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宠妃有道:战神王爷欺上榻

更新时间:2020-09-15 12:04:05

宠妃有道:战神王爷欺上榻 已完结

宠妃有道:战神王爷欺上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叶冬 分类:穿越 主角:小姐子齐 人气:

《宠妃有道:战神王爷欺上榻》为叶冬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从今天开始,你,李琉璃,就是本王的女人,至于婚礼什么的,不是不重要吗?某王霸道抢亲时的台词。 穿越来的侧妃也不是吃素的,如果我说喜欢你呢? 答应我,以后不要离开我,好吗? 某王一腔铁血也化绕指柔:琉璃,过来我这。 终是对这替身侧妃动了真情:琉璃,若不是你这张脸,我恐怕也不会爱上你吧? 可心一旦选择,就再难逃开:离儿,别怕!对不起,琉璃…… 他的王手持利剑穿过她身子,帝王将相本就无情,她终于明白了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琉璃也不说话侧着脑袋静静的看着他完美的侧颜。

“看什么?”他没有回头,就这样懒懒的问。

琉璃顿时脸变得烧红,连忙收回目光“看…看风景啊,还能看什么?”

“我以为,你在看我呢。”宇文烈冷不丁地冒出这么一句,差点没把琉璃给笑喷。

她向来知道宇文烈自恋,可没想到如此自恋。

“宇文烈。”琉璃喊了他几声。

宇文烈回过头“怎么了?”

“嗯,你不觉得娶一个你不喜欢的女人很难受吗?”琉璃摊摊手,她指的是自己。

“你也未免太没自信了!”宇文烈哈哈大笑,琉璃攥了拳头就欲一拳打向宇文烈,宇文烈却顺势一把抓住她的手。

“你干嘛?”琉璃挑眉。

宇文烈紧紧地抓住她的手,微微一笑“本王告诉你,本王一点也不难受。

生在帝王之家,难免要娶一些自己不喜欢甚至是反感的女子为妻。

这个,本王倒是没有觉得什么难不难受的,毕竟儿女私情始终算不了什么。

想要成就大业,就要抛弃一些东西,有舍才有得,不是吗?”

宇文烈非常轻松的说着,可琉璃却心一跳

真的,无所谓吗?

真的,娶谁对他都一样吗?

很久很久以后,当琉璃重新想起宇文烈的这段话这才明白这段话的真实涵义。

宇文烈是孤独的,也是渴望自由的,他何尝不想抛弃一切去做一个普通人?

他说他不难受,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想要成就大业,就要抛弃一些东西,天知道,他到底为这所谓的天下抛弃了多少。

爱情、亲情、友情?琉璃不知道,但她肯定,那是比这些还要重,还要难过的东西,那是她永远不会知道的,所以她不说,他不言,似乎那就是最后的默契。

没人知道宇文烈心里到底想要什么,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七岁那年,他母妃去世,他以为他要家人,可是最终他错了。

十二岁那年,他一计让西国无条件退兵,他以为他要荣耀,可是最终他厌了。

十八岁那年,太子被废,他成了太子,他以为他要的是权力,可是最终他依旧错了。

二十岁那年,他自废太子之位,他以为他要的是自由,可是最终他后悔了。

二十三岁那年,他的挚爱被流放,他却无可奈何,他以为他要的是爱情,可是他最终举棋不定。

二十五岁那年,他一人推了二弟上皇位,朝堂之上无人敢反对,他以为他要的是一朝安宁,可是他最终败了

他以为,所有都是他以为,可是最终他还是错的错,厌的厌,后悔的后悔,败的败。

他无能为力

他看着自己的母妃死去,他无能为力

他看着自己的挚爱被流放,他无能为力

他看着这世间种种,他无能为力

太多太多的无能为力,早已磨灭了他那年少时的意气风发。

鲜衣怒马,他何曾不是这模样?

只是一切都变了,变到如今这幅不近人情,不知冷暖的活死人。

是这世界改变了他,还是他改变了这个世界,谁又知道?

琉璃问他,难受么?

其实,他不知道

当年他是冷眼看着自己挚爱的人铐上枷锁浑身是血的被官兵拖着离开,那肮脏的地板上自她身后蜿蜒出一道血路,如此刺眼,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心如刀绞?

不,那是一种更痛的感觉

心或者麻木了,就这般看着她离开,她有洁癖,可那时候的她却如此狼狈。

大概这辈子宇文烈都无法忘记她离开的时候眼中的绝望和痛苦,她恨他,恨他为什么不救她。

他知道,只因为她的父亲背上了某朝篡位的罪名。

所有人都等着看他出错,包括沈祤

只要他包庇了她,那么如今朝堂只会更加动乱,他会毁了这一切,这南国的君王会易主。

所以,他为了这可笑的天下抛下了他的一生挚爱。

他终究成了无情无义的帝王将相。

大抵这世间再无他这么身不由己的王爷了。

琉璃静静的看着窗外,可她却没有将那如画的景色纳入眼底,那茶色的瞳孔中是一张英俊潇洒的脸庞,仔细一看,那赫然就是宇文烈!

她想,她陷进去了,永远永远都出不来了。

她不知道,这就是她灭亡的开端

灭亡,她正一步一步的走向灭亡。

次日,琉璃与宇文烈动身回南国,依旧是那动荡的走不平稳的马车,琉璃无聊一只手托着下巴,宇文烈早闭目养神。

马车毫无预兆的突然停下,琉璃由于惯性差点一个倒栽葱往前面翻去,幸好一只手稳稳地抓住了她手臂。

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是宇文烈,琉璃回过头冲宇文烈感激的笑了笑。

宇文烈没有看琉璃,威严十足的冲车外缓缓道“怎么了?”

