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死神的最后七日

更新时间:2020-06-29 23:38:23

死神的最后七日 已完结

死神的最后七日

来源:落初 作者:秦妈一块砖 分类:短篇 主角:詹姆斯小河边 人气:

《死神的最后七日》由网络作家秦妈一块砖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詹姆斯小河边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七,一个像征着终结的数字,数个风格迥异的故事与你共渡19年夏天,《死神的最后七日》,《限期七天》,《独活一星期》……让我们一起重温短篇故事辉煌的过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很生气,作为撒旦地狱精心培训的年轻一代领头羊,我是曾经获得过最佳死神造型称号的恐怖大能。

所有死神都是肩扛镰刀,一个骷髅头的统一样子?不不不,你看见没有我的骨头采用的是年轻一代更喜欢的乳白色,我的镰刀弯曲角度刚好是67度,采用了空气学力量学的研究成果,手柄是符合枯骨抓捏的螺纹型,细节决定成败。

好吧,让我们回到正题,我很生气中,我要把让这充满腐朽气息的地方变成真正的腐朽之地。

“都给我死吧,死亡凋零之地,”我手上冒出死气,一掌就欲拍下地面,不用五分钟,这里将会寸草不生,化作腐泥。

“不许动,警察,”突然光明大作,七,八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冲了进来。

我心里这个憋屈啊,这一天天的,就没有舒服的放过一次法术。

什么破地方,什么鬼警察,不管了,统统杀掉,继续放我的大招。

死气更浓,“吱”的一声,凌小榕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拿着灭火器对着我就是一阵狂喷。

凌小榕看着满身白色粉尘的我,紧张的问道:“你没事吧?他们拿火烧你了吗?我看你刚刚身上冒烟了。”

“扫把星果然厉害,”我仰天长叹。

那边酒吧老板娘王姐已经和检查的警察有说有笑了,一番查验,确实没有涉黄涉毒,警察也解释说他们巡逻车在路边有个女孩报警说酒吧有人故意伤害,所以才进场检查。

既然没有事,那就你好我好大家好了。

王姐脸色阴沉的看向我们刚才站的地方,哪里还有人。

我已经被凌小榕强行拉出酒吧,从后门溜进了一条巷子。

我看着如释重负的凌小榕,不忍心让她担忧,又实在不甘心。

我眼珠一转,“哎呦”一声。

凌小榕赶紧问:“怎么了,头又痛了吗?”

“不是,想撒泡尿,”我作势欲拉开拉链。

“欠揍呀你,滚去那边,”凌小榕是不是练过什么法术呀,我听说这中国大西南有个绝活,叫变脸。

对了,这小妞肯定练过,这一会儿凶,一会儿柔,转换自如呀。

趁凌小榕不注意,我一个闪身,出现在王姐身后。

纹身男正搂着老板娘王姐的小蛮腰,王姐一回头看到脏兮兮的我,一皱眉:“走吧,今晚没你份了。”

纹身男大喜:“赶紧给老子滚,惹烦了我,直接捅了你,看什么看,不服气是吗?出去打听打听,游勇哥手下人命不只一条。”

“游勇,是你的名字吗?”我问了一句,小妞没有看到我,有点急啊,又往这边来了。

“听说过你勇哥的名号吧,滚吧,不服气随时来找我,”游勇误会我的意思了。

“既然你告诉了我名字,那我也告诉你,我的名字叫死神,我会去找你们的,”我轻轻说了一句,这小妞已经在后门探头探脑了。

“喂,你干嘛?”我在巷子深处吼了凌小榕一嗓子。

凌小榕像个受惊的兔子,一溜烟跑了过来,埋怨道:“你撒尿撒这么半天呀?”

“我肾不好,”撒谎我可是专业级的。

夜已深了,孤寂的长街,凌小榕在我前面蹦蹦跳跳,这小妞看来心情还不错。

不对,我看到她那纯洁的灵魂已经蒙上了一层阴影,这不行啊!我必须得让她灵魂干干净净啊。

我想想,应该是今晚让她失业了,少赚钱了,不高兴了。

这好办,我从兜里掏出牛头给我的大钱包,准备递过去,发现凌小榕的灵魂更喑了。

吓得我赶紧放回去,她想要什么呢?要不都变出来试试?

于是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长街上一个黑西裤,白衬衫的女孩走两步,蹦一下,身后不停有东西凭空出现,凭空消失。

都是好东西呀!名牌包包,时尚衣服,甚至是顶级跑车,最后我都变出来一幢别墅了,可这些东西一靠近凌小榕,她的灵魂就会变暗。

“喂,你叫什么名字呀?”凌小榕一回头,看到满头大汗的我,惊讶的说:

“你不舒服吗?”

“我舒不舒服不要紧,关键是你舒服,你开心就行,”果不其然,一记卫生眼飞了过来。

“凌小榕,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干脆直接问,变了半天,累。

凌小榕顿了一下,继续向前走。

看来有,哈哈,只是不想告诉我,不用担心,哥们有招。

“哇,快看,流星,”我夸张的嚎了一嗓子,一指凌小榕头上的扫把星,然后装模作样的闭眼:“看见流星许愿最灵了,我要赶紧许愿。”

我静静掐出一个法咒,虽然我的法力不足以听到人心的想法,但是这样的深夜,只要她够虔诚,我就能多少感应到一些东西。

怎么没动静,我睁眼一看,凌小榕正抬头看着夜空:

“哪里来的流星?”

“刚才还有啊,”漆黑的夜空,我尴尬了,这讨厌的扫把星,一不注意,躲云里面了。

一阵摩托车轰鸣声中,七,八辆重型摩托机车从我们面前呼啸而过,重庆的夜生活相当丰富呀,这么晚了,还有人飙车啊!

说到飙车,我是相当有发言权,这些年我的主要业绩就是来自于这些飙车族,年轻,鲜活的生命瞬间消失,满是悔恨的灵魂是我最喜欢的猎物。

这帮家伙怎么在前面停了,继续呗,我还指着先弄个小单子壮壮行色啊!凌小榕这个单子难度相当大啊。

胡思乱想间,我跟着凌小榕来到了这群非主流机车青年跟前。

我很中意这些喜欢刺激的年轻人呀,都是我的预约客户呀。

我是笑逐颜开,一声怪叫:“givemefive!”

冲过去跟未来的客户们一一鼓掌加油。

这帮家伙也来劲了,跟我鼓完掌,有的原地加大油门,嗡嗡嗡,机车轰鸣起来,有的一把搂过身边的美女,当街亲吻起来。

“哥几个,燥动起来,向前冲吧,呜呜呜,”我脱下外套,甩掉起来,准备给他们组织一波。

“店长?”凌小榕看着一辆机车上的一个瘦高个儿。

瘦高个儿背后有一个锥子脸的人造美女,一脸傲娇的在瘦高个儿脸上亲了个红印,

“亲爱的,这是谁啊?”

妈呀,凌小榕眼神一暗,这是有故事呀!哎,灵魂别变暗呀!

我去,他大爷的,谁想坏我死神的单子,谁敢动我的奶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