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怪力小神捕

更新时间:2020-06-27 19:29:30

怪力小神捕 连载中

怪力小神捕

来源:微小宝 作者:苏苏 分类:穿越 主角:顾少卿阿阮 人气:

主角是顾少卿阿阮的小说《怪力小神捕》此文是苏苏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陈家河里,已成为“巨人观”的尸体和不翼而飞的银两,究竟是抢劫杀人还是另有隐情? 荒郊破庙,无良地痞被刺身亡,多人前来认罪,真凶究竟是谁? 待嫁姑娘离奇失踪,未婚夫却要另娶他人,衙门层层审查后发现疑凶其实是死人?这是他故布疑阵还是有人从中作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庙巷中的一间小药铺内,阿阮正在给顾少卿上药。 掺了些薄荷的药泥散着淡淡的清香,敷在手上还泛了一丝凉,在伤口周围弥漫开去,减轻着不适;与薄荷的凉不同的是温热软乎的肌肤触摸而过的感觉,在抚过手腕时勾了微痒。 顾少卿搁在布巾上的手往回缩,阿阮却控制的飞快,一手按在了他掌心上,一手将买的药泥仔仔细细抹在伤口周围,还伴随着呼呼的吹气,像是在哄人似的。 软乎乎的手在自己的手腕和掌心处触碰是什么样的感觉? 自然是叫人难以忽视。 更何况眼前这么近的距离,药味之外,还夹带了她身上淡淡的芬芳,比女儿家的胭脂水粉要来的更为好闻些,圆鼓鼓的脸颊,噘起的嘴唇,红润泛着晶莹,分外的…… 顾少卿低低叹了声。 “昨个儿就该上药的,虽说是皮外伤,可这天儿也不容易好,若是一直不注意容易留疤。”阿阮还在念叨,耳尖的听到他叹气,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眸,满是关切,“我是不是太大力了?” 顾少卿又岂是小辈呢,他笑着摇头,还未做出些神情来,阿阮又垂下头去,仔细的涂余下的伤:“没有就好,掌柜的太忙了,里面都是看病的人,要不然该请他给您上药的。” 这一低头,阿阮耳侧的那几缕头发跟着滑落,随着她的动作轻轻蹭着她的面颊。 这几缕逗玩的发丝始终吸引着顾少卿的注意力,须臾,他伸出了手,将那几缕发丝勾到了自己指尖。 柔软的发丝服帖的绕在了他指间,轻轻摩拭,松开时又很快要从他指缝中逃脱出去,顾少卿嘴角微勾,扬起了好看的弧度,抿着那几缕发往她的耳朵那儿绕去,终于达成了之前在街上想做而没能完成的事。 指腹触摸到了耳廓,终于引起了阿阮的注意,她蓦地抬起头,圆圆的大眼睛内流露出了些疑惑来,看着顾少卿,仿佛在问:怎么了? 顾少卿没有收回手,撩人般,从她束着的发辫上触过,搁在了桌上,笑的格外迷人:“你头发散了。” 阿阮怔怔伸出手摸了下耳后的头发,拨弄了两下,哦了声:“可能是之前走的太急了。”说完后,拿起一旁备着的纱布,替他包扎伤口。 顾少卿脸上的笑意微滞。 两个人中间的桌子就这么大,身子朝前倾,靠的就很近了,加上他替她拨弄头发,这场面,怎么也该有所触动。 她竟是毫无反应。 想的这会儿,阿阮已经将敷了药的伤口包扎好了,将他袖子翻下来后道:“世子您坐着,我去付钱。” 顾少卿起身,倚在门旁看着她朝掌柜所在的里屋走去,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整个人看起来随性的很。 进去没多久阿阮就回来了,双手空空也没拿药瓶,踟蹰的走到他跟前,脸上写满了犹豫,抬头望着他小脸微红:“世子,您可带钱了?” “被偷了?” “遇到了可怜人,就把银子都留给他们了。” 阿阮有些不好意思,药钱本就该她来付的,可她带在身上的银两都放在米袋子里了,如今身上一个铜钱都没有。 顾少卿将钱袋递给她,阿阮接到手中,被这沉甸甸的分量给吓了一跳,也没好拿着钱袋子过去,只取了药钱,去里屋付了账,将一小瓶外伤药递给顾少卿,认认真真的转达医嘱。 “大夫说三天敷一回,不宜碰水。” 顾少卿抬了下被她包扎过后,似是伤的不轻的右手,垂眸,语气微顿:“看来不大方便。” 阿阮想了想,左手敷药是不大方便,于是自告奋勇:“到时候我替您上药。” 对上她的视线,眼眸清澈的,没有半分杂念在里面,顾少卿脸上的笑意越渐浓郁,眼角似是要绽开桃花来:“那就有劳了。” “这有什么,要不是因为我,您也不会受伤。”