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大漠邪皇

更新时间:2020-06-29 22:37:11

大漠邪皇 已完结

大漠邪皇

来源:落初 作者:芸心亦然 分类:都市 主角:左耳安全感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芸心亦然的原创小说《大漠邪皇》,主角左耳安全感,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一不小心穿越到沙漠,怎个悲催了得。幸得俊美善良的三少年,和她甘苦与共。经年流转,皇帝却点名要她入宫。大婚之夜,才发现皇帝竟是少年时的伙伴,现在却是主宰大漠君临天下的邪皇。现代东方女子与远古大漠邪皇的爱情交锋,谁赢谁输,又或者是谁偷了谁的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出手之后她就意识到了,即便没有她,野兽也是死路一条。

同时也意识到一件事:野兽是被烨斯汀刺伤后带回来关在笼中的,它的敌意恨意只能是因此而生。

烨斯汀能伤它,就能杀它。

最终,薇安的结论是不该多此一举浪费子弹。

烨斯汀收回视线,神色变得冷硬,问撒莫:“她从哪里来的?”

撒莫回答:“遇到的,叫薇安,没有家人。想住在镇上。”说完对薇安投去一个赞许的眼神,又轻轻点头,“去问过鲁埃了,还没人买。”

这时先前逃走的人回来了,近邻有的聚在围栏外议论着所见所闻,有的跑去告诉住得远的居民。

撒莫忙着指挥人们处理院中的野兽,对烨斯汀道:“鲁埃怕你,你带薇安去,只当休息了。”

烨斯汀应了一声,走向室内,在薇安身边停顿片刻,“等我穿衣服。”

薇安看到院中一件溅了大片血迹的衣服,应该是他回来丢下的。等他进门时想起自己行囊还在里面,转身跟了进去。想了想,拿出五枚金币,等烨斯汀从里间走出来的时候,问他:“是不是要用这种金币?”说话同时,一手背过去,握住枪。

与其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倒不如说这带着危险气息的少年没来由地让她不安。

烨斯汀站在她面前,扫了一眼,“是。”

薇安在心里欢呼一声,现在就算不是个小财主,也是个货真价实的富户了。

烨斯汀看着行囊,“你的?”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拎起来就走。

薇安张了张嘴,要说话的时候,他已三步两步到了门口,只好快步跟上。

鲁埃的房子建在镇西头,路途不算近。

烨斯汀颀长的身形迎着落日而去,被霞光镀上一层光圈,更显高大、悦目。

图阿雷格人看到他,不管他给不给回应,都含着笑打招呼。沙哈威人看到他,目光则透着畏惧和轻蔑。薇安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这样?”

“各族都排外,图阿雷格是外来的,以后你也会被排斥。”烨斯汀侧头看向薇安,“你能保护自己,这很好。”

他一点好奇心、贪婪心都没有,无意探究她袭击野兽的工具,对她的金币也无兴趣。这样的人,不是太自我,就是太骄傲,不论哪一点,都决定了他不屑觊觎别人手里的东西。

这让薇安的不安消减,顺着他的话题说道:“怎么会这样?图阿雷格应该有自己的领地。”她印象中的图阿雷格是骁悍骄傲的民族。

“没落之后,站起来很难。”

薇安想,以后要留心了解各部族之间的纷争了,见烨斯汀没有多说的意思,问起自己好奇的事,“你是去哪里打猎的?”如果以后实在没办法的话,打猎也是个消遣光阴的好差事。

“很远。”

薇安又问:“那些野兽怎么处理?”他和撒莫都没有闲聊的习惯,她更是如此,所以说话只能以问答的形式进行。

“兽皮剥下来,拿去城市卖掉。”

“城市离这儿多远?”

烨斯汀脚步一顿,“问题真多。”

“你可以不回答。”薇安双手抄进衣袋,对他微微挑眉。

烨斯汀略带疑惑,“撒莫怎么肯帮你的?”

“谁知道。”

薇安听出了他言下之意:因为撒莫要帮她,他才肯走这一趟的。之于寻常人,他有些不近人情;之于她,倒觉得合情合理。换了她是他,也是这样。

她不再说话,消化着得到的信息。

有供人耕作的绿洲,有供人打猎的丛林,有小镇、城市……这样的大漠,在环境上,资源远胜过她熟知的现代,欠缺的只是高科技产物。

在她进入古墓之前,就知道撒哈拉一个不解之谜——曾有人在大漠岩石上发现色彩艳丽的壁画,与她在古墓中看到的大同小异,表明大漠一度繁荣昌盛,只是无法确定时代。

几点相加,似乎都意味着,她穿越到了无文字记载、成为不解之迷的时代。

薇安好过了一些。因为这样的大漠有趣很多,不会太过寂寞。

走到镇西头,薇安看到一群人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什么。

有人指着薇安,对一个裹着白袍的人说:“就是她!她会巫术!是她帮烨斯汀打死野兽的!”

薇安很想笑,没想到事情会被传成这个版本。

打猎这回事,一般人想象起来,不过是设陷阱或者用弓箭射杀野兽。

不是猎人的话,极难见到人与野兽近距离对抗的震撼人心的局面。

所以,对于烨斯汀超出常人的敏锐骁悍,镇上很多人不能或是不愿相信,更愿意承认是薇安出手决定了野兽的死亡。

薇安看向烨斯汀,为自己抢了他的风头而抱歉。

烨斯汀无所谓地轻轻挑眉,和她一起走近那些人。

有人又对白袍人说道:“真的,她真的很怪,鲁埃,还是不要着急卖房子,不要让她留在镇上!”

原来这些人的目的是赶走她。薇安目光一沉,看住说话的人。

那个人心里本来就对薇安心怀恐惧,哪里禁得起她那样冰冷的目光,怯懦退后。

鲁埃是个四十多岁的沙哈威人,眼睛细长,留着山羊胡,对居民的劝告不以为意,“我才不在乎她是巫女还是怪物,只要她给我金币就行。我可不想再耗在这里了!”

围在他身边的人听了,失望地摇头叹息,之后忙不迭地散开。

鲁埃先对烨斯汀点了点头,又上上下下地打量薇安,最后转身走向家里,“来看看房子,我的房子可是镇上最好最结实的。”

薇安和烨斯汀一样,不予理会,倒是观察了一下附近环境。镇子西边的住户不多,住户之间都隔着一段距离,不像别处那么集中。

鲁埃在院正中停顿片刻,“看看,院子宽敞,西边是羊圈。”

薇安还是无动于衷,养羊之类的事,打她一顿都做不来。

走上三节台阶,推开两扇陈旧的木门,再穿过狭长的门廊,进入室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