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盛夏时有风

更新时间:2020-06-29 22:59:29

盛夏时有风 已完结

盛夏时有风

来源:落初 作者:唐听听 分类:短篇 主角:盛夏乔露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唐听听的原创小说《盛夏时有风》,主角盛夏乔露,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你泛起山川,碧波里的人不是我。——盛夏的blog盛夏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她最沉沦的时候是他在床笫间亲吻她的眼睛,呢喃缱绻。而他,叫的始终不是她的名字。后来,她站在漫天火光里,“这辈子遇上你,算我倒霉,下辈子,碧落黄泉,我都不想再趟你这趟浑水,我唯一的遗愿,是我死后,你不要再挨我半片衣角。”可是盛夏,盛夏,我们的孩子替你还债了,你为什么还要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恰巧捕捉到这个动作的乔露微微眯了眼眸。

没有灯光,只有头顶淡薄的月光洒下来,打在那块漆黑的墓碑上,墓碑上的照片隐隐能看清是一个笑着的女孩儿,年轻而美丽。

男人的声音在这样安静的氛围里显的格外诡异,“死者为大,盛夏,你给初初磕个头不过分。”

盛夏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凭什么?”

她仰着脸蛋看着男人被月光打的模糊的轮廓,声音里全是倔强,“我跟乔初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能给她鞠个躬都是看你的面子,我凭什么要给她磕头?”

“你毁了初初,让她的人生在如花的阶段戛然而止,你还有脸说凭什么?”

盛夏倔强的看着季长风,“我跟你解释了那么多次,你都不信只能证明你蠢。”

季长风没有说话,而是抬脚踹在她的膝盖窝上,盛夏猝不及防的朝前栽到了地上,额头正好磕在冷硬的墓碑上。

一阵头晕目眩,有温热的血液从额头上漫下来,在这样的夜晚显的尤为可怖。

季长风看见她脸上鲜红的血液的时候重重的眯起了眼眸,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伸手拉她。

乔露的声音恰好响起,“姐姐,你看,长风哥哥把害死你的凶手带来了,你安息吧。”

盛夏头有些晕,额头上的疼痛几乎让她眼泪都掉下来,她用力咬着唇没有出声,并且很快的直起腰身,脊背挺的笔直。

季长风极力忽略她额头上血肉模糊的一片,声音很冷,“盛夏,三叩九拜就不必了,今晚在她墓前陪她一晚,来偿还你欠初初的债。”

盛夏忍不住笑了,那笑在这样的环境里显的格外荒凉,“这债什么时候才能够还完呢?是不是我把眼睛还给她就好了?”

她的声音很低,像是自言自语的轻喃,落入季长风的耳廓却掀起层层风浪。

季长风极力压制着那股异样的情绪,对旁边的保镖道,“让她磕一个头,今晚就让她在这里待着。”

然后又加了一句,“别出事了。”

保镖应了声是之后,直接按在她的肩膀上往下压,她的额头再次重重的砸在地上。

盛夏几乎要疼晕过去。

唇间亦是蔓延着铁锈的味道,她知道,一定是把舌头咬破了。

墓园很快安静下来,只有身后的保镖无声无息的守着她。

夜风很凉,盛夏身上还是之前穿着的湿衣服,虽然早已不滴水了,但此刻湿哒哒的贴在身上,风一吹,彻骨的寒冷。

盛夏的脊背始终挺得笔直,她觉得庆幸的是身后还有两个保镖陪着她,而不是让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待在这里。

满目荒凉和阴森。

好冷啊!

她的视线不断的晃动,在天空逐渐泛起鱼肚白的时候,她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盛夏醒来的时候那两个保镖已经不在了。

她唇角牵起一抹苦笑,这是让她自生自灭的意思吗?

没有人的时候,盛夏才终于放松下来,她抬手抚着墓碑上那张照片上明媚的笑脸,“乔初,真的是我烧死你了吗?我不记得啊!可是他们都觉得是我放的火,我好恨你,你为什么要死呢?”

“为什么要让我活的这么痛苦?”

“你跟季长风白头到老不好吗?怎么会死了呢?虽然我也爱他,可是我好累,我不想爱他了啊!”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