“主子,有刺客。”幻影不急不缓的道。

宇文烈掀了车帘,纵身跨出。

琉璃也跟着上去。

马车前方站着一排黑衣人,明晃晃的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杀意浓浓。

“看来,沈祤当真不想让本王活着回去了啊!”宇文烈笑意浓浓的看着那杀意凛然的黑衣人,嘴角是一种早已预知的了然,让琉璃看了不免心里发麻。

这人,到底心里盘算着什么?

为何琉璃有种错觉感觉全世界都掌握在他手中?

黑衣人也不说话,面面相觑片刻,拔剑就向宇文烈和琉璃冲过来。

宇文烈叹了口气,任由那长剑袭来,身子却不动分毫。

琉璃连忙想去拉宇文烈,还没有伸出手,那长剑就被另一把长剑挡开。

琉璃怔了怔,就看到一袭黑衣劲装的幻影亮剑而出,一剑正中那黑衣人的心脉,手起剑落,一条血路杀出。

宇文烈看了看琉璃,将她一把拉到怀里,修长的手覆在琉璃眼前,附在其耳边轻轻道“放心,幻影会解决。”

虽然她已看不到面前的腥风血雨,可是当听到那哀嚎声,琉璃还是不免咽了咽口水,这才叫杀人不眨眼吧。

“幻影,不必留活口。”宇文烈慢条斯理的说,幻影点点头,随即和侍卫厮杀,片刻,尸横遍野。

“宇文烈,为什么不留活口?至少可以知道谁指使他们的啊”琉璃纳闷了。

“就算留活口他们也未必说,不过,即使他们不说本王也知道是谁。”宇文烈俨然一副运筹帷幄的模样,。

琉璃拉开挡在她眼前的手,一看到满地的尸体和血,她就忍不住反胃,顿时觉得胃里翻江倒海,琉璃连忙转过身大口大口的吐了起来。

宇文烈无奈的摇摇头,吩咐一侍卫看着琉璃。

“出来吧,让你这群兄弟送死,你就不觉得脸红么?”突然,宇文烈微微仰了仰头,冲一棵树上笑道。

“呵呵,不愧是南国的三王爷,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不知何时,那树上已跃下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男子带着面纱,一袭黑衣,显得威严谨慎。

宇文烈突然觉得面前这个黑衣男子很熟悉,倒是想不起来哪里见过。

“那么阁下定是来取本王的命咯?”宇文烈倒是不急不缓的笑道。

黑衣男子笑了笑“王爷果然料事如神!”

若是这里有平常人在场,定会汗颜,这种生死之事在这二人嘴里说出来就如同是在讨论一件再小不过的事一般。

“那就要看看阁下到底有没有本事了?”宇文烈顺手取了幻影手中的长剑,剑上还染着斑斑血迹,看起来如此骇人。

黑衣男子哈哈大笑,也拔出长剑“甚好!”

在场众人除了幻影就无人看见两人何时出手,刀光剑影,他们甚至看不清楚两人的招式。

幻影知道,那黑衣男子虽然武艺高强,但始终不及宇文烈,最多十回合,输赢便定。

果然,十回合之后,那黑衣男子被震出几米远,算不上狼狈,只是衣衫上微微染上了点灰尘。

这的确是个不错的对手

宇文烈笑了笑。

黑衣男子还未站稳,一个青影便飞略立于他身旁轻轻扶起他来。

“主子,你没事吧?”那人脸戴青蛇面具,一身劲装青色长裙。面具下的声音极其低沉却依旧听得出十分干练。

黑衣男子摆摆手“无碍。”

青衣女子轻轻附在黑衣男子耳边说了几句,男子脸色一变。

“主子,大人可吩咐了,要是这次不成功,那么大人肯定万劫不复,属下没有办法。”青衣女子极其小声的对黑衣男子说着。

黑衣男子却一言不发,青衣女子皱了皱黛眉“莫非主子动了情?主子,万万不可”她轻轻摇着头。

“闭嘴,我自有分寸!”黑衣男子目光凶厉的剜了青衣女子一眼,青衣女子只好做罢。

“既然主子下不了手,那么就让属下代劳便是!”青衣女子手持长剑就直直往宇文烈的方向刺去,琉璃这时才转过身,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那青衣女子剑锋忽转直直冲向她。

宇文烈很快反应过来,一剑挡开青衣女子,青衣女子与宇文烈纠缠着,琉璃其实很无语,她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就在琉璃纠结着要不要去帮忙的时候,一个黑影从天而降,轻轻来到她身旁,一把搂住她的腰肢,就使着轻功不知道往何处去。

“喂!你谁啊,快放开我!”琉璃拼命挣扎,无奈那人力气太大。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自头顶传来的声音极温柔,琉璃一怔,如此熟悉。

琉璃甩甩脑袋“不,宇文烈会担心我的,快放了我!”

黑衣男子无奈,轻轻挥了挥袖子,一阵白色粉末迎风而出,琉璃刚闻到便昏了过去。

“琉璃,等宇文烈死了,我就去跟大人请罪,然后带着你到一个谁都不认识我们的地方去。”风吹过,黑衣男子的面纱飘落,露出一张俊美熟悉的脸,如果琉璃还清醒必定惊讶不已,因为此人正是琴师黎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