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无赖王妃

更新时间:2020-09-23 13:28:03

无赖王妃 已完结

无赖王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玉扇倾城 分类:穿越 主角:云皇王 人气:

《无赖王妃》为玉扇倾城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人家当公主,吃香喝辣,呼风唤雨。要啥有啥。 轮到她当公主咋就这么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呢? 敌国的王爷要整她那是理所当然,敌国嘛! 可自家的亲哥哥竟然为了换回自己的宠妃竟狠心地令她羊人虎口。什么世道!!! 欺负我是外来客没人撑腰是吧。就算穿越了我也能遇见老乡,还是你们皇帝的宠妃老乡。 不管以前那只柿子是不是软的,现在是硬的了,再捏试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被风吹花掐住了脖子的花愁,不能动弹,只觉得喉咙处有一把大锁,将她的咽喉紧紧锁住,让她呼吸越来越困难。可怜的花愁一边挣扎一边张大嘴巴大口地喘着气,她的眼神十分憎恨地看着他,他的眼中似是有一只青面獠牙的怪兽在跳跃着。

虽然是掐住了花愁的脖子,但是风吹花并不舒服,他看着她痛苦的样子,心中一阵紧抽,隐隐作痛起来,额上涌出豆大的汗珠。他面容扭曲,嘴唇苍白且剧烈地抖动,牙齿咬得咯吱直响,显得十分的痛苦。

花愁脑中闪过一丝灵光,她双眼一闭,人软软地倒了下去。

风吹花见她不省人事,才渐渐松手,任由花愁倒在了地上。他伸出手,用微微颤抖的手指去探花愁的鼻息,又用手轻轻放在了花愁的心口处,呼吸已经没有,心口处尚有微弱的跳动。

“来人!来人!传御医!”

他叫了起来,仿佛一只发怒的狮子,骇得冲进屋中的众人乱作了一团,将花愁弄到了风吹花的床上。不多会,一个老者便急匆匆地跑了来,向风吹花施了一礼,赶紧为花愁把脉,然后取出金针,在花愁的手臂上扎了几针。

花愁吃了疼,微微颤抖了下。御医擦了擦头上的汗,向风吹花复命:“没事了,只是受了惊吓,性命无碍。”

又开了几个药方,风吹花让人前去煎药,然后喂花愁喝了下去。

经过这一折腾,风吹花看着躺在床榻上的花愁,心中一阵茫然,轻轻叹了一口气,若不是她的脸上有颗泪痣,他一定会好好疼爱她,可是她的脸上却偏偏有一颗泪痣。

花愁其实并没有昏厥,只是害怕风吹花真的将她捏死了,所以故意装昏,这点小把戏是难不倒她的,她装死可是非常拿手的。

本来她还不想这么快醒来,但是没办法,那个死老头开的药方太难喝了,苦得让人有自杀的冲动。而且,经过这一折腾,她的肚子有点饿了,再不醒过来她就要给活活饿死了。

见她醒了过来,风吹花心中一阵高兴,长长舒了一口气,但是面上依旧冷冰冰的,说道:“你的身体可真差,我都没使劲,你居然昏了。”

花愁听他这么一说,顿时生气了,要不是她聪明,故意装死,估计现在已经真的躺在棺材里了,下手那么狠,居然还好意思说他没有使劲,气死她了。她眼睛微微一眯,发出危险的信号,说道:“你是不是嫌我活得久了,想早点送我上西天拜见如来佛?我这么温柔善良娇弱苗条的女孩子,你下那么狠的手,要不是老娘命硬,现在已经躺在棺材里跟你说话了!”

她边说着边撑起了身子,很跳跃性地喊了句:“老娘饿了!”

风吹花对于她的无礼,十分不爽,但没有发作出来,担心自己一发作就会要了她的命,那样痛苦的恐怕又是自己了。他总是感觉,自己还是很在意她的生死,这种感觉与其他的人,甚至是他很宠爱的妃子,都不相同。

可是,这一点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她的相貌因那颗泪痣,变得如此得平庸无奇,她的性格刚强怪异,一点也不懂奉承圆滑,更不像其他妃子那样竭力地讨好他的欢心。总之,她的一切都非常的一般,可是就是这样的女人,他却非常在意她的生死,真是邪门了。

“来人!”

