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江山错

更新时间:2021-09-08 10:31:25

江山错 连载中

江山错

来源:微小宝 作者:木槿 分类:穿越 主角:顾冥辰苏落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木槿原创的穿越小说《江山错》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顾冥辰苏落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芳蚪椋罕臼抢善镏衤砝矗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但终究是命运弄人,一召圣旨,她苏家变成谋逆的罪人。一家两百多口人,死的死,流放的流放。 从此以后,她是开在皇宫的罂粟花,步步为营,步步谋划,在皇宫进行自己的复仇大计。无欲无求,行尸走肉。 而他是皇子,是皇上,为江山步步谋略,但回首以往,才知,她是他的白月光,是他的朱砂痣。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但一步错,步步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日,苏落早早的就起来了,今日是要进宫去见皇上与皇后。顾冥辰幽幽转醒时,苏落已经穿戴好了,就等顾冥辰了。 当顾冥辰仔细看清床前的人时,他其实也被吓了一跳。要知道他的警惕性极高,一般人是近不了他的身,而这一次,苏落就在身旁,可他却睡得很安稳。这不得不让其惊讶。 但很快顾冥辰就收起了惊讶,好整以暇的看着苏落。苏落看着已经醒了的顾冥辰一动不动,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现在最棘手的还是屋外等着的嬷嬷。 苏落见顾冥辰还是没有要动的迹象,有些急了,要知道去晚了,外面又不知道会传出哪些风言风语。现在可是多事之秋,万万不能让苏家被推到风口浪尖之上。 苏落望了望挂着的衣袍,想了想,还是自己亲手服侍眼前的大爷穿上再说。 想通后,苏落也不含糊,立刻拿起衣裳走到顾冥辰的面前,“王爷,让我服侍你把衣服先穿上吧,时候也不早了,等会还要进宫。” 顾冥辰看着苏落手里的衣服,点点头,算是默认了她的话。看到顾冥辰点头了,苏落更是加快了手脚,但是因从未帮人穿过衣服,难免会又些慢。 当顾冥辰穿好衣服时,门外的嬷嬷已经开始敲门催人了。听到敲门,苏落才反应过来,看着床头前的白帕。此时容不得苏落多想,急忙从自己的袖口中拿出银针,扎了手指头一下,将鲜血流在帕上。 顾冥辰安静的看着苏落的一系列动作,他最惊讶的是她怎么会随时携带银针。此情此景,让顾冥辰陷入深思,看向苏落的目光也变得深沉起来。 苏落做完一系列动作后,就为屋外的人打开房门。嬷嬷领着婢女们鱼贯而入,当嬷嬷拿起白帕露出满意的笑的时候,苏落悬着的心才放下, 等苏落梳妆打扮过后,时间已经不早了。这时顾冥辰才慢悠悠的带着她进宫。 当马车进入宫门后,顾冥辰与苏落一行人就只得下车,步行入内。一下车,苏落就一直安安静静的跟在顾冥辰的后面,不发一言。 其实苏落是认识当今的皇后,因为当今的皇后与苏落早逝的母亲是结拜姐妹。很小的时候,苏落就常常进出未央宫了。 到达未央宫的时候,苏落望了眼,还是记忆里的样子,感觉好像未曾变过,但又好像什么都变了。 一进去,苏落就看见端坐在主位的皇上与皇后了。见了人,苏落不敢马虎,立刻同顾冥辰一起下跪行礼。 “儿臣/儿媳给父皇母后请安!”苏落与顾冥辰双双跪下。 苏落感觉到有一双锐利的目光在打量自己,让自己顿感压迫,冷汗直冒。许久才听到上方传来声音:“起来吧,果然不愧是苏宰相的千金,见到朕都还能如此淡定。”说完,还不忘笑笑。 但此话听在苏落耳里,可不是夸奖,而是一种威胁。苏落忙开口“父皇见笑了,不是儿媳淡定,只是儿媳已被父皇的威严吓的不知该怎么反应了。”说完,苏落低下头,露出一脸惭愧的表情。 “好了,你别吓孩子了。这孩子打小就怕你,你有不是不知道,现在还这样吓她。如果你万一把我宝贝儿媳吓出一个好歹了,不说苏宰相不罢休,连我也要你好看!”皇后娘娘看不下去,瞪了一眼旁边的皇帝。 “落儿,过来,让母后好好瞧瞧。自从封儿去了边塞带兵后,你也好久没有进宫来看我了,仔细算起来也有两年没怎见了吧。”皇后娘娘很慈爱的看着苏落,朝苏落伸了伸手。 苏落心道,这次赐婚,唯一真心开心的也就应该是面前这位了吧。苏落瞧瞧面前的人,还是如记忆里那般温婉贤淑、楚楚动人。 苏落牵过皇后的手,站立在皇后的身边。刚一站定,就见一白衣男子逆光站立在外面。苏落觉得身影有些眼熟,但一时半会想不起是谁。 直到白衣男子走近些,苏落才楞在原地,脸色煞白,不知该如何自处。 白衣男子朝主位上的两人行礼作辑,煦煦开口:“拜见父皇母后。”顾冥辰看见他也略微融化了表情,亲切的唤他二哥。 他朝顾冥辰笑了笑,望了我一眼,“恭喜七弟七弟妹,二哥在这里祝你们永结同理,白头到老。就是可惜,二哥没能赶上这一杯喜酒。” 顾冥辰笑笑,说谢二哥。我扯动嘴角,也跟着道谢。皇后见这难得团聚的日子,就留大家一起服用午膳。 