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偷生一个宝宝

更新时间:2023-01-24 20:44:06

偷生一个宝宝 已完结

偷生一个宝宝

来源:落初 作者:恋爱成冰 分类:都市 主角:夏楚末阙御臣 人气:

主角叫夏楚末阙御臣的小说是《偷生一个宝宝》,它的作者是恋爱成冰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的母亲,曾经是他父亲的情妇。他的母亲,因她的母亲而忧郁而终,他,恨上了她的母亲,更恨上了她,觉得他所有的悲剧都是因她们母女而起。因此,他心头起了报复之心,对她,先是肉体上,再是灵魂上。然而,午夜梦回,倩影晃动心时,他心头总是时不时的产生酸楚,他疑惑了,不解了,难道,那个女人是恶魔,在他身上种了咒,要不然,他怎会如此?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但这两种后果都不是他想要的,小末不可能是阙家的儿媳妇,而小末养女的身份是绝对不能公开的,毕竟在外界眼中,他是一个正派人士,若是让世人知道小末是他情妇的女儿,那他阙临彦往后的脸该往哪搁。

“哦……”夏楚末小声应了一句。阙临彦突然那么大声反驳,夏楚末哪敢说‘不’字,她只能在心底企求阙御臣千万别回阙宅。

但是世事往往事与愿违,这不……

在夏楚末祈祷的那一瞬间,阙家的管家陈妈兴匆匆的跑到厅里,一脸欣喜且恭敬地对阙临彦道,“老爷,少爷回来了。”

“是吗?”阙临彦坐着的身子,一个激动的站了起来,脸庞漾满笑意。

陈妈当然也见到了夏楚末,她给了她一记白眼,完全忽略夏楚末的存在。

夏楚末早已习惯了被人冷漠对待,倒并不以为意。倒是第一时间接到这霹雳消息,她忍不住咒骂了老天两句,立马脚底抹油,‘嗖’地一声,趁阙临彦沉浸在欢喜中,躲进了自己房里。

阙御臣阴沉着脸,一副王者阔步的迈进了阙家大厅。

阙临彦已有三年多未见自己的儿子,自然激动得笑逐言开,在见到自己儿子英挺勃发的那一个刻,许久未受感动的他,竟流下了两行思念的泪水,“御臣。”他轻唤道。

他的儿子果然没让他失望,不可一世的霸气,像极了年轻的自己,三年多的国外洗礼,竟让他成为亚洲最年轻的跨国总裁,难怪各地的豪门贵族,皆纷纷上门求亲。

“看来你这把老骨头,还可以撑很多年啊!”没有亲切的寒暄,没有思念的言语,只有冰冷的讽刺。

阙临彦早预料到儿子会这样说,其实他已经很欣慰了,在他看来,儿子虽表面上一脸冷却,但心底还是关心他这个父亲的。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也可以休息几年了……”阙临彦的休息是指,他打算将阙氏企业的经营权全部转给阙御臣,从此他便可以安享晚年了,毕竟这些年经营阙氏,他早有些力不从心。

“那个女人呢?”阙御臣连正眼都没瞧自己父亲一眼,径直问道。

那该死的女人,他抓到她不好好惩罚一顿,他就不姓‘阙’!

“谁?”阙临彦疑惑道。

“夏楚末,那个该死的女人,她死定了!”阙御臣咬牙道。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这样对他,她简直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小末?她不是在这……咦?”阙临彦转个身,却发现一直和自己聊天的养女,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

“她还是住原来的房间是吧!”阙御臣将西装外套交给陈妈,衬衫袖子挽到肘处,一副欲‘大干’一场的样子。

阙临彦完全搞不清状况,傻傻地点了点头。

只见阙御臣气势汹汹的冲到夏楚末的房门口,狠狠往门上踹了一脚,“你给我主动点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阙御臣发怒的样子还真有点可怕……

而房里夏楚末吓得躲进了被卧,双手使劲蒙住耳朵,就让他去咆哮吧!明早,明早她一定5点就起床,人不知鬼不觉的奔回学校。

阙临彦眼见事情有些不对劲,忙来到阙御臣身旁,“御臣,小末她可能睡了,什么事明天再说……”

“闭嘴!”阙御臣冷眼睨了自己父亲一眼,霸道道。他会放过那女人,才怪!

“呃……”阙临彦也不好说什么,儿子长大了,且气焰明显高过了自己,他想做什么是没有人可以左右的。

叹了口气,阙临彦回到了自己的卧房。

“夏楚末!

“夏楚末!我最后一次命令,开门!”阙御臣恼怒程度,就差没把房门差了。

夏楚末吓得蜷缩在一团,但,打死她也不会开门,因为她明白,那样她会死得更惨。什么嘛,他的暴君脾气怎么一点也没变,她不就是打了他一下嘛,有必要那么凶吗?他还躲去她初吻呢,那她找谁算帐?