他大喝一声,微微透着恼怒的情绪。外面立刻有女奴奔了进来,跪在地上,颤声说道:“殿下有何吩咐?”

风吹花看着跪在地上颤抖的女奴,再看看毫无惧色的花愁,心中微微一叹,说道:“上酒菜!”

“是,殿下。”女奴说着,匆忙离去。

不一会,酒菜上来了,风吹花说道:“你不是饿了吗?现在酒菜来了,吃吧。”

花愁很不客气地吃了起来,风吹花坐在了她的身边,说道:“伺候本王饮酒。”

“不会,自己喝。”叫她跪在地上喂他喝酒,她可办不到。

风吹花强压住心中的怒火,看着正在狼吞虎咽的花愁,说道:“你是不是非要跟本王对着干,才开心?”

花愁咽下了一口菜,可别说,风吹花的饭菜那比她们平日吃的所谓的八菜一汤要好太多了,殿下就是殿下,果然与众不同。

花愁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哪里敢,都被您贬成女奴了,再存心跟您对着干的话,还不知道被贬成什么玩意了。对了,比女奴还低贱的是什么?”

风吹花看着她一脸毫不在乎的样子,咬牙切齿地说:“鹰食。”

花愁听了哆嗦了一下,说道:“那您会不会将我从女奴贬成鹰食啊?”

风吹花凑近了她,说道:“这可说不定,虽然你是云国的公主,但是这里是风国。”

花愁试探着说:“那您不怕云国找您的麻烦?”

“哈哈,”风吹花笑着说:“这点你就不用担心了,花辛肯将你送来换那个苏素娘娘,就证明他根本就不在乎你这个妹妹。不过嘛,嘿嘿……”

花愁见他那么神秘兮兮的样子,说道:“不过什么?”

风吹花脸上带着邪恶的笑意,说道:“想知道么?求本王,本王就告诉你。”

花愁不屑地白了他一眼,说道:“爱说不说,我可不会求你种人的。”

风吹花贴得更近了,甚至连呼吸都变得有点炽烈,喷在她的耳边,让她有点痒痒的,心跳也开始加速,很不舒服。她挪开一点距离,说道:“不要靠那么近,很不舒服。”

“不会啊,她们都说这样很舒服的,要不你再试试看。”他说着,又贴了过来,并且抱住了她,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不过嘛,那个苏素娘娘的皮肤真的很光滑,床上的技术也很不错,本王差点就舍不得放她走了。”

“卑鄙!”花愁生气地推开他,说道:“既然那样,你为什么要用我来换她?”

风吹花并不生气,只是一脸邪恶的笑容,说道:“因为第一,本王很想见识下传说中的云国第一美人究竟美到何种程度,第二,本王以为花辛是绝对不会用自己的妹妹来换苏素娘娘的,没想到结果却是这样的。”

花愁白了他一眼,气愤地说道:“结果怎么了?结果是不是美艳的苏素娘娘被放跑了,换来了个奇丑无比的花愁公主?”

风吹花看着她生气的样子说道:“其实,第一眼真的吓到我了,现在看习惯了,本王倒也觉得你没那么可怕,不就是一颗泪痣么?虽然本王心中对长着泪痣的女人深恶痛绝,但唯独你本王下不了杀手。”

花愁瞟了他一眼,说道:“为何您会对有泪痣的女人深恶痛绝?”

风吹花叹了口气,松开了她,拿起了酒壶,说道:“既然你不会伺候本王喝酒,那就陪本王喝酒吧。”

花愁摇摇头,说道:“酒后乱性,我还是不喝的好。”

风吹花仰脖子喝了一口,咂咂嘴说道:“这么香醇的酒,你居然不愿意喝,实在可惜,呵呵,居然怕酒后乱性?哈哈,你现在是本王的女奴,本王想要你,你敢说个不字?”

花愁看着一脸无赖的风吹花,冷笑着说:“我还真敢说不!”