皇上拉着那白衣男子进了旁室下棋,顾冥辰也跟了过去。借故苏落胡茬了一个借口,去了后院。 在后院的苏落回想起刚刚见到他时,露出的表情,不由有些后怕,怕当时在场的人看出端倪来。刚刚的白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的太子顾冥封,两年前去往边塞带兵锻炼,现在才回来。 望着后院里的参天大树,苏落又想起了小时候。因为母亲与皇后的关系,苏落很小的时候就经常进出宫廷了。那时稍微大些的顾冥封就常带着小一点的苏落与顾冥辰在皇宫里玩。 小时候的苏落很顽劣,经常会伙同一样大的顾冥辰一起闯祸惹事,但有时他两又会打起来,相顾两相厌。两个同样养尊处优的人一吵就没完没了,互不相让。这个时候也就只有半大的顾冥封可以治住这两个混世小魔王。 苏落很黏顾冥封,很听顾冥封的话。小小的人不管做什么,只要顾冥封说了不许,她立马就不做,乖乖的跟着顾冥封。但是对顾冥辰,苏落是不屑的。在她看来顾冥辰就是一个被宠坏的人,从来不愿与他多说话,只有闯祸的时候才会拉着他一起。 苏落还沉浸在回忆里,身后突然传来声音。 “你又想起了以前是吗?”顾冥封从身后开口。 “嗯,又想起来了。这棵树都这么大了,还记得这里有一个秋千的,你做的,你送我的第一个生日礼物。”苏落幽幽开口说起从前。 “是啊,我记得当时你很开心,那还是我第一次见你笑的那么开心。” “不过,好像没过多久顾冥辰抢着和我玩秋千,一不小心给弄坏了。” “对,那天我看到你抱着秋千的板子嚎啕大哭,比被苏伯伯挨了打还要哭的惨。我只好哄着你,下次给你再做一个。因为这事,你整整一个月都没有理七弟。” “嗯,真的很伤心,那时恨透了顾冥辰。不过你的诺言好像从没有实现过,那时如此,两年前的也如此。”苏落深深的望了眼顾冥封。 “落儿,我……”顾冥封急忙解释。 “皇兄,不用解释,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只是望以后皇兄珍重,从皇兄嘴里听到我的名讳终究是不妥的,还望皇兄谨记我是你的七弟妹。”苏落阻止顾冥封接下来的话。 其实再多的解释又有什么用,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解释也不过是徒增伤感罢了,还不如就当从未有过。 顾冥封看着安安静静看树的苏落,暗下眼眸。是啊,何须解释,其实道理都懂,不过是早已物是人非。 “落儿,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了。你再也不是以前的小丫头,以后在皇宫要万事小心,有事记得来找我,要记得我一直都是你的封哥哥,永远不会变。”顾冥封想护她一是安好也是好的。 “嗯,谢谢封哥哥,落儿谨记。”苏落看着眼前的男子,内心情绪复杂。她到底还是与他站在了对立面,有些记忆终究只能埋藏。 苏落进去的时候眼睛红红的,像哭了一样。顾冥辰在苏落进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看了一眼苏落身后的顾冥封,暗沉下目光。 倒是皇后惊呼了一声,问苏落怎么了。苏落不想引起太大的注意,只说是风迷了眼,过会就好,皇后才堪堪放下心来。 说话间,午膳已经准备就绪。还在博弈的人听到传膳了,立刻丢了手中的棋子,嘴里还念叨着,再不过去,怕是等会你母后过来,又是一通抱怨。说完领着顾冥辰与顾冥封走了过来。 等都落座后,婢女才陆陆续续的端着净手的东西进来。等一切就绪后,众人安安静静的吃着午膳。倒是皇后在一旁开口与苏落说话。 “落儿,多吃些。今天这些是母后特意向苏宰相打听过来的,都是你爱吃的。” 本来安安静静吃饭的苏落抬头看了眼桌上的菜肴,既然都是平时她最爱吃的。苏落看看皇后娘娘,露出感激的目光。对于母亲早逝的苏落来说,是皇后让她感受到了母爱。 “谢谢母后挂心,很好吃。母后也多吃些。”说完,苏落就夹了一块挑好刺鱼肉,放入皇后娘娘的碗中,“母后,这鱼肉很鲜,我很喜欢,您尝尝。” “好,还是落儿懂事,不像这两个臭小子心里啊没母后。”皇后尝了一口,笑眯眯的说很好吃,说着还不忘看了一眼顾冥辰与顾冥封。 “母后,忘了谁也不会忘您啊。封儿可是在边塞思恋母后两年了,现在才好不容易回来。母后确定要这样伤皇儿的心吗?”顾冥封满腹委屈的说道。 “母后,分明是你偏心,你看这一大桌菜都是落儿爱吃的,你儿子我一样都没有。再说,母后你还拐走我爱妃,她都为你夹菜,还专门为你挑刺。你看我什么都没有,才刚刚成亲,就被冷落,还是因为自己的母后。你看谁最冤啊!”顾冥辰边用不满的口气说着,边夹走苏落刚剔好刺的鱼肉。 “爱妃,真好吃,真鲜。”顾冥辰吃完,还朝苏落挑了下眉。 “你啊,还是和以前一样皮。落儿,以后,他要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母后,母后为你作主,看他还敢不敢。”皇后说完,瞪了一眼眯眼享受的顾冥辰。苏落听着,状作乖巧的点点头。 午膳在这样温馨的时光里结束了。吃完午膳,苏落就与顾冥辰一起坐马车离开了皇宫。顾冥封还有要事,一同与皇上去了御书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