夏楚末的心在颤抖,因为她实在很怕阙御臣,她真怕他会把门拆了,最后,干脆找来两团棉花将耳朵塞住,整个人躲进被窝里。

大概一个小时过去了,夏楚末拿出耳里的棉花,惊奇的发现四周安静得很,门外也没有传来阙御臣那骇人的咆哮声,扫了一眼墙上的钟,原来已经十一点了,阙家上下估计睡了吧!

不行,她等不到明早了,阙御臣此刻估计已经回房睡了,她必须马上离开!打定主意后,夏楚末随意收拾了几件衣服,提上自己的小包,心想,到了学校再给阙叔叔打电话吧!

夏楚末犹如小偷般,蹑手蹑脚的来到门边,将耳朵轻轻贴在门畔,确定外面没一丝动静后,她轻轻拉开房门——

‘嘶啦’

夏楚末缓缓探出半个头,转头朝左右望了望,发现没人后,大大的舒缓了一口气,但当她抬头,准备人不知鬼不觉逃离阙宅时,她发现她错了,而且错得离谱。

为什么呢?因为此刻阙御臣高大的身影正休闲地靠在她对面的墙边,他修长的双腿交叠,半眯着眼眸,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上下打量着她。

夏楚末犹如见鬼般,吓得连退了三步,“你……你……怎么还在?”真是见鬼了,他根本就是料定她会出来,在这守株待兔呢!

阙御臣俯视着她,嘴角挂着一抹笑意,“有谁告诉你我不在吗?”

“呃……”夏楚末最怕的就是阙御臣的眼神,所以面对他,她连头都不敢抬起。

“看着我!”不似刚刚的侃笑,阙御臣突然严肃着脸,低吼道。

虽然他只是低吼,但是在寂静的深夜里,还是显得大声极了,夏楚末惧怕得更加不敢抬头了。

毫无预警,阙御臣突然霸道的伸出手,食指与中指微微使力将她的下颚缓缓抬起。阙御臣碰触到夏楚末的那一刻,夏楚末明显感觉到一股热流在他们手中传递,且温度越来越高。

“在酒店,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谁叫你对我说那种话……”夏楚末是个很单纯的女人,她知道她当时的做法是有点过了,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说什么也于事无补。

“为什么要躲着我?”阙御臣并没在意夏楚末的措辞,而是自顾自问道。

“呃?”他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听说这几年,你都和霆昊在一起?”阙御臣压低声音,抬着她下颚的双手,轻轻地抚上了她精致白滑的脸颊。

“不是的,我和学长只是……”夏楚末本想继续解释,但是她猛然发觉,他干嘛摸她的脸?还有,气氛怎么如此之怪?一向对她犹如冰块的阙御臣,怎么会如此的温柔的问她问题?还有,他为什么要问她与顾霆昊之间的关系?

这一点都不像她心目中孤傲,冷漠的阙御臣!

“我知道,一定是老头喜欢霆昊,你不想老头失望,所以就和霆昊在一起了。”其实,这些阙御臣早就私下查过了。

他……他……怎么会知道?她的心思他怎会轻易猜中?

下一秒,夏楚末还未反应过来,阙御臣已将她狠狠揉进怀里,俯首埋在她的颈项处,静静地汲取她的馨香。

夏楚末傻了,因为阙御臣的举动……她的手不知该往哪放,想要使力推开他,无奈他紧紧得拥着她,她根本动弹不得。

“对不起……”他独有的磁Xing嗓音有些哽,突然呢喃的说出了这句本绝不可能自他口中脱出的话语。

夏楚末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只能呆楞的面对这一切。“阙御臣,你……”

阙御臣再次逸出,“对不起……”他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反而更加拥紧她。

不可否认,靠在他宽大的怀中,真的很温暖,这种感觉,出奇的好!

‘对不起’?他为什么一直要说这三个字?这三个字不是该由她来说吗?夏楚末愈加疑惑。她想推开这个拥抱,但是浅意识里,她竟无耻的享受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她会喜欢他的拥抱,喜欢他身上的气息?难道真如云默所说,她喜欢他……

随着她身体的渐渐放松,一直紧拽在手中的小包,不自觉的掉在了地上——

‘砰’

这一声落地拉回了夏楚末的思绪,她使力却推开了他,只有抡起粉拳在他胸膛乱舞,“你放开我,快放开我。”无论他葫芦里卖着什么药,她也不该被他白白吃去了‘豆腐’。

这一次,阙御臣没有丝毫的怒气,他轻柔的放开她,深邃的眸子里带着淡淡的忧伤,凝望着她,径直道,“这几年在国外,我想通了很多事。”他似乎有话要说。

“什么?”夏楚末虽有疑问,但心底却在猜测,他指的是那件事吗?

“其实妈咪的受伤,我并不能全怪你妈,感情的事不能勉强,我不可能逼迫我爹地一辈子守着他不爱的人……况且,这根本与下一代无关……所以,三年前我曾对你说过一些冷酷的言语,我在这里向你道歉。”同样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但此刻却无比的认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