风吹花一扬脖子将所有的酒全部喝光了,眯着眼说道:“那本王现在就要你。”

花愁看他的样子,心中有点害怕,才一壶酒,他是真醉还是假醉?心中一阵颤动,她决定还是不要冒险了,赶紧起身往外面奔去,调戏是小,失身是大。

见到花愁往外面奔去,风吹花心中突然玩性大起,将酒壶一扔,外面的侍卫立刻将宫门关上,阻住了花愁的去路。

花愁只能站住身,回头看他,他正一步步地向她走来,脸上的笑容,在此刻看来仿佛是青面獠牙的怪兽。他一步步逼近,危险的信号也越来越强烈,花愁心中有点绝望,天龙哥,红玉不能为你守身如玉了。

“本王倒要看看你今天往哪里跑,我们来玩游戏,老鹰抓小鸡,哈哈……”

花愁看着有点微醉的风吹花,心中一阵惶恐,她不怕打架,可是问题是,她真的打不过风吹花,他的捏脖子功太厉害了,她躲不掉。她的心里一阵悲伤,看来今天她是躲不过了,风吹花现在乘着酒兴,欲望暴涨。偏偏此刻门窗紧闭,室内一片昏暗,风吹花只看见她婀娜的身姿和素净如玉的面庞。

两人果真玩起了老鹰抓小鸡的游戏,风吹花扑向花愁,花愁就赶紧跑,两个人在他的寝宫里跑来跑去,跑到最后花愁实在跑不动了,看来以后要锻炼身体根本就不用跳有氧体操,来跟风吹花玩老鹰抓小鸡就可以成功保持身材了。

风吹花喘了口气,笑道:“你是本王见过的,最有趣的女人,别的女人见了本王就使劲往本王的怀里贴,你倒好,见了本王就躲。别的女人跟本王玩游戏,意思着跑两下,就被本王抓住了,你倒好,跑得跟见了土匪一样,害得本王好抓。”

花愁一边拍着胸口,一边喘着粗气,说道:“在老娘眼里,你丫的就是个土匪,哎哟,累死我了,咳咳咳……”

风吹花不怒反笑:“好啊,既然说本王是土匪,那本王就做一次土匪吧,今天,本王要定你了,就算你是匹野马,本王也要将你驯服,让你心甘情愿地给本王带来快乐。”

“呸,休想!”花愁又气又怒,狠狠地啐了他一口。

风吹花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散发出邪恶的气息,他身形突然暴起,扑向了花愁,精疲力竭的花愁哪里能躲开如此迅猛地攻击,登时被他抱住。

“放开我,流氓!山贼!土匪!人渣!”花愁心中又气又急,忍不住骂了起来,天龙哥啊,这次好像真的完蛋了……

她的反抗让他兴趣更浓,伸手在她的脸上摸了一把,说道:“你的脸蛋真光滑。”

“我的泪痣更光滑。”

“本王今天欲火正旺,不跟你计较这个。”

“那好吧,”花愁强压住心中的恐惧,强行欢笑着说,“你要什么姿势?你喜欢压别人还是被别人压?又或者是抱着做?”

风吹花皱皱眉,嘴角微微颤动着,冷笑着说:“果真是千人骑万人压的妓女,本王对你也不必要怜香惜玉了,本王向来喜欢压别人,你这贱货等着被本王凌辱吧!”

他的话深深刺痛了她的心,她只是想为天龙留住清白的身子,她不想自己对天龙有任何的背叛,仅此而已。她愤怒地叫着:“老娘不是千人骑万人压的妓女!你这个种马!”

“是不是千人骑万人压的妓女,马上就可以见分晓了!”

他说着,残忍地撕开了她的衣物,露出里面光滑洁白如藕段般的手臂,而他却是粗暴地捏在了手中,直将她的衣服尽数撕裂,才一把抓起了她丢在那张豪华无比的大床上。

花愁心中十分惊慌,看来今天是如何也躲不过了,只有听天由命了。她面色苍白,嘴唇微微颤抖,缩在了被子里,但是她没有哭泣,只是一边喘着气,一边恨恨地盯着那个嘴角带着邪气的男子。

他凑到了她的身边,伸手托着她的下巴,性感的嘴唇透着一抹笑意,说道:“既然你不愿意伺候本王,那就让本王好好地伺候你!”

他费尽心思弄来的女人,不仅相貌不堪,甚至还是个千人骑万人压的贱货,仿佛自己被带了无数顶巨大的绿帽子。最可恶的是,这个阅人无数的贱货,居然对他傲慢无礼,甚至不愿意跟他风流快活。

难道他连她的那些男人都不如?太可恶了!这样的贱货应该要让她尝尝苦头!