阿阮咧嘴笑着,将药瓶收入了怀里,“世子可是要回衙门了?” “不急。”顾少卿侧了下身让她先走出铺子,望向不远处的地庙,“去那儿看看。” 正午的时辰,庙里的人并不多,殿外的炉子内香烛烧了过半,主殿内偶有几个香客进出。 寻着主殿旁的往后走,上了台阶就是祈福的庙殿,这里供奉了许多牌位,还有百姓奉的金佛。 顾少卿先走到了那些牌位前,从上往下看。 阿阮看他像是在核对:“您在找人?” “嗯,姓江,江濯。” 阿阮默念这名字,走去另一面墙上寻找。 秋水县的地庙建了有几十年了,供奉在这儿的牌位数不胜数,即便是只看近几年的都得花上不少功夫,两刻钟过去,也不过看了大半面的墙。 又是半个时辰,已经挪到最角落那儿的阿阮叫了声世子,冲着顾少卿摆手:“您看这是不是?” 顾少卿快步过去,奉着金佛的这面墙上,最角落的位置,几乎是要嵌入墙壁里了,放着一尊小小的佛雕。 因其不出彩的颜色,放在这位置,很容易被人忽视,阿阮也是走了有两遍才看到镌刻在佛雕下的字,就是顾少卿说过的人。 果然是有的。 顾少卿肯定了心中的猜想,再怎么改名换姓,供奉金佛来为家人祈福时肯定是用原来的名字,香烛铺掌柜所说的妇人,应该就是江夫人无误了。 这边的金佛都是用来保佑在世的人,供奉的牌位是已经过世的,但他找遍了那些牌位都没找到江濯的名字,这是否说明他还活着。 亦或是,举家离开了这里。 三年前江夫人就不再来地庙,他们离开秋水镇的可能性要大一些,但顾少卿多少还抱了些希望,在这儿隐姓埋名,若非必要,应该不会再迁移才对。 看来还是要找找那掌柜所说的陆家。 出了庙殿后,顾少卿又找了几位僧人询问,出地庙时已是下午,太阳西斜,庙门口的人来来往往,还多了几摊算命的,在那儿吆喝着:“一命二运三风水,不准不要钱。” 阿阮有些好奇,只是朝那儿看了一眼而已,就被急于赚钱的算命先生给盯上了,从那摊儿后绕了过来到他们两个面前,多年来的经验让他即刻判断出了眼前这两个人。 姑娘好骗,公子有钱。 可不就是笔大买卖啊! “姑娘您印堂发黑,气运极低,近来可是有大事发生。” 阿阮怔了怔,对上算命的视线,摸了摸额头,算命的心中一喜,是个傻丫头,那就更好骗了,便加把劲道:“姑娘您今天遇到我,那可算是找到了破解的法子,让贫道替你算上一卦,便可为你寻了这消灾解难的法子。” 顾少卿见阿阮不做声,便没制止,好整以暇的看着这算命的继续胡扯。 “倘若贫道算的不准,姑娘大可放心,这地庙前头,贫道可不会坑骗姑娘你一个铜钱,也是今日有缘,瞧这位公子,也似有要事,你们……可是要寻人?”算命的佯装掐指算着,微眯着眼,趁人不注意还偷偷看他们的神情,在提到寻人时是否有反应。 阿阮微张了下嘴看向顾少卿,那算命的看准了时机,掐指的动作一顿,睁开眼,颇为高深的道了句:“你们要找的人,就在这县城里。” 接下来就急不得了,要等这两位财主说话了才行,算命的还摆着副‘天知地知我最知’的神态,俨然是要得道了的模样。 片刻后,阿阮轻轻摸了摸衣袖,诚挚的看着算命的:“大叔,我们没钱。” “……”算命的神情一崩,这话接的不对啊。 顾少卿忍着笑意道:“你这么厉害,就没算出她这印堂发黑,是因为我们刚刚被人偷了钱袋子。” 算命的怀疑的看着他们。 阿阮的神情越发诚挚:“大叔,您刚刚不是算到了我们要找的人在县里,那您一定算到了那两个小偷现在何处,您告诉我,等我找到他们要回了钱袋子,再来给您付钱。” “没钱算什么命,去去去去别烦我做生意。” 话音未落,这算命的就开始驱赶他们,态度转变的极快,刚才还客气着呢,这会儿满是不耐烦,连装都懒得装了。 走远之后,看着那算命的开始找下一个目标,阿阮嘟囔:“他这样还骗人呢,梨花巷口的张大爷说的都比他好。” “张大爷怎么说的?” 阿阮正色,学着张大爷平日里给人看相时的模样来了一段,话音刚落,肚子里传来了咕噜一声。 “……”阿阮停住脚步,本想说两句掩饰一下,但好巧不巧的,前边儿飘来了一阵包子香味,这下子,咕噜声叫的更欢了。 她想吃包子,吃十个。 阿阮想都没想,转过身看顾少卿,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眸,特别用心的关切:“世子您是不是饿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