这是在丢我脸好吗?”

琴本萱笑着拍了拍书暖的脑袋,像是在拍小孩子的脑袋一样。

“我走了,你慢慢回家休息吧,啊。”

琴本萱这举动,简直了。

看了一眼周围在议论的练习生们和员工们,书暖简直没法儿跟琴本萱这个外星人沟通。

这死丫头,他的脸都丢尽了!

何酩还在对面咖啡店门口等着,雪早已没有下了,是在琴本萱上音乐课期间。

偶尔还是会有冷风吹过,何酩也总是搓着双手取暖,双脚踱步等着琴本萱。

十分钟过去了,琴本萱按时出现在了何酩的面前。

琴本萱不同前些天穿得单薄,白色绒毛长外套,白色保暖系长衣,黑色保暖打底裤,打底裤上还有着几只自绘的小动物,一双黑色绒毛短靴,加上一头韩式波浪卷卷发,用白色心形刘海夹夹起的刘海让琴本萱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不少,却又透露着十足的少女气息,虽然琴本萱今年二十一岁不到。

“今天精神很不错啊。”

“嗯,看你都冷得都发抖了,赶紧进去吧。”

何酩看着琴本萱的背影,嘴角有了弧度。

“还适应吗?”

琴本萱用勺子匀拌了一下咖啡,撇了撇嘴。

“还好吧,只不过第一天就树立了好多敌人,我这半个月应该是要覆没了。”

何酩抿了一口牛奶咖啡。

“需要回去吗?想回去的话我刚和社长说一声。”

“不用了,安排我来体验别家公司的练习生制度哪有自己提出回去的道理。”

“别老是逞强,逞强不好。”

琴本萱笑着放下了勺子,喝了一口原味咖啡,眉头有些微蹙。

“这咖啡怎么那么苦?”

何酩愣了一下。

“你放糖了吗?”

“已经三颗了。”

何酩放下了勺子,坐正了身子。

“萱萱,能放下他吗?”

琴本萱的眼圈已经红了。

“当然能,可是现在我的心不允许我忘记他。”

“那就记着他吧,你想放下的时候就放下,别太委屈自己了。”

“嗯。”琴本萱再次喝了一口咖啡,脸上稍微有了点笑容。

“今天认识了书渊。”

“去年被誉为影帝的书渊?”

“嗯,还和他一起上课呢。”

何酩忽然意识到了能够让琴本萱放下宋默的原因。

“能和影帝近距离接触,这可是多大的福气啊。”

“只不过我挺讨厌书暖的。”

“书暖?”

“书渊的堂弟,是今年誉为最佳的男主角书暖。”一提到书暖,琴本萱的脸上总是不屑一顾的表情。

“好了,如果和书渊能够做好朋友,就努力吧,在Smile就只有你自己一个人,我和小若都没在你身边。”

琴本萱放下了咖啡杯。

“蒙若呢,现在怎么样?”

“她啊,还行,陆雪米乐还有夏雨都跟在她身后走呢。”

“这当老大的滋味也太好了吧。”琴本萱笑着喝完了最后一点咖啡,拿起了勺子瞎转。

“我等会儿就得坐飞机回去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别累着了,要是想回来,就打电话给我,我跟社长说。”

“好。”

琴本萱开始觉得自己有些离不开何酩了。

从幼儿园到现在,慢慢地,十七年,就养成了一种习惯。

有时候,习惯是个非常可怕的东西。

不过好在何酩从来都没离开过她。

她也从没有离开过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