花愁盯着他,牙齿咬得紧紧地,猛的攻出了一拳,却被他握在了手里,那粗大的手掌将她那花蕾般柔嫩的拳头握住,并且一欺身,将她压在了身下,戏谑着说:“你的拳头真嫩,本王真担心一不小心就将它捏得粉碎。”

忍住手上传来的那阵钻心似的疼痛,花愁咬着牙,额上涌出密密的细汗。

突然,花愁张开嘴巴,在风吹花的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血腥的味道弥漫了她的口腔。死吧,被他一掌打死也好,省得受这欺辱。

风吹花肩上一痛,万没料到身下的这个贱货居然如此狠毒。他吃了疼,大叫道:“快松开你的嘴!”

花愁只是紧紧地咬着,恨不得将他的肉咬下,他推她,她却像一只八爪鱼一般地缠在了他的身体上,任他如何拍打,都不松开,情急之下,风吹花只好将下身猛地一沉。

剧烈的撕裂的疼痛,让她头脑一片空白。风吹花趁机捏住了她的脖子,恨不得将她的下颌捏碎,这个贱货居然还跟她装纯,居然敢咬得他几乎掉了一块肉,对于这样的贱货,他根本就不需要怜惜,应该让她死掉。

他狠狠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口中骂道:“该死的贱货,居然敢咬本王!”

血顺着他的肩膀流到了她的脸上和白嫩的胸前,像一朵朵盛开的花,妖娆而妩媚。

他伸手抓住她的头发,强行将她头提了起来,看见一颗泪顺着她满是汗水的脸滚落了下来。他怔了一怔,伸手在她的脸上抹了一下,抹去她满脸的汗水和泪水,那颗原本异常刺目的泪痣,却已悄然消失了,只剩下素净苍白得毫无血色的粉面。

怎么会这样?他凑近,仔细地看了看,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他心中顿时什么都明白了,她的脸上根本就没有泪痣,她骗了他,目的就是不想被他宠爱,他的心中仿佛被揪着一般,她真的那么恨他么?

看着几乎死去的她,他的心痛得几乎不能呼吸。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他凑近一看,洁白的床单上多了一团印记,鲜红的颜色仿佛强烈的光芒,灼疼了他的眼睛,原来,她还是个处子之身。

“来人!”

门被打开,一个女奴奔了进来,跪在了地上,颤巍巍地说:“殿下……有何……吩咐……”

她不敢看殿下,方才里面发生的一切,她在外面可是都听得清清楚楚的,莫非殿下又要找女奴来发泄了?呜呜呜,那样她就死定了,一定是被殿下玩弄得半死不活,然后丢去喂鹰。

风吹花叫道:“准备热水,为娘娘沐浴,传御医为娘娘救治!”

女奴如获重生,赶紧应了一声,飞一般地跑了出去,不一会浴盆热水全部准备好了,风吹花也不穿衣服,抱着昏死过去的花愁在水盆中泡了个热水澡。

床上已经被女奴整理干净,还换了新的床单和被褥。

匆忙地赶了来的年逾六十的老太医见到风吹花肩膀有血迹,就赶紧上前想为他包扎,风吹花怒道:“是为娘娘救治,不是我!”

见他火气这么旺盛,太医赶紧哆嗦着给花愁把脉,然后为她扎针。

风吹花喝道:“娘娘流血不止!”

太医哆嗦了一下,说道:“这个臣怕是不敢擅自处理,得去宫中找女医过来。”

风吹花怒道:“再这么一耽搁,娘娘怕是已经流血过多而死,娘娘若是死了,本王要你全家陪葬!快给娘娘止血!”

太医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心中暗暗叫苦,你自己做的孽,却要人家陪葬,太黑心了!虽然这么想,他嘴上却不敢多言,赶紧侧着脸为花愁止了血。接着为风吹花的肩膀敷了药,然后开了几方子后匆忙地跑了,生怕风吹花一不高兴迁怒于他,杀了他全家。呜呜呜,他刚娶了个十六岁的小老婆,新婚燕尔,他才不想死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